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普京復仇(上)

2018/2/19 — 11:03

普京上任初期捍衛民主只為鞏固勢力,實質對獨裁統治情有獨鍾。

普京上任初期捍衛民主只為鞏固勢力,實質對獨裁統治情有獨鍾。

【文:吳宛盈;圖︰香港電台】

很多人認為,「侵侵」特朗普去年登上美國總統寶座,並非由美國選民投票選出,而是由俄羅斯選出,具體一點,是由俄羅斯總統普京欽點。在大選前,多方證據顯示,與普京有關的勢力,不斷從各個方面打擊特朗普最大對手—希拉里的選情,網絡入侵、揭秘爆料、造假誣衊等招數層出不窮,被視為美國選舉史上俄羅斯最直接進取、充滿信心的介入行動,亦可能是普京要為一直所受的冤屈進行的復仇記。

葉利欽辭任時要求普京「好好睇住俄羅斯」,但最終對找普京接任這個決定深感後悔。

葉利欽辭任時要求普京「好好睇住俄羅斯」,但最終對找普京接任這個決定深感後悔。

廣告

1999年,當時寂寂無名的俄羅斯總理普京,獲辭任的葉利欽指名為新任總統,一朝忽掌克里姆林宮大權。上任初期他極為注重形象,穿上好的西裝,利用傳媒和公關將自己打造成改革者和民主派,希望得到俄羅斯人及全世界的認同,亦是向美國復仇的重要一環。

廣告

普京上任之初極重視外間看法,將自己打造成開明、有品味、有魄力的領袖,以獲取人民及國際支持。

普京上任之初極重視外間看法,將自己打造成開明、有品味、有魄力的領袖,以獲取人民及國際支持。

事實上,普京從來不是民主鬥士,生於蘇聯時代的他年輕時受訓成為秘密警察,當時政府官員都有着深切的仇美情緒,普京亦不例外。生性多疑的他被委派進行反間諜任務,在內部抽出敵人連根拔起,之後被派駐東德的德勒斯登,親身見證蘇聯與美國之間的衝突。隨着柏林圍牆倒下,共產主義勢力逐漸在歐洲瓦解,連在普京心目中權力極為堅固的蘇聯,都因此步入衰退,國力遠比宣揚民主自由的美國弱,加上普京回國前,蘇聯已經開始瓦解,他錯過親身感受國民對實現民主的興奮,只浸醉在昔日光輝,視蘇聯解體為恥辱,亦視美國為罪魁禍首。

不過,眼見自由主義是大勢,普京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也不得不「忍辱負重」扮演開明總統,但首次與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交手後,已被克林頓看穿底牌,更提醒葉利欽要多多提防。克林頓的看法沒錯,普京上任不久就開始削減民主、打擊傳媒、剷除異己,不斷鞏固自己勢力,並自信可以令俄羅斯成為與美國匹敵的世界強國。

普京上任後不斷鞏固自己的權力,打擊傳媒、剷除異己,更用回蘇聯時期的國歌,從未放棄獨裁統治。

普京上任後不斷鞏固自己的權力,打擊傳媒、剷除異己,更用回蘇聯時期的國歌,從未放棄獨裁統治。

與克林頓關係惡劣,當共和黨的喬治布殊上場,普京就決心與他打好關係,本來進展得不錯,但2001年的9.11恐襲令布殊政府致力推展民主,並以強硬姿態與恐怖份子抗衡,派兵對伊拉克進行猛烈攻擊,令伊拉克人民脫離薩達姆的暴政。這些看在普京眼中,擔心自己也有一日步其後塵,而自由民主令三個前蘇聯國家相繼爆發顏色革命,亦令普京深信美國的最終目標是要剷除自己。
喬治布殊上任初期曾與普京有短暫蜜月期,但911事件後雙方各走各路。

喬治布殊上任初期曾與普京有短暫蜜月期,但911事件後雙方各走各路。

之後的美國總統奧巴馬,亦未能成功改善兩國關係,埃及的穆巴拉克倒台、利比亞的卡達菲被殺,美國不斷表態支持其他國家爭取民主,都令普京憤怒又恐懼,對美國時任國務卿希拉里更顯忌諱。致命一擊發生在2011年底,莫斯科爆發大型示威,逾十萬人上街對普京操控國會選舉表達不滿,令表態要求俄羅斯尊重人民聲音的希拉里,成為普京頭號敵人。

過往積怨太深,普京一直視美國為敵,奧巴馬上場後也無法改善兩國關係。

過往積怨太深,普京一直視美國為敵,奧巴馬上場後也無法改善兩國關係。

當年國務卿希拉里在任期之初,曾試圖與俄羅斯重啟關係,但最終變成普京頭號敵人。

當年國務卿希拉里在任期之初,曾試圖與俄羅斯重啟關係,但最終變成普京頭號敵人。

一直等到2016年底,美國大選前,普京終有機會向這個最大仇家展開復仇大計。原本信心十足的希拉里最終落敗,表面上敗給對手特朗普,但更多人相信,她實際是敗在普京手下,至於他用什麼手段復仇? 且看下回分解。

--

港台電視節目《31看世界》(電視雙語廣播,本集於2月21日播出)節目逢星期三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http://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31seetheworl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