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極右崛起 全球變天

2017/1/6 — 17:51

希臘右翼政黨 Golden Dawn 支持者前年三月在雅典遊行(資料圖片)。

希臘右翼政黨 Golden Dawn 支持者前年三月在雅典遊行(資料圖片)。

【文:王一一飛】

回顧2016年,世界上最值得一提的現象,想必是極右政治人物在全球掘起。

雖然歐洲極右政黨己存在一段相當長的時間,不過,2016年想必是歐美極右全面登場的一年。在美國,極右政治人物特朗普取得選舉勝利,成為美國總統。英國在極右脫歐派宣傳下,在公投中決定脫歐。在過去幾年,法國、奧地利、德國等歐洲國家,極右政黨都在選舉中取得不俗的成績。2016年,是極右政黨在民主國家全面登場的一年。

廣告

讀者可能想,歐美國家離自己太遠,不關香港人事。不過,2016年,都是香港極右政黨全面登場的一年。在旺角事件/旺角暴動/魚蛋革命後,香港極右政治人物梁天崎在新東補選取得6萬票,成為香港政壇一股重大勢力。雖然中共、特區政府以確認書、人大釋法干預選舉結果,但9月4日的立法會選舉中,香港極右政黨仍能取得一定成績,首次在立法會取得3個議席。在同一年,香港獨立有關的討論在社會引起熱議,更有民調指出,香港獨立竟然取得17%支持。2016年,正是極右浪潮席捲香港的一年。

由於極右勢力在歐美甚至香港掘起,筆者希望在這一篇文章探討極右特徵、掘起的原因和影響,讓大眾對極右政治有更深了解。

廣告

1. 極右特徵

根據學者Cas Mudde(2014) 的說法,極右政黨有以下三大特徵:

a. 本土排外主義: 極右政治人物強調本土、國族認同,經常排斥外地人、新移民、少數族群。特朗普就多次高調針對穆斯林、墨西哥移民,要用高牆阻止墨西哥人入境,更要阻止全球穆斯林入境。法國國民陣線、英國獨立黨就以排拒歐盟和新移民為政治目標。匈牙利Jobbik和德國另類選擇黨因排拒中東難民而快速掘起。香港極右政黨本土民主前線和熱血公民曾在2015年發起光復行動,以相對暴力的示威反對來自中國大陸的自由行旅客。

b.反建制: 極右政治人物強調反對無能的傳統政治人物。特朗普正是以反對希拉莉、傑布布殊一類民主黨、共和黨傳統政客取得大量支持者。香港極右政黨本土民主前線和熱血公民也是以批評建制派、傳統民主派政治路線取得支持,不斷批評建制派盲目愛國愛黨、民主派和理非非卻不能推動民主進步。

c. 威權主義: 極右政治人物很多時候強調強人、守護現存既有秩序。不少國家極右政黨都依賴強人、領袖人物。法國的馬林.勒龐、美國特朗普正是利用強人形象吸引選民。香港極右政黨都依賴支持者對一些領袖的祟拜(例如陳雲、黃疏民和黃洋達)。

2. 極右如何掘起?

弄清極右是甚麼,就可以進一步了解極右快速掘起的原因。

A. 經濟問題: 即使民主是現存制度中最能為我們提供人權保護和問責政府的制度,但如果政黨無力解決經濟問題,將令民主面臨危機。1929經濟危機就令極右納粹掘起。吸取二戰教訓後,不少歐美國家都加強福利、基層保障,令二戰後的歐美民主國家經歷一段繁榮期。

不過,在1980年代開始,由於戴桌爾和列根在英國和美國當政後推動新自由主義,加上冷戰結束導致共產國家倒台,經濟全球化進一步加強。世界各國致力下降關稅、自由貿易、將職位和工作轉而到其他國家。雖然這一切令貿易更容易,令消費者享有更優秀和便宜的產品,但卻因職位流失而令不少失業率增加,因關稅下調和產業轉移而令本地工業日益艱困。

同時,新自由主義主張打壓工會和剝奪福利保障(緊縮開支)。英國戴桌爾就在1984年媒礦工人罷工中,把英國工會全面打沉。不過,這正正令英美國家基層失去保障,貧富懸殊嚴重。

正因如此,不少基層市民對政府、經濟全球化日益不滿,選出主張閉關鎖國、反現存建制的極右政治人物。美國鄉鎮地區早就因工業面對全球化競爭而變得貧困,加上特朗普主張提升對中國的關稅、將就業、工廠帶回美國,因而令不少民主黨在鄉鎮地區的基層票大規模轉移到特朗普手上。在英國,基層、鄉郊地區貧民更是脫歐票倉。

B. 移民問題、文化全球化: 由於全球化令人口更自由、快速流動,移民問題、文化衝突變得容易。在歐洲,大量中東難民湧入。雖然能夠為歐洲提供更多勞動力,幫助難民避難,但都帶來不少文化衝突。難民湧入令反恐更為困難,令強姦案等罪案增加,因而令歐洲人排外情緒增加。

因此,不少歐美國家為反對外來移民而選出排拒移民的極右政黨。例如德國另類選擇黨因不少德國人不喜歡難民而更受歡迎。法國國民陣線在巴黎恐襲後的地方選舉受更大支持。英國成功脫歐,是因為不少人反對新移民與本地人的文化隔閡,搶奪本地人工作,增加福利開支。在香港,部分市民對中國自由行旅客不滿都有利本土民主前線等政黨吸引支持。

C. 反建制情緒: 有學者指出,希特勒納粹黨掘起正是因為傳統資本主義、馬克思思想及其政黨沒落、未能解決當前問題,因而令人民投向納粹。同理,現今政黨、思想無法解決問題,都令極右受歡迎。在歐美,不少傳統政黨都未能解決經濟問題。在英國、奧地利等國家,不少左傾政黨向右傾,未有照顧傳統勞工、基層選民等left-behind voters的利益,令不少這類人投向極右。在香港,傳統泛民被指未能成功奪取真普選,其傳統爭取民主手法受質疑,因而令香港極右政黨得以提出更激進方法掘起。

因此,在奧地利、美國,不少勞工地區的選票投向極右。希拉莉正因太偏向華盛頓政商精英,令勞工票擁向特朗普。低下階層、鄉鎮地區的人正因不滿主流政黨、政客而支持脫歐。

D. 社交媒體、內容農場: 雖然社交媒體打破主流媒體、政府對資訊的壟斷,提供多元意見平台,但其中一個負面效果是鼓勵「圍爐取暖」(在網上只和意見相近的朋友溝通,不與意見不同者接觸,unfriend、block自己不喜歡的人)。正因如此,極右支持者更容易利用社交媒體推動支持者盲目支持。同時,網上內容農場散佈假新聞,都有助極右媒體宣傳,醜化政敵。特朗普當選,其中一個推動要素,正是假新聞醜化希拉莉。

3. 影響和建議:

毫無疑問,極右不斷對少數族群攻擊。他們會對多元社會、少數群體權益、人權有負面影響。不過,極右主張對經濟影響是好是壞是不明確的。極右表示在美國提升關稅,在英國帶領脫歐,會有助恢復本地工業和就業。不過,如果提升關稅令貿易戰重新開始,將損害本地工業出口。

如何停止極右掘起? 那要視乎主流政黨政治人物會否對極右掘起原因對症下藥。經濟和移民問題嚴重,加上現存政黨無法提供解決方案,只會為極右政黨提供票源。這一切都反映即使民主是現存制度中最好的選擇,如果現存政黨無法解決經濟貧窮和人口問題,將令民主面臨危機。

正因1930年代經濟危機令民主在德意等國家崩潰,帶來極右法西斯和納粹,因而令歐美民主國家接受「凱恩斯共識」,設立良好社會和勞工保障,防止極右再次掘起,歐美國家民主和經濟得以發展。不過,英美等國家在1980年代接受新自由主義,破壞社會勞工保障,令貧富懸殊再現,才令不少基層選民投票給特朗普和脫歐派,令民主受動搖。

因此,如果主流政治人物願意克服民生問題(例如增加社會福利,補貼本地工業發展)、移民問題(防止太多移民湧入,協助移民擺脫經濟困境和融入社會,防止他們對本地居民帶來負面影響),將有助克制極右掘起。

在歐美,反建制情緒主要源於主流政黨未有解決現存經濟移民問題,也源於主流左傾政黨向右傾,不理會勞工基層利益。因此,主流政黨除了要解決經濟移民問題,更要重新重視勞工基層利益,重視工會、勞工福利。在西班牙、希臘,儘管傳統政黨無法解決經濟問題,由於極左政黨提供解決民生問題另類選項,令兩國極右政黨未能主宰政壇。

香港反建制情緒卻有點特別,除了基於對中共、特區政府對民主人權侵害的不滿,都基於對傳統民主派爭取民主方式(和理非非)不滿。克服反建制情緒,除了要政權給予真普選保障人權,也要民主派提供不同的爭取民主方式。正因如此,香港眾志、小麗民主教室、朱凱迪鼓勵民主、經濟、文化自決,主張持續雨傘路線,成功提供極右之外的另類選擇,也得到不少支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