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朝日新聞訪問:談中國官僚資本主義

2015/6/2 — 18:32

區龍宇 (圖:朝日新聞 )

區龍宇 (圖:朝日新聞 )

立場編按:本文為四月二日的朝日新聞網站訪問區龍宇的翻譯稿。

朝日新聞論說委員·村上太輝夫;趙文校譯

譯者按:這篇訪問發表於2015年4月2日朝日新聞。括號內的文字是譯者所加,以顯原意。

廣告

化公為私以及經濟成長,是全國腐敗的起源

中國大陸現正掀起一場由習近平政權領導的反腐運動。「腐敗」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而產生、擴大的呢?區龍宇在毗鄰中國大陸的香港調查中國的勞動現狀,他指出,因為共產黨特權而導致的「官僚資本主義」,才是腐敗的根源。本報請他從普通的工薪階層的角度,來向我們介紹那些與特權無緣的普通人們的最近動向,以及,他自己是如何看中國的。

廣告

——你把中國的市場經濟體制稱為「官僚資本主義」,對吧?

「中共打著社會主義的旗號,其實是在搞資本主義。而且官僚們在利用他們的地位和權力獲得利益。我的著眼點就在此。」

「那是19世紀80年代的事了,我回到父親的故鄉廣東省,在廣州站下車的時候看到很多人聚集在一起招攬住宿的顧客。他們都拿著紙板,上面寫著『XX招待所』。那些招待所曾經是政府和國有企業內部人員使用的附屬設施。後來為了盈利,單位就將賓館開放給一般的顧客們使用。這便是官僚資本主義的起點」

——那麼當時大家都想用公有財產來賺錢嗎?

「官僚,也就是共產黨員和政府幹部們,原本就擁有特權,佔有一些資源。例如食品和不動產等等。在毛澤東時代是不允許隨意買賣的,所以這些東西無法變成錢,就只能(直接消費),例如在『招待所』優雅地放放假休息一下。按照馬克思主義流派的說法,這些東西的價值就停留在『使用價值』上了。」

「但是改革開放之後,這些東西就可以被賣掉或者成為賺錢的本錢,變成了資本。這就是官僚所支配的『官僚資本』。」

「經營文化設施的工作人員開始經營酒吧或者迪斯可廳,消防局的人就開始賣防火器械。政府機關開始開公司。在發生了薄熙來事件的重慶市,公安開的保安公司收益十分之高。這種公司都是官僚或自己的親戚來經營,賺的錢就進入了他們一家的口袋」

——這是假公濟私啊。

「雖然中央發出過很多次禁止官員經商的規定,但是沒有效果。在加快經濟改革的聲音之下,各種大型國有企業也建立子公司,做了一樣的行為。90年代國有企業私營化的活動在全國展開,這個過程使得更多的國有資產流入了官僚及其親戚朋友的手中。」

——你認為腐敗的根源是結構性的。那麼,習近平政權最近採取的反腐敗措施是想打破「官僚資本主義」嗎?

「從表面看上去似乎他做的很正確,最近也在強調法治。但是為了防止腐敗問題,他是真的想要建立制度,公開黨幹部和公務員的資產嗎?並不是這樣。結果反腐敗只是一種手段,為了壓制敵對派系或者非嫡系。」

「習近平模仿著毛澤東,看上去像個社會主義者,實際上在我來看,金融市場改革和忙於與各國締結自由貿易協定,都是為了給官僚資本主義的發展創造良好的環境」

團結起來的勞動者

——你盡力去貼近與擁有特權的官僚階級相反處境的勞動者們。聽說最近勞動者們的工資水準上漲了,生活條件也得到了改善,是嗎?

「的確即便是在中小城市也基本看不到饑荒的人了。但是貧富差距問題仍然十分嚴重,還在擴大。雖然說工資上漲了,最低工資仍然太低,因此實在不能說,工資增長反映了經濟成長。」

「勞動者沒有罷工的權利。原本中國憲法中寫有『公民有罷工自由』,但是82年制定的現行憲法中把這一條刪除了。因為80年在波蘭發生了主張自主管理的團結工會運動,中央知道之後,害怕波蘭的運動會對中國產生影響,所以刪去了罷工自由。」

——共產黨會顧忌勞動者真是奇怪。

「89年的天安門事件,打頭陣的學生,受到了國際關注。但是對於共產黨來說,真正的威脅不是來自學生,而是來自國企勞動者,他們站在學生一邊,批判黨官僚的腐敗,追求改善待遇。在這個事件後,國有企業開始私營化,工人們就這樣被拋棄了。」

「另一方面,那時從農村出來賺錢的民工卻增多了。不過,他們一般打算工作幾年就回鄉,所以不會想到在工作的地方努力團結起來(進行集體奮鬥)。不過,他們的孩子就不同了,他們這代都想在城市定居,沒有返回農村的意識。這種(心態上的改變),會鼓勵他們作為都市勞動者而進行組織和罷工。現在在沿海城市也正發生著這樣的事。」

——沒有罷工的權利還要去罷工,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雖然地方政府最初想禁止罷工,但是卻做不到。只要工人不做像堵塞道路這樣影響公眾利益的行為,政府便較少鎮壓。作為資方也會讓步,慢慢地提高工資。但是資方很狡猾,比如他們會降低公司食堂食物的質量,慢慢提高生產線的速度。勞動者的生活很難得到實際改善。」

「我們將獲得的中國各地的勞動現場的情報,向中國內外傳播。現在勞動者的組織化,正從初期階段向第二階段轉化,即向建立寬鬆的勞動者網絡的方向發展。除了官方工會,建立自主工會是違法的,但是勞動者們在企業內選出自己的代表,再一起商量,其實還是被默許的。」

「中國長時間以來一直是農民占大多數的國家。現在,通過工業化和都市化,僱傭勞動者階級變得有3億5千萬之多,佔了國家勞動人口的多數。勞動者的力量確實變得強大了。接下來是第三階段,即工人真正的組織化。」

——你將來的目標還是社會主義嗎?

「是的。社會主義被人誤解了。史達林和波爾·布特這樣的獨裁權力導致的暴力,和社會主義的本質沒有關係。用暴力不可能建立起一個好的社會來。這不正是20世紀的教訓嗎?」

「馬克思其實重視個人的權利。我認為社會主義和民主主義有密切的聯繫。組織化的勞動者們參與政治,建立一個通過民主主義的規則監督國家權力的政治制度,這是我的目標。」

——社會主義無法通過競爭掀起技術革新,導致經濟停滯,這難道不也是20世紀的教訓嗎?

「消滅競爭和市場也是人們對於社會主義的一個誤解。民主的政治制度,再加上計劃經濟以及市場,這三樣東西都是必要的。如果生產什麼,生產多少都要(由中央)一個一個指示,憑藉這樣的計劃經濟是不可能讓一切運作起來的。通過市場,讓消費者自行判斷(自己的需要),也是十分必要的。」

——中國國內,也有不管如何艱難而仍為改變現狀而奮鬥的改革派知識分子。

「我對他們持有一點批判呢。他們所主張的『憲政』,陷入了形式主義的陷阱之中。為什麼不強調社會保障這種對生活重要的東西呢?『自由主義左派』,即強調市民自由以及重視民生課題的知識分子,他們原本能夠成為勞動者的夥伴,但這卻沒有成為大趨勢。」

「知識分子討厭勞動者的運動。可能因為他們聯想到群眾攻擊知識分子的文化大革命。但是他們應該超越自己的立場,推行民主化。在香港,去年圍繞行政長官選舉制度展開的雨傘革命之中,勞動者運動和知識分子們聯合起來,貢獻了自己的力量。」

社會運動的萌芽需要超越立場的合作

——人民團結能夠改變「官僚資本主義」嗎?

「在這一點上,值得關注的是,中國最近出現了各種各樣社會運動的萌芽。比如說環境保護運動。2007年福建省廈門市反對化學工廠建設的運動,成為了各地開展同樣的反對運動的契機。2010年廣東省流傳著減少粵語的新聞報道的消息,掀起了市民的抗議示威,從那以後『撐粵語』的文化運動一直在持續著。」

「在勞動者運動萌芽的同時,年輕一代所也展開了各種社會運動,從中,我感受到了中國的變化。我相信,這樣的行為,能夠成為改變中國現狀的巨大力量,對此我很期待。」

採訪後感

中共本來警惕香港變成顛覆大陸社會主義體制的基地。但是現在,主張“現在的中國是腐敗的資本主義,應該要爭取真正的社會主義"的區先生卻在香港。說起來,暴露日資衣料代工廠的惡劣勞動環境也是香港的團體。對於區先生的信念──以工人力量來改變政治,也許有不少讀者不能同意或者感到不現實。但是他對於中國社會的不平等是如何形成的、這一問題的解釋,卻值得學習。

 

區龍宇,生於1956年。作為教師退休之後,現在致力於通過網絡傳達中國的勞動問題。其英文著作《崛起的中國其強韌性與脆弱性(CHINA'S RISE: STRENGTH AND FRAGILITY)》被翻譯成日文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