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評:《北韓迷宮》

2016/8/10 — 10:45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21 世紀的今天,當蘇聯、東德、越南、古巴與一眾東歐共產主義國家,都敵不過資本主義的挑戰,紛紛於 90 年代倒台。反過來說,北韓(朝鮮),當今世上其中一個經濟發展最緩慢的國家,卻能克服這場時代巨變,成為全球迄今為止,碩果僅存仍然維持實行著共產主義的國家,單是這個國家發展背景,已叫人深感著迷。

令外界對北韓的面孔感到無比好奇,豈只共產主義的品牌。北韓數十年來從不對外開放,就算是近十多年稍為容許外國旅客,到首都平壤作「罐頭式」的觀光遊覽,還有鼓勵來自外國的投資者,前往北韓裡還是一遍農地的偏遠城市來以資金協助北韓發展,外間對北韓能以真正目測的了解,便僅此而已。退而求其次,為了填補我們對北韓的好奇心,多年來只能依靠閱讀一些北韓官方樣板圖片與新聞片段、外藉導演拍攝的北韓紀錄片、脫北者的書籍與曾經前往北韓旅遊的遊記等等,但這些只能是旁敲側擊的資訊,仍然不足以揭開北韓最最神秘的面紗。

最近有一位出身特權階級的北韓學生,透過參加國際比賽活動來到香港,並闖進了南韓(韓國)駐港駐港總領事館,尋求政治庇護。同時,他的行為也把北韓議題再次炒熱,但要透徹認識北韓,還有理解北韓人的所思所想,華文書界坊間不少書籍,都鮮有一些局外人,能跳出普遍的景點介紹遊記方式講解北韓。近日,香港著名旅遊家,在西藏開咖啡店的 Pazu 薯伯伯,便推出了一本新著作,名叫《北韓迷宮》,記錄了他在 2010 年去北韓旅遊的經歷,而且以「非一般」的方法書寫這個神秘國度。

廣告

薯伯伯的《北韓迷宮》,全書分了 14 章,每一個章節,都是以他曾經到過的每一處景點中,所看到的人和事,並且那些片段令他思考到的問題,一一都紀錄下來。有別於一些傳統的北韓遊記,書寫多是以冷冰冰的文字,圍繞著景點介紹,薯伯伯則喜歡以一些小故事,還有他和導遊交談的內容與翻查史書解釋為切入點,讓本來只是文字平面的北韓之旅,一下子變成了一幅有生命的三維立體北韓圖像。一邊看著薯伯伯的文字,一邊仿傚好像與他一同回到 2010 年,還是由金正日管治的嚴冬北韓裡,一起走在平壤市的街頭,帶著無比的好奇心,觀看街道上每一樣事物。

大部份書寫北韓遊記的書籍,多避諱了談及「到北韓旅遊是否道德?」的爭議問題。因為,不少人認為,前到北韓觀光所看到的,全都是金氏政權用意悉心包裝的虛假一面,從來也不能看到「真」北韓的面貌。相對而言,薯伯伯卻未有迴避這個燙手山芋問題,反而簡潔地澄清說到,北韓是一個擁有不少大城市與 2,500 百萬人口的國家,既然每一個曾經到過北韓的人,他們眼中的北韓也略有不同,那麼「真」的與客觀的北韓,就根本從不存在。所以,有人愛拆穿北韓政權虛偽的面孔並取笑之,但一笑置之以後,封閉接觸北韓,對我們了解北韓,還有北韓認識世界,都不是一件好事。

廣告

尤其喜歡書中薯伯伯最後談及他與那位北韓導遊分別時,導遊極力要求他把他曾經施出魔術的秘密公開的那一小節。因為,跟北韓人道別,正如 Pazu 所說,就是一輩子,我們根本沒辦法預計能否再次與他們相遇。筆者曾經認識一位在香港交流的北韓大學生,相識了一兩個月後便要回北韓老家。後來發覺離開前他曾留下的電郵,也再聯絡不上,從始不再相見。我想,這就是北韓導遊鮮會跟團友說「有緣再會」的原因。

北韓這個國家,看起來像是一個迷宮,局中人從來都看不清出路,但薯伯伯的新書就是以從高處,以鳥瞰的視野看出這個迷宮錯綜複雜的地貌,相信閱讀過後,總會能把北韓這本難諗的書,看清多一點。

 

---
* 原文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書林漫步》專欄
* 連結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