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極權強人政治不是民主的失敗

2016/11/10 — 10:06

特朗普(直播片段截圖)

特朗普(直播片段截圖)

幾個星期前,我還在這版位有信心地說特朗普應該會大敗,而只是像香港這些假民主地區才會有作風同樣地「語不驚人死不休」的何君堯存在。

我亦長期認為,以歧視、仇恨的政治是沒有前途的。正因為這個理由,我長期與香港的本土派人士那種排外、挑起仇恨言行唱反調。

我錯了。一個長期脾性上容易受到挑釁、挑起種族仇恨、歌頌極權強人、視國際盟友為無物、鼓吹使用核武、經濟思想封閉、從商時長期剝削員工與生意夥伴、無視女性權利甚至多次侮辱及涉嫌侵犯女性、歧視傷殘人士、主張不切實際政策的大壞蛋,竟然在美國總統大選上史無前例的贏了有學歷、有從政經驗的候選人。

廣告

其實這個結果的警號在近年已經在世界各地響起。在亞洲,菲律賓人民選擇了口不擇言、視人權與生命為無物的人做總統。在歐洲多個國家,排外右翼政團越來越受到群眾支持。在英國,就算多次警告脫歐的災難性後果,人民還是選擇脫歐。

但今次「出事」的是現代美國!是自由者的大地、勇者之家、山上的城的美國!是種族、宗教、文化多元的美國!是科學最進步、金融市場最大、經濟(仍然)是最龐大、軍事最強大、大學最著名的美國!是站在全球民主化前線的美國!

廣告

從今天起,世界各地極權政府會以今次美國選舉為例,說民主不是好東西,極權「強人式」政治才能為世界各地帶來穩定。從今天起,以民族主義、排外、仇恨作為政治本錢的政治派系會因這個選舉結果而感到鼓舞,因為如果美國都能被仇恨政治攻破,任何地方都能以仇恨掛帥。從今天起,不少中產與專業人士都會開始質疑,如果民主只是會帶來封閉、排外,我們還要民主來做甚麼?

但如果各方真的是有這樣的想法就大錯特錯了。首先,極權或半極權不一定出到賢能。北韓執政的金氏家族不見得有那麼「賢」、俄羅斯的普京不見得有那麼「能」。民主的主要作用並不是一定要選出賢能,而是計算偶然選到狂人,只要大家能抗拒像希特拉那種把民主變成獨裁,狂人都有被人民以和平方式踢走的可能(但北韓人想踢走金正恩就難了)。

第二,今次美國選舉也不能說是民主的失敗。無論是美國或其他民主地區都有選過最偉大及最「賊」的領導。再者,今次的結果究竟是民主失敗,還是以開明自居的讀書人漠視了群眾聲音太久的現象?

英國前首相邱吉爾曾說,「民主是最壞的政制,所有其他被使用過的政制除外。」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會有出錯,民主是唯一能保證大家可以和平地撥亂反正的制度。所以,縱使今次的美國選舉結果,我仍寧願要民主、不要極權。我仍要真普選!

 

✽註:以上是筆者的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