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東南亞政治滯後的原因 — 讀《血路盛世:當代東南亞的權力與衝突》

2018/7/16 — 12:39

一直以來,香港與東南亞關係頗深,單是在港菲律賓與印尼女傭,便以數十萬計算。在九龍城,每年留港泰國人,也會慶祝潑水節。因瘦身文化關係,泰拳過往由男性興趣,進一步成為女性時尚。港英時期,因越戰結束,導致越南難民問題,接收以十萬人計算,後更發生難民營暴動。吾等八十後,還記得小時候收音機聽到的越南話「北流洞拉」(但到現在還不明白是甚麼意思)。從地理位置來說,香港也鄰近各國。然而,我們對這些國家,又知道多少呢?今推介一本東南亞政治書《血路盛世:當代東南亞的權力與衝突》,相信可以令各位加深認識。

作者先敍述東南亞各國的經濟情況,然後提出整個地區 GDP 比得上發達國家,但政治明顯滯後,說明寫出此書,就是解構這個問題,再從各國歷史文化入手。

東南亞的「國際化」,與一般人理解的,有所不同。在法國佔領中南半島以先,梵文在柬埔寨有領導地位。而馬來西亞、新加坡與印尼,自古以來,是國際通商航線必經,阿拉伯、印度、中國各地商人,來往諸島,一些留下來居住,形成各不同信仰種族長期共居於一地。明清末年,中國移民避亂,加上殖民者需要大批勞動力,令華人增加,到今天有三千萬人。英治時,緬甸屬於印度總督管轄範圍,造成不少印度人移居。就是這種多種族與宗教群體並存,令各國政治趨於複雜。

廣告

以往多次引用成名教授關於民主化研究論文,指出伊斯蘭世界對民主水土不服,但沒有詳述原因,此書作出概括解釋。簡單來說,雖然各族群生活在多元社會,但主要集中在城市,農村地區信仰較為單一,信眾亦較虔誠排他。經濟發展後,他們搬入城市,磨擦自然產生。

此外,不少東南亞政客,以仇恨作選舉手段,提出伊斯蘭正統。加上華人控制社會大部分財富,資本主義經濟發展伴隨貧富不均,青年以宗教作慰藉,伊朗及沙地阿拉伯等國家又各自資助所屬教派傳達極端教義,做成今天印尼即使有表面民主,社會反而更加撕裂。

廣告

上段提到華人佔據社會大部分財富,不患寡而患不均,他們自然受到仇視,除了前文的印尼政黨以宗教作政綱因素外,馬來西亞各任政府,亦提出馬來人利益優先,具體是企業董事局和高級職位,立法規定要有馬來人在其中。兩大馬來人為主政黨,又與印尼的一樣,各自以捍衞伊斯蘭教作政綱,自然令情況更趨複雜。

具體結果就是,馬來西亞把伊斯蘭教義寫入法律,穆斯林情侶當眾拖手,會被拘捕。印尼一對同志戀人在網路談情,遭遇同一命運。

封建是另一令東南亞政治複雜傳統因素。作者描述印尼、馬來西亞、柬埔寨留下來的國王制度,指出它們能橫跨殖民時代前後到今天的原因,除了佛教的對現實不計較執著與印度教階級分明的種姓文化,影響民眾使然外,殖民者為便利統治,與各王合作,亦令他們得以留下。有趣的是,荷蘭人統治印尼時,總督雖然地位超然,但名義上地方各長官,以當地人為正,荷蘭人為副,以此名正言順,方便剝削。各君主制地方,又有合法賣官鬻爵的瞻徇制度,傳統上,人民覺得貪腐十分合理,有利尋租。

需要補充的,是印尼雖為共和國,但各地仍有國王,爪哇王更曾任印尼副總統。泰國雖從未被殖民,但有各國類似的封建君王制度。

在後殖民時代,照道理,這些封建文化,應該廢掉,但前文已敍,人民受佛教與婆羅門文化根深蒂固思想影響,而且追求穩定。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亦因恐共原因,對於全世界反共獨裁政權支持,東南亞自然不例外。既得利益者即使用屠殺手段,也要保存。因此,封建制度得以維持。

當然,君主們也有厲害的 spin ,泰王從不微笑,以此表達憂國憂民形象。此外,王室亦搞獎項,表揚科學家。在歷次政爭中,泰王都做出仲裁者的角色。Spin 不是君王專美,非封建獨裁者蘇哈圖亦會刊出照片,教導農民如何耕作,但實際上,他從未當過農夫。在 97 金融風暴爆發,使他下臺前,一直以此形象愚民。

或許,可以女性能作國家領導人,做反例駁倒封建制度在東南亞不存在,但細心留意一下,泰國前首相英律,是他信的妹妹。緬甸資政昂山素姬,是國父昂山將軍女兒。菲律賓前總統亞基諾夫人,是被暗殺反對黨參議員,國家英雄亞基諾遺孀。他們的 HCF ,是多數為成功男性政治人物近親。可見封建父權在東南亞,根深蒂固。

菲律賓主要宗教是天主教,照道理不會封建,而且有傳承自美國制度,人民力量更曾推翻獨裁者馬可斯,但細閱該國有三分二國會議席,由一百多個政治家族壟斷,亞基諾的遺孀與平庸無能兒子,都能當選總統。獨裁者馬可斯妻兒,在其下臺後,仍能成為國會議員,女兒更是省長。

軍人干政,令情況更惡劣

八十多年來,泰國軍隊共發動過 18 次政變,軍人干政,幾乎成為傳統,七十年代與右翼分子屠殺大學生,經過在此不敍,問題重點是,當日加害者,上至軍官,下至士兵,竟沒有一個受法律制裁。有罪免罰,談何公義?同樣情況亦出現在印尼,上世紀屠殺五十萬「共產黨」的暴行,亦沒有軍方指揮官因此承擔責任,死去的,還是活著的,一個都沒有。此固然是當年美國恐共情緒默許下使然,軍方勢力龐大,亦是原因之一。

做成軍方坐大,除了歷史因素外,還因為幾乎每個東南亞國家邊陲,都有「內在」敵人。泰國南部馬來半島的穆斯林分離主義分子。印尼與菲律賓外島的武裝勢力。緬甸北部各邦在殖民地時代已有力量。

多年前,看過一套叫《康熙帝國》的電視劇,劇中吳三桂一句話,記憶猶新:「亂賊是我們的衣食父母。」

不少地區勢力,雖然在殖民地時期前後,已然植根,但計算實力,政府軍絕對可以徹底掃盪消滅,所以留下他們,就是上段的吳三桂原因。如果叛軍消滅殆盡,便沒有借口增加軍費及擴軍,增加政治籌碼,而且,亂事地點,多不在遊客區,對經濟影響有限,故不理人民死活,令衝突無日無之。存在敵人下的擴軍,使他們更加坐大,在政治上,舉足輕重。

回到上面的有罪不罰,泰國與印尼軍方,有強大勢力作後盾,政客不要說動他們,巴結也來不及。所以印尼民望極高的總統佐科,雖然選舉前承諾徹查上世紀屠殺,但最後都不了了之。而且,他更委任軍方人士入閣。

柬埔寨的轉型正義情況則有點不同,當地至今只有一個前赤柬高層被判終身監禁,但下層軍官,鮮有被捕。總理洪森是赤柬出身,但他一直否認犯下反人類罪行。

國家正義得不到彰顯,加上前面賣官鬻爵的封建傳統,及政黨以仇恨政策作政綱,衍生出來的,自然是貪腐問題。加上複雜的國際關係,令中國一帶一路,得以實行。

泰國軍政府屠殺人民,加上遲遲未歸政予民選政府,受到美國為首西方國家譴責(這可能因冷戰結束,美國認為無須再有顧忌),令他倒向中國。具體事例就是把維吾爾穆斯林遣返及桂民海「自願」回中國事件(出奇地,作者沒有提黃之鋒被扣留)。洪森長期執政至今,也被西方朝野撻伐,令他尋求中國支持。馬來西亞納吉更接受中國以億美元計算賄賂,而為了轉移視線,他又不斷指是外國眼紅馬來西亞,又提出攻擊者意圖動搖馬來人地位,令仇恨愈演愈烈。製造敵人,轉移自身貪腐視線,是否熟口熟臉?

就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封建制度,種族群居下,政客以仇恨作政綱,軍人坐大,正義不彰等各種因素,做成東南亞今日經濟進步,而政治比西非國家更落後。即使有些國家已實行表面民主,仍免不了軍人干政。

也不要以為非封建與軍方勢力上臺後,那些政壇新進是好人。上面提到,伊斯蘭政黨以仇恨作拉票手段。泰國英律內閣官員,接見七十年代屠殺受害者家屬時,竟然在哭到崩潰的難屬前玩手錶。印尼軍警射殺學生時,作者在附近找到國會議員,懇求他們施予援手,最後換來冷淡回應。這些,作者都用充滿感情筆鋒予以譴責。政壇新進的冷漠,加上前面提到佛教不理世事,與印度教種姓文化根深蒂固,亦令人民不主動關心政治,以掙錢為首要。

與中國情況同樣諷刺的是,當遇上不公不義,一般民眾都以事不關己態度冷漠之,西方國家局外人,不計政府,指民間,反而表現出更大的關懷。不信,你看看中國街道發生傷人或搶劫,伸出援手的,永遠是老外。

這些國家獨立之初,不少都曾出現短暫民主,作者將初期的開明政治,歸因於開國先賢,多留學外國,對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有一定認知,甚至有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去捍衞的執著。後繼者則沒有相關經驗。他並引用研究,指耶加達等大學畢業生,與歐美等地高中生程度差不多。

這本書嘗試用 180 多頁作出一個梗概。在內文前,有關鍵評論網楊士範的推薦文,他認為不易讀,看了兩次,得出的結論是:作者可能因為不想重複其他章節內容,而導致每點沒有緊密地環環相扣,要讀者自行連繫每章。相信這點,是美中不足之處。至於越南、新加坡等地,著墨亦較小。如果我是他,會每個國家寫一本現代史,但他可能覺得內容重複。Anyway,對東南亞加深認識,本書還是可讀的。至於台港兩地對政治人物譯名有所不同,例如英律是英拉,亞基諾是亞奎諾,對於有看新聞的香港人來說,綜合相關國家推敲一下,不難知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