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富有的恐佈集團伊斯蘭國

2017/1/17 — 17:50

伊斯蘭國攻佔了半個敘利亞及三分之一的伊拉克土地,境內豐富的石油資源佔伊斯蘭國四分之一的收入。

伊斯蘭國攻佔了半個敘利亞及三分之一的伊拉克土地,境內豐富的石油資源佔伊斯蘭國四分之一的收入。

【文:梁波恩;圖:香港電台】

綁架、殺人、斬首、破壞文明古蹟,伊斯蘭國以手段殘暴見稱,高調宣揚仇恨和恐懼。但在新聞片段看到的暴行以外,它還擁有數十億美元的雄厚財力。要積累這麼大的財富,除了搶掠強佔這些極惡手段,還有各式各樣榨取控制地區居民的稅制,走私石油、棉花、宗教文物等生財之道。雖然說到底都是恐佈暴力,但伊斯蘭國以建立一個經濟獨立的國家為願景,遠遠超過一般的游擊恐佈組織。

在土耳其生產的歐洲廉價時裝為伊斯蘭國黑市棉花提供了市場。顧客購買這些時裝有可能間接支持伊斯蘭國。

在土耳其生產的歐洲廉價時裝為伊斯蘭國黑市棉花提供了市場。顧客購買這些時裝有可能間接支持伊斯蘭國。

廣告

2014年6月,伊斯蘭國攻佔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蘇爾,隨即在市內大肆搶掠,並佔領伊拉克中央銀行的摩蘇爾分行及其他約三十家本地銀行,接收數十億美元現金。但對野心龐大的伊斯蘭國來說還不夠,他們利用所有機會增加財富,包括石油、農產、公路、文物販賣、苛徵重稅等,在佔據地的每個地區設有財政大臣及監督掌管「業務」,並由財政部長統領,以國家模式走私和敲詐,並有地下財務系統支持其資金往來,即使被國際社會禁制,亦無阻其建立「國家」的願景。

廣告

伊斯蘭國控制了一百個油井,每天約有三千桶石油運到土耳其出售,帶來豐厚收入。

伊斯蘭國控制了一百個油井,每天約有三千桶石油運到土耳其出售,帶來豐厚收入。

伊斯蘭國操控約半個敘利亞及三分之一的伊拉克土地,境內有豐富的石油資源,所控制的油井大約有一百個。伊斯蘭國用激進的方式收集石油,他們直接挖掘坑道連接油井,流出的石油再以喉管輸入運油車運走。這種粗暴的取油方式既危險又破壞環境,但伊斯蘭國可以在最短時間內收採集最多的石油以換取最大的回報。其每年走私石油的收入可高達六億歐元,佔伊斯蘭國總收入的四分之一。

理論上伊斯蘭國受國際制衡,石油不能在市場上交易。但每日卻有大約三千桶石油從伊斯蘭國運到土耳其,為求將石油脫手,伊斯蘭國以遠低於市場價格的售價出貨。中介人會將伊斯蘭國的非法石油混合其他產地的合法石油再轉售,中介再轉中介,最後石油的來源已難以追溯。儘管伊斯蘭國的石油設施是美國及聯軍的重點轟炸目標,然而2015年9月,歐盟駐伊拉克大使揭發有歐盟國家購買這些黑市石油,這無疑等於資助伊斯蘭國。

除了石油,歐洲的廉價時裝亦間接支持伊斯蘭國的運作。法國不少廉價成衣均在土耳其生產,為了應付極為低廉的買貨價,廠商對低成本的原材料有極大需求,因而為黑市棉花提供了市場。敍利亞曾經是全球十大棉花出口國之一,每年產量達50萬噸。戰爭爆發後,敍利亞九成的棉花田由伊斯蘭國控制,棉花被走私到土耳其出售。不僅如此,棉花農又要向伊斯蘭國繳納一成收入作為稅款,亦即伊斯蘭國可從棉花獲得雙重收入。走私到鄰國出售的還有各種農產品及其他物品,包括文物珍品,每年為伊斯蘭國進帳數以億元。

戰爭未發生前,敍利亞曾經是全球十大棉花出口國之一,每年的棉花產量達50萬噸,現在這些棉花田絶大部分落入伊斯蘭國手中。

戰爭未發生前,敍利亞曾經是全球十大棉花出口國之一,每年的棉花產量達50萬噸,現在這些棉花田絶大部分落入伊斯蘭國手中。

伊斯蘭國事實上沒有如發佈的宣傳影片般,將佔領區的一切古文物摧毀,事實上無數古文物被留下來在黑市販賣以換取金錢。伊斯蘭國清楚知道敍利亞遭戰火洗禮後,收藏家對敍利亞的古文物更加渴求,也有不少團體和人士出於宗教或歷史原因想保護宗教文物,願意高價買入。六千個在佔領區內的古蹟遺址已為伊斯蘭國帶來源源不絕的收入,破壞文物的影片亦有如宣傳片,直接抬高這些古文物的售價。

伊斯蘭國其實並沒有摧毀所有古文物,皆因古文物有價有市,可變賣換成大量現金。

伊斯蘭國其實並沒有摧毀所有古文物,皆因古文物有價有市,可變賣換成大量現金。

受不住壓榨逼害的百姓,只有逃離成為難民。

受不住壓榨逼害的百姓,只有逃離成為難民。

生活在伊斯蘭佔領區的人口大約有一千萬人,為了不影響這些居民的生活,除了軍火、石油和資金流動外,國際社會並沒有禁制其他物品進出伊斯蘭國,因此伊斯蘭國就透過出售輸入的物品,將貨物換成現金,例如食品、手機、生活必需品等。而所有運送貨物入境或只是過境的貨車,均要繳交250歐羅的高額關稅,遇到交不出稅的司機,後果是人頭落地。

過境伊斯蘭國的所有食物及物品都得繳納高額稅金,變相物價高企。

過境伊斯蘭國的所有食物及物品都得繳納高額稅金,變相物價高企。

因被國際社會禁止金融來往,伊斯蘭國的貨物來往既非採用正常的市場流通方式,交易收授亦不能利用正常的金融系統,但透過地下匯款系統「哈瓦拉」一切都不是問題。買家和賣家可透過系統中的地下錢莊收款和付款,錢莊之間則互相扣數結算,毋須現金流動。而伊斯蘭國又控制著佔領區內的錢莊,每一單交易都有佣金收入。以輸入食物到伊斯蘭國為例,伊斯蘭國一可出售食物賺錢,二可收取高額關稅,三可從零售商在「哈瓦拉」收貨款時收取佣金,極盡榨取之能事。

利用地下金融系統「哈瓦拉」,伊斯蘭國成功突破國際限制,轉移財富。

利用地下金融系統「哈瓦拉」,伊斯蘭國成功突破國際限制,轉移財富。

利用「哈瓦拉」系統,伊斯蘭國不但可收取壓榨及走私得來的巨富,更重要是突破國際禁令。必需的物資和軍械均可到手,派錢支持各種行動亦無障礙,「戰士」有糧出,成功佔領某個地方更有大額奬金,伊斯蘭國要擴展版圖就無需事必要由「信念」驅動。就如克林頓的名言:「是經濟啊!蠢才!」。這些話當然絕不會從伊斯蘭國頭目的口中吐出,但成員們卻了然於心。

--

香港電台台外購節目《金錢國度3》逢星期三晚上9時在港台電視31、31A播放;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