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日本人寫的偽滿史(一)— 讀《滿洲國的實相與幻象》

2018/7/20 — 9:59

溥儀

溥儀

中學時,提到九一八事變,背景講到田中奏摺,提到「欲征服中國,必先征服滿蒙」。然而,魔鬼在細節,在頁下注釋,指田中奏摺從未曝光,意味著有可能是偽書。教科書的誤導,頗有欺騙人買倫敦金的意味。即使沒有這本從未曝光的奏摺,單憑兩三頁紙講述九一八事變至偽滿亡國,實在不足,今讀日本學者寫的《滿洲國的實相與幻象》,除較為深入外,亦可從另一角度看這段歷史。

無論是書本開首及後記,都講了不少日本佔領滿洲的背景,故相關篇幅會較大。

日本經過中日甲午及日俄戰爭,業已儕身世界列強,一戰後,更成為國際聯盟首任常任理事國。然而,第一次世界大戰,日本雖然拿到山東權益,但同時因《二十一條款》等,觸發中國反日浪潮,五四運動。

廣告

中國反日,令日本擔心東北利益可能受波及。而在滿日本及朝鮮人,也有擔心安全之虞。今天教科書覺得保護日僑是單純侵略借口,但以五四時學生燒毀親日官員大宅,這個擔心,不是過慮。

韓國電影《復國者聯盟》,講述朝鮮反日軍團,大本營正在滿洲,故日本認為有必要佔領東北,掃蕩反日勢力,以鞏固在朝鮮利益。

廣告

與此同時,一戰出現一種全新戰爭形態—總體戰。眾所周知,日本當初發起甲午戰爭,原因就是其缺乏天然資源,認為必須以掠奪擴張作政策。總體戰意味擁有戰爭必要資源,才能勝利。日本即使已佔據朝鮮及台灣,但若與美國開戰,戰敗機率仍非常高,而且,到上世紀二、三十年代,日本軍隊仍在使用日俄戰爭時武器,故有鯨吞滿洲掠奪礦產糧食必要。

預防中國反日情緒之餘,對共產黨,包括蘇聯和中共防範,是肯定的。第三國際提出世界革命,而日佔朝鮮,及滿洲利權,極易受到影響波及。回顧上世紀中蘇向全球輸出革命,日本的擔心,說是先見之明,也不為過。

這些,都是石原莞爾的理論,日本也有人提出相反論點,例如可用貿易,在滿洲得到想拿取的好處,但當時全世界都有關稅壁壘,此說難以成為主流。

石原其時為駐滿洲關東軍參謀,策動炸鐵路事件後,加上張學良不抵抗,東北軍退入關內,迅速佔領滿洲。

起初,石原本想把滿洲直接變成日本領土,但國內政府不肯,天皇甚至想過要將東北歸還張學良,在不得已折衷下,遂成立傀儡滿洲國。不少人以為日本從明治維新起,至二戰結束,都是軍人專政,其實不然。世史教科書比中史中立在於,並沒有將問題簡單化,在開明首相犬養毅被殺前,日本還是有議會政治的。

無疑,佔領東北,是關東軍先斬後奏的行為。

起初,日本軍人也急得像熱鍋中的螞蟻。畢竟,真的霸佔了別人領土,國際輿論沒有幫助日本的,而且,於理有虧,要想出一個道德上能說服到自己和他人的理由,必先有建國理論,于沖漢的出現,正正為日本送出急需的理據。

于的理據,簡言之,是滿洲獨立於中國,而由他國(即日本)掌管防務,減省國防開支,全力發展經濟。頗像現在香港一些政客,專注民生,不搞政治。

于講的,基本上很多人也想得出,問題重點是:他是東北人,而且,他有日本留學背景,日本人認為可以信賴。

有這些還不夠,要說服自己與他人,必須有道德上的理由。日本祭出儒家「王道」思想,指出滿洲國為王道之國,是法蘭西共和國與蘇維埃後,第三種典範國家,並認為中國人無立國之能力,要日本人加以輔助。

選擇溥儀的爭議

選擇清遜帝溥儀,也經過連番爭論。誠然,溥儀為清朝末代皇帝,東北正是滿清龍興關外之地。然而,在漢人不斷遷徙進入後,滿洲人已經被邊緣化,成為少數,以滿人作執政,說服力似乎欠奉,但溥儀無疑易於控制,權衡後,日本人還是擁立了他。

「王道」的新衣,種族的歧視

立國的宣言,指東北為軍閥所蹂躪,日本人以仁愛之德拯救之,強調與中華民國的斷絕性,但不少國家組織,又參照中國。有所不同的是,每部門官員,起初皆日、滿成正比,有些滿洲人甚至佔多數,但實權掌握在日本人手上,是必然的,往後更出現完全架空滿系官僚。而所謂的立法機關,因沒有選舉,完全沒有真正出現過。道德上,以儒家「王道」,作獨裁掩飾,認為「王道」比共和更優勝。

需要補充的是,所謂滿系,包含漢蒙族,而立國時,也提到要建立多種族國家。

今天我們覺得相當無稽,但請翻閱儒家經典,或中學教科書,儒家思想,正正是追求「王道」。這種立國思維,不要說當天,相信今日仍然有人相信。

滿系官僚不用做事,自然工資比日系的低,有些部門甚至只有日系兩、三成。有人加以非議,日系官僚的辯解是,滿系官僚不做事,而論能力,他們比滿系高,頗有種族歧視意味。

沒有國籍的國家

日本人高高在上,移民滿洲日人,更以保留純正血統為己任,不與他族通婚,所以縱使有在滿日人任職高官,他們也沒有改變國籍,此除有種族歧視因素外,日本人擔心一旦改變,不能重回故鄉,也是要因,而且,滿洲國根本就沒有國際法。前文已敍,東北即使為滿清龍興關外之地,但漢人口大量遷徙,已成為多數,而民族組成另一複雜歷史,是俄國革命時,貴族與白俄羅斯,即白軍,逃亡此地。加上日韓人士,究竟什麼人應該入籍此國,是一個大難題。

滿洲國各人的鬼胎

溥儀自知是日本傀儡,但又想成為真正的皇帝(立國後數年稱帝),故祭祀日本神祇,企圖與天皇並稱,當然,失敗收場。

鄭孝胥為清末死忠遺臣,本想立國後,在國際不承認下,日本被迫放棄滿洲,使清朝得以真正復辟,長久割據,但如意算盤沒有打響,可說天真得可愛。

滿洲國對日本的意義

初佔滿洲時,日本便不斷流傳窮光蛋到了滿洲能變成地主,在佔滿以前,日本出現了不少養不起兒女而販賣事件,更有不少農民因生活過不下去而自盡,移民海外的路,又被外國政策堵死,移居滿洲,無疑給當時爆炸性的日本人口,減輕壓力。但同時,官方強佔土地,亦令無數滿洲人變成佃農。

滿洲亦同時在戰時提供日本大量糧食,單是大米,每年輸日以數十萬噸計算,還有媒炭等資源。論到糧食,戰時日本人分配到的,全是白米,而滿人大部分只得到高粱。可以說,日本的軍餉,相當部分是剝削滿洲人而來的。

上面提到,日本官僚掌握滿洲國實權,他們獲取經驗後,大部分回國,都坐上相當位置,滿洲國無疑提供一個歷練場地給予日本政治人才,無論戰時,還是戰後。戰時香港總督磯谷廉介,首相東條英機,戰後首相岸信介等,都曾任職滿洲。

滿洲國另一意義,就是成為日本政策的實驗場所。大本營擬定的政策,是否切實可行,或不切實際,多於滿洲先行實施,再放在日本。

今天,政客經常以「始終如一」作競選口號,標榜立場不變,但現實很多情況是環境改變判斷,此一時,彼一時。滿洲國故事中心人物石原莞爾,起初力主佔領東北,但對於 37 年中日全面開戰,持反對態度。再回滿洲後,又力主還政於滿洲人,認為這才可以長治久安。而他第二次任職滿洲時,亦是關東軍司令東條英機死敵。對於一般人覺得日本人,尤其是軍人,充滿服從性的刻板印象,一下子打破。

看到這裡,不,應該是看到一半,愛國者便會說作者是軍國主義份子,右翼走狗,但對不起,他對日本人歧視,甚至屠殺滿洲人,多有批評,關於中國人沒有立國本事論述,亦沒有認同。錢穆賓四先生在新亞學刊創刊辭提到,做學問,最重要是虛心,多看其他國家觀點,對知識一定有幫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