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昂山素姬女士,請不要令諾貝爾和平獎蒙羞玷辱!

2018/8/25 — 19:01

資料圖片:昂山素姬

資料圖片:昂山素姬

昂山素姬女士,妳曾經是政壇人物中我的偶像之一,我讀過妳自傳式的兩本書 ("Freedom from Fear — 1991"和"Letters from Burma — 1997"),以及Justin Wintle為您撰寫的傳記 ("Perfect Hostage" — 2007),也為妳寫過一首詩(〈花之焰 — 2007〉)和兩篇短文。 可是,對於近年來在妳祖國發生令人髮指的事,妳竟然一直表現得那麼冷酷無情,袖手旁觀,我十分失望,甚至有點鄙夷感覺。 日前報載孟加拉難民營至今仍然居住著以萬計父母遭殺害的羅興亞族裔兒童,成為「迷失一代」!(註一)

昂山素姬女士,1991年妳獲頒授諾貝爾和平獎,表彰妳「為爭取民主和人權做出的非暴力抗爭 ("for the non-violent struggle for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這項世界性的榮譽凸顯出對「為促進民族國家團結友好、取消或裁減軍備以及為和和平會議的組織和宣傳盡到最大努力或作出最大貢獻的人」的肯定。 可是,2016年11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發表公開信,譴責「妳沒有採取行動保護被逼害的羅興亞人」,2017年英國牛津市議會和愛爾蘭都柏林先後撤銷您之前獲頒發的「自由獎」,累積至今妳的這類城市級別七個獎項已被褫奪。 

昂山素姬女士,緬甸若開邦 (Rakhine) 羅興亞人被殘害導致數十萬人逃亡潮的人道災難,我讀過人權組織的報道,事實真相不容置疑。 劉山青曾撰文引述權威資料證實此事的來龍去脈,這兩份資料來自妳倡議和得到緬甸軍政府授命的《顧問委員會最後報告》,以及聯合國有關緬甸的難民營報告。 劉山青的結論包括四點:報告書清楚指出事件核心是羅興亞人的問題,可是昂山素姬在公開聲明中竟然「隻字不提羅興亞人」; 報告書譴責侵犯人權的事實,昂山素姬並沒有「公開譴責」; 報告書說明事件主因是當地佛教徒和穆斯林羅興亞人的衝突,昂山素姬「不可能不為羅興亞人說公道話」; 羅興亞人已被逐出若開邦而回國無期,報告書的具體建議無法落實,昂山素姬卻辯稱「建議正在落實中」。 (註二)

廣告

昂山素姬女士,從政治現實的糾結複雜情況而言,我可以想像妳可能有不得已的苦衷和難處。 可是,就我掌握的資料分析,此事並不是當年緬甸尖銳的政治鬥爭,更不是你死我活的奪權行動,有關當區反政府軍的介入干擾簡直微不足道。 反之,這是緬甸中央政府和當地掌權官員互不協調和彼此牽制的內部問題,更涉及貪污瀆職的暴力事件。  最更嚴重的當然是佛教徒和穆斯林徒的宗教族群衝突,以至於羅興亞人和緬甸本土人的民族宿怨舊仇。  無論如何,聯合國所指責「緬甸政府以殺害、強姦、洗劫和放火燒屋等不人道手段,對緬甸境內的穆斯林少數族裔羅興亞人進行種族清洗」,實在天理不容。 我以為以妳當前國務資政的政治影響力,國際上已認定妳擁有相當於總理的實際領導人權力,妳應該竭力打擊極端宗教狂熱分子,消彌狹隘民族主義,引領國民化解這一場嚴重的宗教和民族衝突。  

昂山素姬女士,我極不希望從壞處臆測:政治形勢和現實處境改變了,妳也隨之而改變了本意初衷! 難道如今妳貴為國家領導人,早已忘記當年在野時反對派的身份,放棄了秉持人權信念的道德操守,淪為戀棧權位的高級政客嗎? 或者人和事的改變在所難免。 當年妳清麗脫俗的面容已變得滄桑,妳髮髻後簪著的鮮花已變得凋殘,妳穿著過沙籠的斑斕多彩已變得深沉……。 本著責之深的摯誠,我希望不必把書櫃裡妳那幾本書下架丟掉,更希望妳堅持原則,重拾和平使者的責任,坐言起行,不要令這個諾貝爾和平獎項蒙羞玷辱!,  

廣告

------------

註一:《立場新聞》23/8/2018報道
註二:刊於《立場新聞》劉山青〈昂山素姬是否令人失望?〉(上:7/9/2017)、(中:8/9/2017)、 (下:10/9/201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