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日本校園欺凌咁嚴重?

2017/6/26 — 19:27

描寫校園欺凌的電影《青鳥》一幕

描寫校園欺凌的電影《青鳥》一幕

近年,日本相繼揭發校園欺凌的新聞。部份受福島核災影響的學童,因避難移居到別處後,並插班到當地的學校,卻遭到校內的其他同學歧視和欺凌。以其中一單新聞為例,一名避難到橫濱市小學生,在校內學生被冠以「菌」的渾名(注:日文中「君」跟「菌」的發音類似),甚至謠傳受害人因核災而獲得大量賠償金,因而強逼對方陪同外出,並要求受害者支付所有費用,累積金額達150萬日元。

據受害人的日記所述,他雖然心有不忿,但是害怕反抗會遭到更多的欺凌,因而只好屈服。最終,部分參與欺凌的學生家長發覺有異,於是向校方舉報。校方雖然隨即展開調查,但根據受害人的日記所述,一開始他已曾向教員求助,但對方並不相信自己,最終不了了之。事隔一年後,律師黑澤知弘在受害人授權下,向媒體公開了自己的日記,讓事件得以曝光。肇事學校及神奈川縣教育委員會,則為處理不當公開謝罪。

另一件事件,則發生在新潟市某小學。無獨有偶,該名受害人,同樣被同學及班主任稱為「菌」,並稱他帶有輻射,對受害人進行各種欺凌。報導指,受害人當初向班主任尋求協助,但事件並未得到解決,並因上述的橫濱事件影響,受害人再次受到欺凌,連班主任也參與其中,以「菌」稱呼受害人。事件揭發後,受害人表示不想見到班主任,因而持續曠課,涉事班主任及該校校長多次家訪,希望向受害人賠罪,但均無功而返。班主任則辯稱,自己稱呼受害人為「菌」不是歧視,而是親暱的表現,觸發部分日本網民決定「人肉搜索」該名肇事教師。最終,新潟縣教育委員會於12月7日的調查發表會上,聲稱事件與福島核災無關,惹來教委會包庇的批評。

廣告

以上兩件事件,相信只是冰山一角,福島的學生因為不同原因,遭受到不同形式的歧視,早已司空見慣。不止學生,災區福島縣的縣民在核災後,也同樣被其他地區的居民歧視,例子不勝枚舉。事實上,學生因故曠課不上學,也是日本的固有社會問題。根據2014年日本文部科學省的調查顯示,校園欺凌事件宗數近19萬宗,欺凌也成為了日本人自殺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

基於加害者多為未成年學生,以及保障其私隱權,各種歧視欺凌事件發生後,都是交由肇事學校和當地的縣級教育委員會處理、謝罪和交代,但校方一般不會公開他們有否懲處欺凌者,以及欺凌者的個人資料。有評論認為,這種處理手法間接助長了欺凌,造成惡性循環。

廣告

事實上,受到欺凌的學生大多曾向學校教師求助,但是不被認真對待,才會釀成悲劇。有輿論因此批評,教師的基本危機應變差,校方處事苟且,亦有意見認為,這是因為校方顧慮到學校風評,及家人擔心家醜外揚,才會默許學生曠課,結果導致「隱青問題」加劇。

然而,隨着越來越多的日本學生,意識到自身權益的重要性,欺凌事件逐漸難以任由大人們掩飾隱瞞。近年的「日本全國中學生人權作文大賽」上,便不乏批評校園欺凌的得獎作品,今年更一篇來自北海道一名中二學生的文章,題為「日本的校園欺凌政策是錯誤的」,獲得內閣總理大臣獎。作者在文中大談自己早年在德國生活時,遭到欺凌的經驗,並比較日德之間的欺凌差異:日本的欺凌是長期的、不明顯的,受害人總是無助的;而德國的則是相反。作者最後指出,「現在日本的防止欺凌政策,只重視幫助受害人,但是忽略那些對欺凌袖手傍觀的人,這樣無助於撲滅欺凌問題」。

諷刺的是,當學生也意識到日本的校園欺凌政策存在流弊之時,官方卻並無改革的誠意。日本國會更在12月7日通過了「教育機會確保法案」,法案容許那些因故不上學的學生,繼續在政府認可的「自由學校」(Free-school)接受教育,並要求各個官立教育機關與學生家長保持交流。部分輿論批評,此法案變相鼓勵不上學的學生繼續不上學,也等同默許校園欺凌的存在,只為欺凌者提供「補救措施」,而不是從根本地去解決校園欺凌,改善教師學生關係。

因校園欺凌衍生出來的種種社會問題,已慢慢傷害日本的元氣,相關當局一方面鼓勵受害人主動求助,同時也強調要積極支援,但事實上大多採取息事寧人的態度,問題仍然難以解決。加上日益普及的社交通訊軟件影響下,各種看不見的欺凌將持續發酵,有關當局因循保守的態度,只會使政策進一步脫離現實。另一方面,主流輿論「多批評少分析無建議」的情況,也只會使政客官僚更加苟且。

男童在日記中記下被欺凌的經過。(每日新聞)

男童在日記中記下被欺凌的經過。(每日新聞)

 

伸延閱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