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樂見歐洲激進左翼崛起 Antonio Negri籲揚棄左翼民族主義

2015/3/4 — 19:35

歐洲新左派學者 Antonio Negri(左)學者 Raúl Sánchez Cedillo(右)

歐洲新左派學者 Antonio Negri(左)學者 Raúl Sánchez Cedillo(右)

歐洲新左派學者 Antonio Negri,連同學者 Raúl Sánchez Cedillo 在英國《衛報》發表題為 The new left in Europe needs to be radical - and European(歐洲新左派須要激進 — 及歐陸式)的文章,從希臘總理阿列克西斯·齊普拉斯 (Alexis Tsipras) 近日與歐洲諸國斡旋,引伸到歐盟發展路向問題。兩人認為,齊普拉斯為歐洲帶來了一種有別於三駕馬車(歐盟輪值主席國、歐盟委員會、候任主席國)與及北約 (Nato) 的想像:一個更民主、更公平,在世界能夠發揮更關鍵作用,同時能為改革及超越資本主義帶來希望的歐洲。

二人指,激進左翼聯盟  (Syriza) 已放棄老派左翼份子的反歐洲主張,而選擇在保護民族自決權的同時間,一方面接受在歐盟中的政治操作、另一方面維持對歐盟現狀的對抗。它指向了一條與歐豬四國(Pigs,葡萄牙、愛爾蘭、意大利、希臘)合作組成新左翼,以嘗試推翻現狀的出路。

西班牙大選將在今年年底前進行,左翼激進黨「我們可以」 (Podemos) 有機會挑戰保守執政黨「人民黨」的地位。Antonio Negri 及 Raúl Sánchez Cedillo 提到,假如 Podemos 勝出,歐洲激進左翼力量將會大增。而歐洲多國政府為了避免此一局面,必然會在西班牙加強對 Podemos 的打擊。自從激進左翼聯盟在希臘得勢後,Podemos 一直對其表示支持。Podemos 的支持者亦深知想要勝利,必須加入激進左翼聯盟在歐盟已經打開的戰線。

廣告

二人續指,一直以來他們看到的是兩個歐洲的衝突:新自由主義歐洲與關注弱勢的民主歐洲。2008 年金融危機後,新自由主義一直強力主導歐洲社會,而希臘激進左翼聯盟得勢,正是歐洲的新希望。「現在的工作是確認並組織它。」

組織它的第一個難題是債項。Antonio Negri 及 Raúl Sánchez Cedillo 認為,國家債項皆因向權貴傾斜的經濟政策與貪污等問題而起,而三駕馬車卻想歐洲民眾為其埋單。對兩位作者來說,這是「侮辱性的」,而激進左翼聯盟尋求的,正是從體制結構上著手解決這一難題。Podemos 可以為這場弱勢抗爭添加動力。

廣告

二人又提到,現時歐盟中已沒有一個國家擁有完全主權。而這並不一定是件壞事,在經濟上來講歐洲需要歐元 — 作為經濟連合的象徵 — 以避免在美國及其他勢力的政經力量面前受害。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認為,聯邦制是歐洲未來的重要一步。

「我們必須揚棄左翼民族主義,正如我們必須確保民族情緒不會以民粹形式轉化成法西斯情緒。」— Antonio Negri 及 Raúl Sánchez Cedillo

他們認為,只有從反撙節運動的激進民主轉化而成的歐陸式左翼,才可以建構一個民主歐洲。

現年 81 歲的 Antonio Negri 是著名的意大利左翼政治哲學家。他是名著《帝國》的作者之一。1969 年曾成立工人力量組織 (Potere Operaio) 並成為自主運動 (Autonomia Operaia) 領袖。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Antonio Negri 曾被指控與左翼恐怖主義合流,後因多項罪名被起訴,不得不流亡法國。身在異地,他在巴黎第八大學及國際哲學學院,與著名哲學家 Jacques Derrida 、Michel Foucault 及 Gilles Deleuze 一同任教。1997 年,他在刑期從 30 年縮短到 13 年的條件下,返回意大利服刑。在獄中,他出版了許多具影響力的著作。出獄後,現在他居於威尼斯和巴黎。

生於馬德里的 Raúl Sánchez Cedillo 則是一名翻譯專家兼哲學家,曾編輯 Antonio Negri 與 Félix Guattari 等多名大師的著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