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科技與生產過剩:資本主義的根本危險

2015/6/16 — 18:36

【文:李達寧】

今日網上見到一篇好文章,打了一大堆有關資本主義制度的回應。難得文章作者又再來討論,令我又多寫一些。就此不知羞恥,把相關的內容整合貼出。

結合練總與本文,可知生產成本的下降不一定帶來更高的GDP。我膽粗粗舉個例。如今路面上的車輛,需要人去駕駛。假設有日google發明自動駕駛系統,巴士公司就可以一夜炒晒d司機,成本大幅下降。公司營利即時上升,但並不等如GDP上升。因為假定車資不變,巴士公司仍然是生產了同樣的運輸力。(當然巴士公司因為成本下降,可能可以加開班次,增加運輸力,多賺錢。但營業額的增長一定不直接等如栽掉司機所慳的數字。)真正增加GDP的關鍵是被栽的司機有沒有辦法轉型成別的生產力。或以後的世代不做司機,是否有別的創造能力。

廣告

我想講的是,生產成本下降,不直接等如GDP會上升。而是要看有沒有新的生產和需求。如果沒有新的需求,只是生產力上升,只會是多了失業人口。這就是資本主義危機的秘密,真正要維持資本運作的不是增加生產力,而是創造新的需求。如果沒有新的需求,就變成生產過剩。資本累積會減慢,金融信貸委縮,整個經濟會停擺。資本主義比前代社會制度最奇異之處是,它最大的危機不是缺乏,而是過剩。

這不是天方夜譚,以往的世代因為經濟問題而引發世界大戰。近世的新自由主義用金融自由化令資本累積繼續。但問題的本質,生產過剩沒有離去。時至今日,中共的體制,以至世界體制都沒有辦法迴避這個問題。

廣告

我想新科技的出現令人失業絕對不是一個新現象,而是工業革命以來的「新常態」,有至少三百年歷史了。所以於我而言,這不是一個科技問題,而是工業革命之所以出現的共緣(相輔相成的因素)─資本主義─的問題。以往紡織機械出現後,大量紡紗人員失業,是問題較早的顯現。

現在問題是,這種高度自動化的生產,解放了大量的勞動力。這些勞動力,在資本主義下,有待新的需求和產業去吸收。樂觀的資本主義支持者認為,我們必可創造新的需求去吸收這些生產力。但事實是資本主義資本累積的結構,令大量財富越來越集中(可參看《廿一世紀資本主義》),事實上令新的需求越來越難出現,因為富人的消費比例必然較窮人少。二戰後資本主義長足發展,就是在財富大規模重新分配後出現的。

就公義的道德要求而言,世間上分成資本家和勞動者/失業者,那是極大的不義。但就算不談道德,從實際操作上講,也不見得資本主義可以長久運作。生產力過剩一定引發大規模失業,這在歐洲十分明顯。長此下去會做成嚴重的社會不穩。社會不穩不是一個道德問題,而是人在極大的不平等社會下生活就自然會有反抗,是一個現實的社會問題。這些也不是天方夜譚,而是曾經在人類歷史上引發多種災難的教訓。

歷史上很多人嘗試挽救資本主義,財富再分配是最常見的方法。但「財富再分配」事實上不是馬克思的立場。那是近二百年來,許多希望維持資本主義的人的設計和措施,例如Bismark。利用重稅去再分配財富,維持社會的總需求,避免生產過剩引發經濟問題。近代的自由主義左翼哲學家John Rawls則是要為這種重新分配提出一個道德論證。

但馬克思,或共產主義,要思考的是如何重新安排人類社會的生產及分配。重心是兩者同時並行。

坦白講,廿世紀的官僚社會主義實驗是非常沉痛的失敗。因為國家機器及手握大權的官僚,被證實不是這種新安排的理想設計者。質而言之,官僚的身份和一黨專政的體系,沒有辦法達成馬克思原本的要求,只是帶來人間浩劫。

但我想講,資本主義的問題,不會因為社會主義實驗失敗而消失。我所理解的當代左翼,就是以解決和回應資本主義問題為目標的仁人志士。

 

原刊於香港民間學院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