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巴無人13】「為何巴勒斯坦如此憎恨我們?」

2015/2/26 — 15:01

【以巴無人】專題系列

David Eliraz 偶爾會讀到像 Haaretz1 那種以色列左翼報章。他發現這些傳媒總愛偏幫阿拉伯人,內容不是說阿拉伯人好可憐,就是以色列人很暴力。對此他總是感到訝異。他不明白,為甚麼連以色列人自己也要如此妄顧事實真相。

最少他自己親眼所見,與報道所講就很不一樣。那時候 David 在西岸執勤,駕駛軍車駛過巴勒斯坦的村落。倏地,幾個村民突然閃出,向軍車擲石。石頭打在車殼上,發出轟隆轟隆的聲響。David 心臟隨即揪緊,彷彿被一隻無形的手搾壓。那是一股夾雜著恐懼與憤怒的情緒。

廣告

然而他的長官卻冷靜下達指令:「不要理會他們,也不要觸碰他們。你的車輛很安全,繼續駕駛就好。」

這就是以色列軍隊。難道這也叫暴力嗎?David 不明白……

廣告

圖:http://www.imemc.org/

圖:http://www.imemc.org/

Eliraz ,希伯來文。「吾主乃吾秘密」的意思。

David Eliraz 生於一個傳統猶太教 (Orthodox)2 家庭,在傳統猶太教誨下成長。高中畢業那年他十九歲,像許多同年齡青年那樣,David 應召入伍,展開為期 30 個月的軍旅生涯。

「那些年你不是『人』,而是一個『軍人』,是軍隊裡面的其中一個士兵,是大海裡面的其中一塊石頭。」他如此形容。

在這段長官指令就是硬道理的日子裡,David 主要擔任防衛工作,保護國民免受阿拉伯人傷害。北至黎巴嫩、南至加沙、東至西岸地區,都有他軍靴的足跡。

如今 David 回想,頭頂陸軍裝髮型、身穿淺陸色軍服的這段日子裡,最大得著除了一夥戰友外,就是自身的成長。參軍前的他可說是典型反叛學生,老師叫他向東他就向西。從軍以後這一套自然行不通了,否則吃苦頭的只是自己。David 說,那段日子讓他長大,讓他更了解人生。

「我也學會了用槍,學會了用棍。」然後他補充說:「但那沒有讓我變得更暴力。我愛好和平,不會因為我學懂傷害人而傷害人。」

戰友、武技、成長以外,若軍旅生涯還有能稱為「收獲」的東西,那就是讓 David 發現巴勒斯坦人對他們的濃厚的恨。

「我也不知道為何他們這麼討厭我們。」

David 也知道戰爭不是一件好事。可是以色列還有其他選擇嗎?他們已經向巴勒斯坦送過錢、提供過醫療和人道援助。巴勒斯坦不夠吃的,以色列給他們食物。巴勒斯坦想發展,以色列給他們電力。「我真的覺得我們甚麼方法都試過了。」他說。然而巴勒斯坦還是不領情,有的沒的就發飆打人。去年,加沙便又和以色列打了一場五十日的戰爭3

圖:維基百科

圖:維基百科

好歹講和。「但我肯定明年又會再度開戰。」

「如果他們不打我,我們也不會打他。」David 強調。「我們只是防衛而已。」

對於以巴戰爭的原因,許多人會說是基於宗教衝突,但對 David 來說不然。以色列立國翌年,一群來自波蘭與羅馬利亞的猶太人移民當地,他們在原先屬於巴勒斯坦村落 Qastina 的地方建成一種名為 Moshav 的農村合作社。這種半財產公有化的作社模式在當時的以色列非常流行,每個成員獲派同等大小的農地。他們一同耕作,一同生活,建立屬於自己的稅項與福利,群體事務則由內部遴選的委員會管理。

這群來自波蘭與羅馬利亞的人都是虔誠猶太教徒,他們為合作社取名 Arugot ,希伯來文「畦」的意思,語出《以西結書》4十七章七節:「又有一大鷹,翅膀大,羽毛多。這葡萄樹從栽種的畦中向這鷹彎過根來,發出枝子,好得他的澆灌。」創村成員當中二人,就是 David 的祖父母。

如今David 的父母已是 Arugot 的領袖人物。只是二人對猶太教的虔敬心情並沒有傳到 David 那裡。儘管生於傳統猶太家庭,但 David 自言在少年時期已經變成一個世俗 (secular) 人。他無法說服自己接受猶太教的許多奇怪教條。比如說,他不明白為何在安息日不准觸碰電器開關,只能事先用時間制預設電燈和冷氣的開關時間。

圖:維基百科

圖:維基百科

「只因為《聖經》5說在安息日不可以點火。」他自嘲似地笑了一下。「這對我來說完全不合邏輯,可能是我不夠虔誠的關係吧。」

他拒絕做這些無稽的事。而對合作社的人來說,David 則是已經變質的異類,不適合再留在 Arugot 生活。David 參軍,是在離開 Arugot 之後的事。

回顧自己在 Arugot 的童年,David 說是相當愉快的。只是對於猶太教的種種教條,他已不再在乎而已。

反而他在乎的,是大屠殺的歷史。他的祖夫母是大屠殺的倖存者。時至今日,即使他的出生已是大屠殺四十年後的事,David 依然會覺得這是對他人生至關重要的事件。

當時的納粹黨也好,今日的阿拉伯人也罷,David 不明白,為何人人都想殺死他們。

宗教他不很關心,政治他也不很了解,他無法跟你爭辯以色列應否撤出定居點的問題;對 David 來說,切身的就只有恐懼與困惑。這就是他支持以色列用戰爭手段自衛的原因。他住在木屋。每當來自加沙的火箭彈疾飛而至,鐵穹系統把它攔截在半空,爆炸的聲音與衝擊波總會把 David 的木屋震得吱啞作響,像風暴翻捲大海裡面孤苦伶仃的小船。

如果沒有鐵穹,我已經死去幾次了?David 問自己。他說,在以色列的生活,就好像日日跳笨豬跳。今日沒事,明天沒事,但每一天都可能死掉。在這種恐懼下,人很難不思考如何保護自己。

他想要和平,以色列也想要和平,而巴勒斯坦卻不想。他們想要戰爭。因此 David 會說,以巴戰爭是巴勒斯坦的錯。

去年戰爭時,David 在電視看到新聞報道,說一個阿拉伯兒童在戰場因亂受傷,以軍立即把他送到醫院搶救。記者訪問孩子的母親,那母親說:「兒子康復後,我會讓他做人肉炸彈,把你們炸死。」

David 不明白,是怎樣的仇恨,讓一個女人連自己的孩子獲救,也不會講一句多謝,反而要用他的命去換恩人的命。

「我覺得他們不愛生命,只愛死亡,想所有人都死。」David 說。

他也有阿拉伯朋友,而且著實覺得他們性情不錯。只是他不明白,為何以色列鄰近的阿拉伯人卻都這麼邪惡。

「你以為他們是弱勢嗎?其實他們很聰明,會說很多謊話。」David 說,阿拉伯人最厲害的手段之一,是媒體操控。拍一些屍體的照片就聲稱是以軍殺的,拍一些破爛的建築就說是以軍炸的。世界許多媒體卻信以為真,盡喜歡報道以色列的負面新聞。David 每次去旅行,總要費唇舌向外國人澄清:這不是事實。

「聽上去卻好像是我在說謊似的。」他苦笑道。「但這是『事實』。」他強調。

David 喜歡旅行。「我的夢想是可以駕車從以色列,去歐洲、去印度、去埃及……你知道,我們夾在三塊大陸中間,如果所有的阿拉伯人都 ──」David 沒有把話說完。「 ── 那我們就可以做這樣的陸路旅行了。」

--------

[1]:Haaretz:《國土報》。以色列少有的左派報紙之一,報社位於特拉維夫,於1919年創刊。

[2]:傳統猶太教 (Orthodox):猶太教正統派是猶太教中最大的群體,是以色列的國定宗教。正統派認為猶太律法是神聖的,故嚴格恪守傳統信仰和禮俗,拒絕猶太教任何變革。正統派猶太人的生活受這廣義的「律法」規範,一切事情必需符合拉比的傳統主張和儀式,包括守安息日、奉行飲食規條及每天禱告三次。

[3]:2014 加沙戰爭:以色列稱保護邊緣行動或護刃行動,是以色列國防軍 2014 年 7 月 8 日起在哈馬斯統治的加沙走廊的行動 。衝突維持 50 天,造成超過 2100 多人死亡。

[4]:≪以西結書≫:《以西結書》是《希伯來聖經》中的一部先知書,作者普遍公認是猶太先知以西結。

[5]:≪聖經≫:猶太教的《聖經》也就是《希伯來聖經》,或稱《塔納赫》,即基督教的《舊約聖經》。不過猶太人不用《舊約聖經》這個稱呼,因為他們認為《塔納赫》並非「舊的約」,而是始終如一的聖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