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李光耀的教訓

2015/3/24 — 21:14

【文:李達寧】

沒有時間寫長文,寫幾個點評:

一) 李光耀要的不是獨立,是新加坡的穩定發展

廣告

許多人稱道新加坡,認為其為獨立的城邦國家,非常自主。但獨立並不是李光耀原初的設計。他要的是新加坡繁榮穩定,所以非常願意成為馬來西亞聯邦的一份子,認為與馬來西亞各區維持良好關係,才有利新加坡的持續發展。他不希望新加坡成為一個獨立的孤城,而是依靠周邊和平穩定的勢力。但事與願為,馬來精英階層不耐李光耀的強勢,也感受不到容納新加坡城邦對其精英階層的好處。最後將新加坡趕出馬來西亞聯邦。新加坡獨立,是李光耀的次選,甚至下下之選。

但李光耀非常人也,他很快接受新加坡要獨立的事實,再在大國政治與地緣外交中尋求令新加坡穩定的辦法。當然也可以說,早在新加坡還未獨立前,他就摸透東南亞的各種地緣政治的關係與矛盾,隨時準備以之利益新加坡。也許是這種事事以新加坡先行的算盤,最令馬來精英受不了。

廣告

獨立與否,對李光耀而言都是手段,或決策的背景,而不是目標。真正的政治總是一個流動的權力角力,沒有必要執著於任何的框架。民族、獨立,都是工具。

當然,後來新加坡獨立了,他就要開啟民族和身份建立的工程,確保新加坡管治的穩定性;同時努力用盡一個主權國家在國際法、政治外交上的所有優勢,維持這個新生國家。

二) 從移民看李光耀的「發展」觀

承上所論,李光耀不是考慮新加坡城邦的光榮或自主,而是發展的可能。他多次表明,新加坡沒有足夠的人口去發展。通常講完,就要公佈一系列移民政策。

香港人慣於經濟、市場思維,以為發展是定量的。即是說,我們只關心自己口袋有多少錢,發展就是努力增加自己的錢。但在政治,尤其是國際層面,發展是相對的。縱使李光耀管治得宜,新加坡人都努力上進,人均GPD追上瑞士,但國家總體實力仍然會受限於人口。即是說你國家的人隻揪好打得,但人口少,也打不過人家。李光耀,或所有政治家,都是從這種相對力量的制衡中思考的。只有足夠有實力的人口,才能維持新加坡的國力和自主。

這所謂國力有兩層效果:一,是在大國政治之間,是否可配合大國的全球政治經濟佈局,從製造低廉的產品到金融融資,從牽制大國對手到穩定東南亞地區局勢,如此方可有大國的支持;二,是在地緣競爭中維持優勢,避免自己在地區中孤立。孤立最可怕的不是沒有朋友,而是被周邊勢力合力壓制。所謂發展,永遠是以上的兩層考慮。

新加坡缺乏天然資源,可倚賴的就只有人。人口從來是其整體國力發展的瓶頸。移民就是確保國家發展的辦法,不過也要小心推行。首先,以國力發展的觀點出發,低技術人口沒有必要成為新加坡公民。在和平時期,外來移民工已可增加生產力。這些人多數隻身從周邊地區而來,政府不用負責其家庭及生活的保障,又可得到他們的勞動力變成GDP,是穩賺不賠的生意。這些人中有少數可以打破重重的移民限制,終於成為新加坡人。但有這種能力的人,也夠資格成為高質素的新加坡人了。另一邊是高質素的人才,這是李光耀最渴求的,因為直接增加新加坡國力。李光耀對這種人無任歡迎,問題是既有的國民的反彈。這就動搖到發展以外的最重要治理價值:「穩定」。所以結果是,只要既有國民不反對,可以盡量輸入移民。對上一次人民行動黨得到的選票減少,立刻就暫緩輸入移民。不過移民始終是長遠政策,不會完全改變。

人口、人民對李光耀而言都只是工具。這在精英政治來說,絕對是良好的思考,因為他作決策時,要顧慮的就少。但他的思考也完完全全就在發展和穩定兩件事上,結果必然是對自由和平等價值的打壓,對維持這些價值的制度的輕視。西方或殖民時期的制度,只是一些良好的管治工具,而不是自由平等的載體。

三) 不要再扮李光耀了! (Take off LKY's shoe!)

對李光耀的評價,有很大一部份都是在想像自己是李光耀,想學習李光耀。李光耀是一個政治雄才,這是事實。但我們要學習一個政治強人嗎?政治強人的手腕的確厲害,也有許多可參考之處,尤其是讓我們看到政治搏奕的赤裸。但這一系列思考,實在難以學習,因為它建基於精英政治的框架。

李光耀有什麼身份認同呢?我有一種猜想。李光耀出身於南洋華人的大族,我認為他就是一個氏族文化的傳人。什麼是氏族文化?你看看清末民初的那些大家族劇集就知道。一個大家族佔據一方成為地主,主角就是這個地主家庭的核心人物。他們都相信一些封建的道德秩序。大家長的任務,就是確保家族的繁榮穩定。

而其基礎,就是對一眾下人的合理管治。這種大族在清末民初隨社會體制的急遽轉變而消亡。但在南洋,其實好一些大族存活下來。他們的下一代到西方留學,也準備適應新的世界秩序。李光耀就是表表者。他們學到了西方的各種行事方法,了解現代資本主義的運作和制度,一方面維持其地主的地位,再與西方人好好貿易。但這沒有改變他們的氏族文化。他們最關心的,仍然是一個大家族如何繁榮下去,而基礎就是一班被良好管治的工人農民。工人農民不了解自己的利益,也不知道世界的競爭和險惡,只有靠大家長的產業維生,大家長精明的決定去保衛家園。我相信,這就是李光耀對新加坡的想法。當然他現代化和更新了許多大家長的做法,畢竟他良政善治的政府之下不再是農民工人,而是消費主義下的中產階層。但那種對穩定和發展的追求,立足的不是公民價值,而是一種古老的精英主義。在他眼中,中產的短視自利,大概和莊園的下人沒有本質分別。

證之於西方民主自由人權的發展,沒有哪一國靠這種領袖建立公民價值、自由平等的社會。如果你認為我們可以扮演李光耀,為香港人整體去想一個最好的經濟模式,靠幾個精英去進行黑箱交易換取「發展」和「穩定」,那其實普及的自由平等,不是你所追求的價值。你渴望的,是成為大家長精英。而李光耀作為一個最成功的現代化大家長精英,早就告訴你他的建議,向中共屈服吧。精英為了發展和穩定,不相信農民工人不會起來自主自決。就算會,也不過是破壞發展和穩定的徒勞。

但讀者諸君,我們要成為李光耀嗎?我們不亦相信命運自主,自決自立?我們沒有必要把自己當成大家長,更不要做想像自己是大家長的臣民。我們只要作一個堂堂正正的人,與所有堂堂正正的人並肩,無懼破壞發展與穩定的污名,去走出自己的路。惟有如此,我們不再是臣民,也不是大家長,而是自由平等的公民。

(即係呢,李光耀就係九姑娘囉!)

 

香港民間學院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