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日本小學結束前最後一次「大叔祭」,神秘大叔終現身,解開41年謎團

2015/12/7 — 16:33

金野昭治先生(右二)(朝日新聞社片段截圖)

金野昭治先生(右二)(朝日新聞社片段截圖)

日本山形縣鶴岡市羽黑第四小學校,41 年來,每月總會收到一名神秘男子捐贈的圖書費。

第一份圖書費是在 1974 年 4 月 12 日寄出的。那天,學校收到一封信件。信封上只寫了「鶴岡市」三個字。打開信封,裡面有 2,000 日圓,還有一封信函,寫道:

「只願報答社會給我的恩惠,請收下這些圖書費。」

廣告

從那時開始,學校就每年每月,都收到來信一封,風雨不改。改變了的,就只有金額由 2,000 日圓增加至 5,000 日圓,與及郵戳從鶴岡市改為仙台市。沒有人知道,到底是誰寄出這些信件,也沒有人知道他堅持不懈的原因。不過這位自稱為「大叔」的神秘人,倒是幾乎次次都會寫進一兩句話,諸如「我的興趣是釣魚和滑雪」、「儘管路過學校附近,但還是堅持自遠處守望」,之類。

至今,學校收到的捐款已多達 220 萬日圓。而「大叔文庫」的藏書量,也超過了 1,400 冊。學生把這名神秘男子叫做「鶴岡大叔」。每年他們都會為他召開「大叔祭」,感激這位素未謀面的人。儘管誰都不知道他長甚麼模樣,但學生還是會運用想像力,繪畫大叔的樣子。

廣告

可是,由於人口老化等問題,該校兒童數目近年銳減,現時只有 24 名學生上學。因此學校也不得不與鄰近小學合併。

3 天前(12 月 4 日),學校飯堂迎來了最後一次的「大叔祭」。這時候,一名白髮蒼蒼,臉上掛著微笑的大叔向學生走去。

原來大叔叫做金野昭治先生。今年 68 歲的他,在鶴岡市出生,現居仙台市。他原是鄰近一所小學的畢業生。1973 年,他隨一個地區青少年團前往探訪羽黑第四小學校,偶然發現該校圖書館資金不足,藏書數目極少。全賴町鎮的獎學金才有書讀的金野,遂決定以向小學贈送圖書費的方式,報答社會。

41 年間,他無論身在何方,都會寄錢給學校。今年 3 月,他向該校校長寄了一封特別的信,說他從鄉下朋友處得知閉校的消息。最終就有了在最後一次「大叔祭」那天露面的計劃。

孩子們見到大叔,一口氣把 41 年份的「謝謝」全部寫進信紙,交送大叔做禮物。4 年級的學生代表冨樫直希說:「很重視與大叔的回憶!」5 年級的佐藤柚子香也道:「我喜歡書,也是全因為大叔。」

最後的「大叔祭」以孩子所唱一曲作結。「此刻銘記於心的 是讀書的快樂與大叔的愛」大叔聽罷,熱淚盈眶。他與學生們握手,說:「如果能夠讓大家明白向目標努力奮鬥的重要性,叔叔的夢想就算達成啦。」

那天,大叔把第 501 封、也就是最後的信和圖書費,親手交給校長。信裡面寫的只有一句話:「即使離別 心的羈絆 也永遠盛開」。

朝日新聞社片段截圖

朝日新聞社片段截圖

朝日新聞社片段截圖

朝日新聞社片段截圖

相關報道:

朝日新聞每日新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