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未完的Selma(一):由Zendaya在奧斯卡的黑人頭說起

2015/3/16 — 11:17

圖為黑人混血女星 Zendaya

圖為黑人混血女星 Zendaya

【文:李卓舲】

今年奧斯卡在台上台下都有一條未完的夢想之路,台上有失意於電影金像奬的《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Selma),台下有歌影雙棲的黑人混血女星 Zendaya,因駁了個黑人頭(dreadlock extension)而被時裝達人Giuliana Rancic揶揄她: "I feel like she smells like patchouli oil ... or weed." Patchouli oil (虎尾草油)氣味和weed(大麻)兩者都令人聯想到不是什麼好東西;前者氣味刺鼻,多用作止汗劑,暗示骯髒;後者的潛台辭就是指癮君子、邊緣的階層。

廣告

Zendaya立即在Twitter情切回應:「美國黑人卷曲的頭髮在社會中已受夠了無知人的論斷。我以dreadlocks出席奧斯卡就是要提醒有色人種:我們的頭髮其實已夠好!對我來說,dreadlocks是美和力量的象徵,就像獅子的鬃毛...」Post 一出,引來網民大撐,結果Giuliana 要在電視公開道歉。
但若不是Zendaya有知名度及網絡話語權,Giuliana的嘲諷只不過是另一則白人間流傳的家常笑話。就如在Oklahoma一個留dreadlocks的黑人學生被學校趕回家,但白人卻可以梳辮子上學;又或者白人留dreadlocks卻被時裝界吹棒為"edgy" and fashionable。

香港人說:命運自主。

廣告

但對黑人來說,他們在歷史中不但沒有經濟自主,連文化、審美觀一樣如是,例如世界的主流文化覺得皮膚要白皙、身材要高瘦、女性要留長直柔順的頭髮才美,但黑人怎辦?MJ式的悲劇每天發生,就連他們要直髮也要塗藥水,所以他們必須為巻曲的頭髮謀出路──Afro、dreadlocks、braids、cornrows等黑人髮型變成了他們的social/political statement。

「美」對世界來說,從來不是權力真空。

In my old crazy days,很多黑人女士見到我都很驚訝,怎麼有大好直髮的女子,竟跑去燙dreadlocks,紮braids和染了一個比Allen Iverson更型的cornrows?!當年我就算不是香港最早留這些黑人髮型的人,也必是頭五個了,還記得Headquarter和Private I的 creative hair directors 圍著我的頭朿手無策的樣子;我不是貪好玩,我只是要以行動去redefine世界覺得美的標準,也是去對 black fellows的一種支持!

Thomas Dubay 從科學角度寫 "The Evidential Power of Beauty": “the beautiful is that which has unity, harmony, proportion, wholeness, and radiance.” ;柏拉圖從哲學角度形容: "the opposite of beauty as the unpleasantness of seeing a body with one long leg excessively.";道德角度呢?美,也是道德,也是品格;不然我們在聽歌看戲之餘,怎會還去考究那些明星是否吸毒死?又或者某某巨星有否婚外情呢?

然而,知道美是屬於道德一部份,不代表我們都很美。

人寧願用更多的時間,去買即食的外在美。

外在美也很好,但外在美會被世界玩死,當審美觀,全由經濟權力主導時,你真的不介意做「現代的slave」?

抗衡不道德的文化,需要一點儍勁,一種孤獨得起的勇氣。

誰堅持到底,誰就可重寫符號和意義──

• dreadlocks可以由ethnic pride、political statement變成fashion preference;
• soul food可以由slave food變成trendy cuisine;
• 幾個世紀的奴隸民族可以有機會參選總統;
• 十字架可以由昔日的刑具變成信仰的榮耀;
• .....(還要我數下去?)

今日,你的Selma是什麼?你會為什麼而堅持?

Stay beautiful !

 

作者簡介:曾任時裝雜誌總編、廣告創作人、專欄作家、企業傳訊專才。熱愛生命、遍遊世界、精通吃喝玩樂、在浮世中發現上帝從不缺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