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才子

假才子

比較政治碩士學歷,現為傳媒工作者。「假才子」是因為現在流行才子才女,但又沒人敢承認自己是假大空才子才女,故先行澄清。文章寫得不好還請見諒,畢竟我不是真才子。

2019/4/6 - 10:34

日本新年號各種聯想

北野天滿宮御朱印「和魂漢才」(圖片來源:作者 Medium)

北野天滿宮御朱印「和魂漢才」(圖片來源:作者 Medium)

日本政府宣布 5 月 1 日新天皇上任後會將年號改為「令和」。此年號取自日本古籍《万葉集》,是首次有年號並非取自中國古籍如四書五經。原句來自「梅花歌卅二首並序」中的「初春令月 氣淑風和」,本為新春好氣象之意。首相安倍晉三指,《万葉集》是日本最早的和歌書,作者不論貴族平民都包括在內,除了代表日本歷史文化,也包含了社會公平性。安倍又說,梅花自古便以耐住寒冬後開花為人傳頌,希望日本和大家都能開出各自精彩的花。

整個選考理由尚算不錯,不過「令」字難免讓人先想到命令,美好的意思較少用,開花的部分更是要知典故才行,沒有題解恐怕較難明白令和的原意,相比明治、大正、昭和、平成等都是一看就知道其意義,似乎輸蝕了一點。至於有人說不夠霸氣,不似年號,現在日本又不是要爭做強國,和和氣氣較符合現實也符合日本民情,足矣。

另一個多人講的點當然是今次是首個年號並非取自中國古籍。選取者是經常強調日本要多學習傳統和愛國的安倍,難免令人覺得他確是想要更強調自身文化,「去中國化」。但他怎麼想是一回事,筆者看到網上關於「梅花歌卅二首並序」的題解,覺得未必如此簡單。

廣告

根據網上找到的題解,「梅花歌卅二首並序」是天平 2 年(730 年)新春時,大宰府長官的宅第中舉行賞梅大會時眾人所作。大宰府是今日福岡附近,在當時是九州的首府,也是對外貿易的玄關。此時期也是日本積極中國化(唐朝化)的時間,梅花及對梅花的文藝欣賞,也是剛傳入日本不久。因此這個典故本身也有向外國開放、學習中國文化的背景,並非完全「去中國化」。

我看今次取自日本古典,但又有中國淵源,正好作開闊視野,承先啟後之舉。除了不是一看就知其意思這一點之外,整體上是個好選擇。

漫畫《應天之門》中的菅原道真

漫畫《應天之門》中的菅原道真

講到大宰府和梅花,又會令人聯想到古代名臣菅原道真(845-903)。菅原道真生前擔任大宰府長官,是當地著名神社「太宰府天満宮」的主神,有「天神」和「學問之神」之稱,生前喜愛梅花,因此太宰府天満宮內種滿梅花。

菅原道真生於學術世家,父親菅原是善負責教授天皇和貴族子弟漢學和歷史,菅原道真自小便被稱為天才。其才華得到宇多天皇賞識,加上天皇有心壓制外戚藤原家的勢力,提拔菅原道真做高官。但宇多天皇自身不敵藤原家壓力而讓位給兒子(是為醍醐天皇),菅原道真亦被藤原家等政敵誣陷中傷,被貶官至九州大宰府,死於當地。

相傳菅原道真死後,數名有份誣陷他的政敵相繼死去,如左大臣藤原時平因瘟疫病死、右大臣源光在郊外狩獵時陷入泥沼溺斃、参議藤原菅根被雷劈中而死、醍醐天皇兩個兒子相繼急病而死,最震撼的還是皇宮被雷劈中火燭,大納言藤原清貫被鑑生燒死,還有多人受傷,醍醐天皇亦嚇到病倒,3 個月後死去(結果宇多上皇比兒子活得更久)。眾人認為是菅原道真化為厲鬼索命,追封他為「天満大自在天神」鎮撫,在他大宰府的墓地上建立神社供奉,就是太宰府天満宮,之後又在京都建立北野天滿宮。

菅原道真的故事不禁令我聯想,現在政治是否也是奸人當道,他們應當小心被天打雷劈?還有學者出身,可能都是不要隨便參政好,經常考第一或者高 IQ 不代表做官也會成功。

順帶一提,由於菅原家世襲為漢學者,直至近代為止,朝廷在選取年號時菅原家通常都是諮詢對象之一。再順帶一提,現在的太宰府天満宮宮司(住持)是菅原道真 3X 代後的子孫。再再順帶一提,太宰府天滿宮每年都會派遣巫女向首相獻上梅花。再再再順帶一提,由於主神是學問之神,日本人愛到天滿宮求學業成績和考入學校。

接收太宰府天滿宮梅花的安倍晉三(圖片來源:首相官邸網頁)

接收太宰府天滿宮梅花的安倍晉三(圖片來源:首相官邸網頁)

想到天滿宮,又令我想起在北野天滿宮收集到的「和魂漢才」御朱印(一種寺社的參拜證明)。和魂漢才,就像「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是古代日本用來形容將漢學融入日本的做法。來到現代又演化出「和魂洋才」一詞。

講到底,去不去中,我覺得是無謂糾纏。一來,日本向來以吸納外國文化為己用,並且演化出新的一套,為其長項。例如拉麵源自中國,但現在日本拉麵已跟中國拉麵不同。意粉、麵包和咖喱,本是西方食品,日本亦開發出自己的口味。如何將傳統和新事物融合也是。例如上面的圖片,有漫畫將菅原道真畫做主角,太宰府天滿宮又跟漫畫合作搞活動。新中有舊,舊中有新。所謂日本文化根本範圍極大,無法格硬將一部分斬開說是日本/中國/新/舊,否則只是見葉不見林。

二來,何謂中國,又是難講。例如年號這回事本來自中國,但中國自己現在都不用了,也沒有皇帝了,漢字又簡化了,古籍也沒甚麼人讀了。相反日本還在使用年號、有天皇仲有得退休、漢字簡得比中國本土少,學校仍然有教授漢文。大陸人想「復古」穿「漢服」,反而被以為是穿和漢。如果日本也搞共產主義、首相終身制、逼害少數民族、管制言論自由,可能更似中國。

三來,講真,不去中,大陸又抽水話繼續學中國,去一半唔去一半,大陸又話離不開中國,完全去中,大陸又可以話日本自大搞軍國主義云云。總之做乜大陸都可以鬧,所以理來也是無謂。

最後雜項聯想一,「梅花歌卅二首並序」作於是天平年間。天平時的天皇是聖武天皇,繼其位的是其女孝謙天皇。這會否預示再下一任天皇也會是女天皇?不過孝謙天皇的聲明不太好,這方面就不多談了。

最後雜項聯想二,安倍叫大家開出各自精彩的花,又聯想到 SMAP 那首「世界上唯一的花」。SMAP 大概算是平成年間最有名的日本演藝界組合之一,現在都解散了,真是世事無常,歲月不饒人。現在 J-Pop 也不及以前有名了。

最後雜項聯想三,安倍叫大家渡過寒冬開花,又聯想到 311 地震後 NHK 弄了一首歌《花正在中》(花は咲く)鼓勵災民。現在的香港,能夠抵得住群魔亂舞嗎?怕且香港窮得只剩下倒錢落海,摘去鮮花,種出大廈,溶入大灣區,最後甚麼都沒剩下來了。臨瞓出 po,不知所云,講到依度算了。

 

作者 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