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評:三星殞落

2016/10/9 — 0:0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近月,關於韓國經濟的惡號一波接一波地爆發,不斷震驚全球。首先,上月初作為韓國國內航運業,其中一間規模與實力最有市場影響力的企業「韓進海運」,因支不抵債後突然宣佈破產,不但導致大批已離開港口的貨物,出現因韓進海運未有能力支付抵達港口的中介費,而一度滯留在大海之上。原來,更重要的問題是,作為世界第七大貨運公司,表面風光的韓進海運突然破產,更顯示出韓國國內大財閥制度的種種市場陋習與運作弊病,已到達整體經濟崩潰的臨界點。

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貴為韓國最重要且有「韓國經濟溫度計」之稱的三星企業,最近便推出了為市場最為期待的新型號智能電話 Note 7。然而就在 Note 7 在市場上推出不久,便發生了多宗該手提電話內置電池因過熱而發生爆炸的意外。面對著輿論的極大壓力,三星唯有決定宣佈全球停賣該款手提電話,令三星不論在股票市場與銷售市場都出現了史無前例的經濟危機。雖然早幾天前,三星成功更換 Note 7 內設置的電池,並重新推出市場,但對三星信譽全失的用家,難以在短期內重拾對該公司產品的信心。這樣,更使人擔心萬一三星企業的經濟力量大覆下跌,將會為韓國國家經濟造成多大的災難性影響?

在這樣的背景下,最近便閱讀了由曾任職三星集團內多個重要部門主管的沈正澤所撰寫,並由游芯歆翻譯的著作《三星殞落?:李在鎔接得了班嗎?》。沈正澤以其年多來在三星企業內工作的觀察,反思三星作為韓國最重要的財閥,若然它的經營權在未有充足準備下,從第二代集團領導人李健熙下放至他的兒子李在鎔手上,由於經營理念、經驗與個人實力遠不及其父,還有電子市場上來自蘋果、小米與索尼的猛烈挑戰,沈正澤憂心三星企業將會步當年美國通用汽車,在面對金融海嘯的衝擊下,最終敵不過市場被淘汰的後塵。

廣告

書中關於批評李在鎔改造三星電子的流弊多的是,但全都不是無的放矢,也是有一定說服力。就例如沈正澤拿李在鎔跟蘋果公司已故創辦人喬布斯的經營理論作對比,當中就如李在鎔的公關手腕,卻多只集中於與企業或政治圈中人士「打交道」,市場學稱之為「企業公關」。但今天作為要遊說消費者購買旗下科技產品,單以接觸企業並不足夠,原來更重要的是要建立「市場公關」,即例如喬布斯每每在其新 iPhone 推出市場之前,定必親自出席簡介會,並會上台講解產品理念,用來吸引消費者的關注。但這一方面,李在鎔的形象塑造卻只限於企業間的溝通,未能給人一種擁有熱情的感覺。

另一點書中亦較多批評的地方,則是李在鎔未有在其身份的「原罪」上,作出絲毫的補救與調整。今天整體韓國社會,對財閥第二代與第三代繼任人的期望已不大如前。終究原因,是因為隨著接二連三發生多單與那些「富二代」的濫權事件,例如大韓航空前副社長趙顯娥,因為「堅果門」一事盡顯出韓國「富二代」那種不是透過艱苦奮鬥來技壓群雄地服眾,並領導企業向前發展,而只是因著個人關係而取得權力。在這種一片對財閥繼承人的負面氛圍下,破舊立新,並且建立健康的社會形象尤其重要。但是,這些動作我們卻一點也沒有從李在鎔身上看到,這正是韓國社會今天最令人憂心的地方。

廣告

連有「教主」美譽的喬布斯,也曾經因計算錯誤而面對過失敗,可見一部手提電話的製作失敗,並不代表整個企業從此便永不翻身。但今天最令外界對三星企業感到擔心,卻是從李在鎔身上與其企業內部,已蔓延出一股只懂圖利,不再重創新突破的風氣。然而萬一三星的真的倒下了,韓國又會剩下什麼呢?
 

原文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書林漫步》專欄;連結錄音;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