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日本所關心的香港議題 - 香港返還20年

2017/7/3 — 21:16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TBS逢星期六下午5:30開始播放的《報道特集》是一個很好的新聞節目,每星期都有很多頗有深度的特集。繼之前有關於香港民主發展的特輯,剛過去的七月一日十分應景地以《返還から20年~香港の自由は》為題,播放了一個十七分鐘的小特輯。

時間雖短但由駐港多年的TBS支局長日下部正樹先生負責。特輯的引子是最新的回歸慶典片段還有1997年回歸時的畫面,很快便直入正題:香港這二十年有什麼轉變呢?首先探討的是愛國教育。日下部先生到一個相信連香港人都不太認識的制服團體-香港升旗隊總會(有一幢舊校作會址)作訪問。入會址之前日下部先生說了一句:「1997年之前,英國都沒有要求香港人唱國歌或升國旗的......」該總會由2002年成立,至今已有3000名學生會員,在400間中小學、幼稚園均有升旗隊。然後他訪問其中兩位小六學生,男生說:「升旗時感到很有成就感。」女生說:「感受到香港再一次回到中國的懷抱,感到很驕傲。」該總會還有以「一帶一路」為題開學生講座。

其次探討的是貧富懸殊、住屋問題。記者到天台屋,訪問一位不太願上鏡有鄉音的女士,問她居住環境如何。她說:「很熱。辛苦呀。」然後旁白交代了,回歸二十年以來,有150萬中國人湧入香港,因而令住屋需求增加。之後再訪問一謝姓二十四歲年青人,他和另外兩個朋友合租一個單位。記者看廚房看廁所,說其實是很狹窄的空間。問為何要分租呢?原因是:「一個人承擔不到這個大細單位的租金了,三人合租就平分租金。」年青人說:「香港不是沒有房屋,不是沒有土地,只是政府把土地都賣給大地產商,然後大地產商又興建豪宅,普通人根本負擔不到。」年青人繼續說:「我們父母的年代,努力的話還可擁有自己的居所、生活;但現在我們這一代,不論多努力,想買樓結婚生仔,根本沒可能。」

廣告

筆鋒一轉記者到了豪宅區一個五億日圓的單位參觀,他問地產經紀:「都是什麼人買這類的樓多?」經紀說:「中國人,還有世界企業的有錢香港人。」(我疑惑即是新香港人嗎?馬雲之類)之後又訪問另一位地產經紀,他說香港與中國經濟緊密,中國經濟成長令很多人賺大錢;中國企業經香港轉往外地發展,在香港積聚大量資金同時是巨大購買能力,於是香港地產價格上升。

廣告

第三是探討新聞自由。記者訪問了記協主席岑倚蘭女士。她認為中國由2003年起,71有五十萬人上街之後改變了對港的政策,除了強調一國兩制中的一國,更開始染指、收編香港傳媒。如果有傳媒批評中國政府,他們會失去中國企業甚至香港企業的廣告,藉此經濟打壓那些不聽話的傳媒。除了打壓不聽話的傳媒,還有打壓不聽話的議員。記者訪問了游蕙楨,節目交代了她因宣誓時揚起”Hong Kong is NOT China”及”Refxxking”而被DQ,之後還因其他政治檢控而被警察上門拘捕。她相信香港是可以自主的,只是過程將會很漫長。

最後結尾,就是呼應專輯的題目:「香港的自由」,記者訪問了陳方安生。電視播出1997年訪問陳方安生時的節錄,那時她說:「香港的基本人權和自由,有法律保障是可以保存的。」但二十年後的今天,她說:「一國兩制已經變了形、變了質。」她認為中國的干預、打壓,令香港人生活重視的價值觀被削弱,例如新聞自由、學術自由。她說:「現在的中國和締約時的中國根本不一樣。國際社會就算知道中國沒有守聯合聲明的承諾,但礙於經濟利益都不會批評。」

日本的主播在結尾訪問日下部先生,即是整個專題的記者:「你認為香港會被中國就這樣吞併嗎?」日下部先生說:「香港政府都是跟隨北京政府,可是香港人上街、表達不滿,還是可以抵抗的。」(約略中譯。因為這段沒有字幕,我只是聽然後直接翻譯。)

有時候我認為日本的新聞,始終旁觀者清,好像更能清晰一點看出香港的問題。而這些,如此在地的事實,剛剛成為太平紳士的袁生會報道嗎?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