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肯的歷史意義,首先是一位強硬的聯邦主義者

2017/10/19 — 12:00

華盛頓特區國家廣場西側林肯紀念堂。

華盛頓特區國家廣場西側林肯紀念堂。

美國歷史發展上,到了十九世紀中葉,面臨了一項抉擇。一八六一年到六五年間,美國陷入了南北內戰中。南北戰爭最後的結果,是林肯總統的勝利,是他堅持「人生而平等」反奴原則的勝利,因而解放了黑奴。不過這並不是南北戰爭原本爆發根本因素。

革命立國一百年後,美國明顯地發展為性質極為不同的南北兩個區域,南北的主要差異,不是地理的,毋寧是經濟生產上的。北方的經濟愈來愈傾向於工業化,南方則因為蓄奴、因為奴隸所提供的大量廉價勞動力,所以傾向保留依靠勞動高度密集的大型莊園農業作為經濟生產主力。牽涉到最根本的生產方式差異,才使得美國南北的衝突難以用其他協商方式解決。

南北戰爭的導火線,是加州要以自由州的身分加入聯邦。不斷向西拓展的過程中,這時候最西邊的加州都已經有了足夠的條件,而加州明確選擇站在反對蓄奴的這一邊,將禁止在加州的領土上蓄奴。

廣告

這件事讓南方各州極度不安,如果加州真的自由州身分加入聯邦,那麼在聯邦眾議院裡,從自由州選出的議員人數將明確地超越蓄奴州選出來的。換句話說,這時候自由州選出的眾議員可以推動對蓄奴州不利的法案,光憑自由州議員票數就能投票通過立法。

不算加州,本來在眾議院蓄奴州議員略為超出自由州,蓄奴州議員的優勢不可能通過法案強迫自由州蓄奴。然而倒過來,當自由州取得了優勢,他們就有可能訂定法律來限制蓄奴的作法。這造成了對南方經濟生存權的威脅。

廣告

在這樣的狀況下,南方斷然表示要退出聯邦,於是危機又升高為聯邦存廢的問題,考驗了一八六一年才剛就任的新總統林肯。在當時的情勢下,會選出一個北方的總統,只能說是歷史的偶然;會選出在態度上如此強硬的總統,又是歷史上的另一項偶然吧!

林肯的歷史意義,首先是一位強硬的聯邦主義者,其次才是一位強硬的廢奴主義者。他不惜訴諸戰爭,阻止南方片面退出聯邦。南北戰爭爆發的具體原因,不是反奴和蓄奴的衝突,而是關於南方各州有沒有權利退出。

南方決定要退出,林肯不同意。林肯的態度,老實說,並不符合美國憲法的精神。美國憲法第四條第三款中規定「國會得准許新州加入聯邦」,但相對地沒有任何各州該如何退出聯邦的規定。然而憲法序言明白將聯邦的主權賦予「我們人民」,各州又都經過了審議程序才決定接受憲法加入聯邦,這樣的過程顯示了各州擁有加入聯邦的自由權利,相應的,也就應該也有退出聯邦的自由權利吧!

然而林肯做出了他的決定,主張作為聯邦總統,他有義務也有權利維護聯邦的完整。基於這樣的主張,林肯以聯邦的名義,對要退出的南方各州宣戰。雖然後來的歷史說的都是「南北戰爭」,但戰爭爆發時,依照林肯的立場,這不是北方和南方之間的衝突,而是聯邦和南方「叛離諸州」間的戰爭。

但顯然林肯的強硬聯邦主義,在南方完全得不到支持,所謂的「聯邦軍隊」實質上只由北方各州構成。以聯邦壓制南方的戰爭名義,很快就失去了合法性。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南北內戰的主軸才逐漸由聯邦主義移轉到廢奴人道立場。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