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日本勞動法改革,明益大商家

2017/6/27 — 13:38

日本列車上的上班族

日本列車上的上班族

近日,日本正在推動的《勞動法改革案》,所引起的社會爭議,比台灣「一例一休」更加厲害。當中內容說明,僱主方只要在一個月之內,不讓對象僱員加班超過100小時以上,又或者不讓他們連續數日加班,便可以無條件要求對方加班。

雖然這個「零加班費法案」聲稱,只是針對年收1千萬日圓以上的中上層僱員,但是代表資方的日本經濟團體連合會(経団連) 已經放話,希望法案最終能將中下級僱員也包括其中。換言之,全日本打工仔賺不到加班費,將會是時間的問題。

那麼,法案為什麼能推展得那麼順利呢?首先,勞資雙方在談判桌上,資方代表早已穩握絕對優勢。在參與討論法案的勞資雙方參加者中,代表勞方利益的日本勞働組合總連合會(全労連),只有一人代表,資方的経団連及其他企業老闆,則有十幾人。這樣的情況下,勞方的聲音等同被滅聲,現在也只能在談判過程中,「乞求」資方在每月加班上限時數上讓步。然而,資方堅持繁忙期時不設上限,這樣才使交涉陷入僵局。

廣告

其實,每月加班不超過100小時,是日本法例上導致「過勞致死」的危險線,也就是說全労連所爭取的,只是資方不要去得太盡,搾乾僱員性命而已。至於経団連的老闆們,當然不以為然。傳媒調查發現,有份參與談判的財團代表,其所屬企業早已「慣常地」讓員工每月加班75~150小時不等,才會爭取每月100小時,省卻現時需付的加班費。

說完了勞資雙方的立場後,外表上立場「中立」的政府,又是什麼態度呢?上一年,日本廣告公司電通株式會社 (電通ウェブサイト) 一名24歲女員工,因為工作過勞而自殺身亡,首相官邸曾經發表聲明,聲稱要「以強硬的決心阻止同類悲劇發生」,又指首相安倍晉三為此熱淚盈眶。可是,公關做完後,法案在前,便要見真章,安倍終於放話了。

廣告

日前,安倍出席談判時,代表政府表示:「不是以少數服從多數來決定,而是希望勞資雙方達成共識之後,得出最終決定」。明明是政府提出的法案,最後卻把法案拋給勞資雙方磋商,事成後由政府「確認」,這種置身事外的態度,雖然遭受勞方團體抨擊,認為政府與資方是一丘之貉,另一方面卻得到資方大力肯定。

從現時的事態發展來看,我們可以預料,若沒有任何節外生枝的話,法案最終還是會獲得通過。日本勞資不平等的現象,正在進一步擴大,究竟勞工權益的倒退,會否引發更多社會問題,將是今後需加關注的社會焦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