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孤獨的人?

2015/3/16 — 10:51

阿根廷西北端是延綿不絕的山,深藍的蒼穹下一望無際的荒漠,幾乎寸草不生。偶有不知是羊駝或是馬匹的屍體半埋在沙泥中,一邊身被風化侵蝕得只剩下白森森的骸骨。在這樣一個鬼也不到的地方,74歲的Don Roberto Placa獨自過活。

Don的家在海拔5,600米。放眼四野,除了種在家門前的兩棵梨樹,就只有4個火山,一個鹽沙漠,還有遠方遙遙相望的「死人之峰」。最近的小村在3小時步程之外。Don在這裡出生長大,自從父母死後,他就自己一個人住。

「你孤獨嗎?」
「不孤獨,經常有人來,八個星期前才有人來過。」

廣告

偶爾有探險者匆匆經過這裡。

「美洲獅呢?你不怕美洲獅嗎?」
有個德國的探險者經過Don的一個「鄰居」的家,那是在88公里外的地方,老婆婆已缺水缺糧多日,卧病在床,門口有兩隻美洲獅耐心地等她斷氣。
「美洲獅?」Don不屑一顧,「貓咪仔。」

廣告

這裡是世上最大溫差的地方,單日氣溫由負30度至30度。

「一定很難捱吧?」
「還好。」
「食物呢?」
「如果東西吃光了,我會肚餓。沒問題。」
「健康?」
「我誠心祈禱,三日內就痊癒。」
「有電視看?」
「沒有。」
「收音機?」
「沒有」
「不悶嗎?」
「悶?我可沒時間悶。我每日都要打理我的花園,祈禱,還要去後面照顧我養的草泥馬。」

後面,即是屋後18公里以外的地方,中間有近5千米路長年冰封。

「這段路好危險啊!」
「不危險。」
「如果政府送一間屋給你,可以住在市區,有暖氣,有自來水,有電視,你會接受嗎?」
「當然要!」Don心想:傻的嗎?問這麼白痴的問題。

原來這個寂寞能耐的男人,其實亦想過普通人的生活,只是無機會而已。


資料來源/圖:英國廣播公司

原刊於場邊故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