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毆打青年的法國當局卑劣又軟弱

2016/5/1 — 2:21

四月廿八日,十多萬人參與的法國反《勞工法》抗議活動期間,發生多宗警民衝突,多名學生受傷。(資料圖片)

四月廿八日,十多萬人參與的法國反《勞工法》抗議活動期間,發生多宗警民衝突,多名學生受傷。(資料圖片)

【文:聯名】

破土編者按:從巴黎恐怖襲擊以來,法國政府宣布進入緊急狀態,禁止集會遊行。但是英勇的巴黎人民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與之對抗,從氣候大會上的「鞋子遊行」到現在的「黑夜站立」。令人感到遺憾的是,政府竟悍然開動了他們的暴力機器來對付青年人。面對沖突愈演愈烈的情形,有良心的社會人士站了出來,聯名簽署了一份譴責警察暴力與虐待,揭露政府對暴力的不作為甚至縱容的聲明。破土全文翻譯。

這份由三百多名學者、活動家和藝術家發起並簽署的呼籲譴責了法國自緊急狀態生效以來已經普遍化的警察暴力和虐待行為。大衛·布羅德英譯。

廣告

自去年十一月政府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以來,社會倒退、警棍治國的腐化速度便大大提高了。這個國家已經丟掉了它在向資本屈服時可能感到的一切拘束感——它所侍奉的資本跺著腳,毫無耐性地要剝削、消滅它想要剝削和消滅的一切人,無論何時,也無論何地。那些拒絕在它的淫威下滾動,隨波逐流的人——那些為他們的尊嚴、他們的未來或僅僅是為他們的日常生活而戰的人——正越來越多地被拉進裁判所,被當作恐怖分子來對待,並且,像固特異的工人一樣,被判刑。與此同步發展起來的,是最系統的警察暴力。

在過去幾週裡,高中和大學的青年一直在為此付出代價,他們一直在經受著鎮壓——其暴力程度之烈,實在不可原諒。說真的,11月29日在共和廣場抗議COP21(聯合國氣候變化會議)時被捕的那三百多人,還只是事情的先兆而已。自3月17日,當局用暴力把一群學生逐出托比亞克學院起,每一天,青年的動員都在面對越來越厲害的催淚彈的攻擊以及警察的抓捕和毒打。在這種情況下,法國內政部長卡茲納夫還好意思說為3月24日三名武裝到牙齒的警察在毒打一名來自巴黎伯格森中學的年僅十五歲的學生時使用的暴力而感到「震驚」,真是虛偽得可恥。

廣告

一架可恥的機器

4月5日,一百三十多名計劃在當天下午進行示威活動的高中生又遭到了CRS(防暴警察)和便衣警察的催淚彈襲擊和毆打,甚至在抵達原定的巴士底獄廣場之前,他們就遭到了逮捕。4月14日,前來鎮壓當時在巴黎進行的原本和平的遊行的配備鋼盔、警棍、瓦斯棍和防暴盾牌的警察是如此之多——當局甚至還用一架無人機覆蓋了整個區域——以至於路人也感到奇怪,這⋯⋯是警察在示威麽?采取這樣大力度的不止是巴黎;在南特、雷恩、裏昂、蒙特比埃、魯昂、卡昂、格勒諾布爾、圖盧茲等地,情況也差不多。當然了,在馬約特島(印度洋上的一個法屬島嶼)鬥爭的工人也遭到了同樣的待遇。

在我們停止寬容這一切之前,還要發生多少次骨折和其他嚴重傷害,多少次住院和縫針,多少次閃光彈的刺激,多少次淩辱、威脅和逮捕(甚至就在學校門外直接逮捕),多少次羈押和審判呢?還要有多少起像馬利克·烏斯金(Malik Oussekine, 他在1986年的一次學生抗議後被警察羈押並於這期間死亡)或雷米·弗萊斯(Rémi Fraisse,這名環保主義者在2014年一次民主示威活動上被警察投擲的閃光手雷殺死)那樣的案件,當局會允許麽?還要有多少起像阿敏·本圖西(Amine Bentousi,2013年被警察射殺),或齊亞德·本納(Zyed Benna)和巴努∙特拉奧雷(Bouna Traoré)(這兩個年輕人2005年在逃避警察追逐的過程中被電死,這一事件導致了當年的郊區起義)那樣的案件?勞動階級的街區還要有多少日常發生的警察暴力——如果我們不結束這架罪惡、可恥的機器?

這樣的暴力充分表達了對這些青年——早些時候,奧朗德也是把他們當作他的競選計劃的核心來說——的無限鄙視。毆打青年的當局是軟弱且害怕的,他們同樣的無能。他們知道這些年輕人的憤怒和團結正在那些只提供絕望、貧困和倒退的人面前增長。當局沒有忘記青年可能對作為一個整體的勞動者施加的決定性的影響。在4月12日星期二那天,防暴警察「歡迎」前來與聖拉紮爾車站鐵路工人聚會的學生的暴力得不可置信的方式——他們任意地逮捕他們——已經大聲地說出了他們對學生與雇傭勞動者聯合之前景的擔憂。

如果某些政客——包括社會黨那幫人——想結束「黑夜站立」的話,那麽,政府就要試圖利用依靠采用復雜手段,徹底封鎖大眾媒體來維持局面了。(這是不可能的。)因此,政府只好撒一點面包屑,同時容忍一些和往常一樣的行動日——這樣的行動日本身很少能給它帶來壓力。不管怎麽說,這樣千篇一律的行動日所能取得的程度遠遠不及這些堅定的青年,所以政府想在學校放假前趕緊用武力把他們打壓下去。

不懲罰用警棍毆打示威者的行為本身就應該為暴力負責。我們必須毫不妥協地譴責這種反復發生的暴力;我們依然缺乏必要的基礎,來進行全國性的抗議。迄今為止我們的立場只是地方的——在抗議確實發生的地方——要麽靠政黨、工會,要麽靠其他形形色色的結社,甚至在像教師和學者那樣的專業機構內進行——要打破omerta(拒絕作證,黑手黨的沈默準則,這裏的意思是迫於暴力一方的淫威不敢都出來譴責),這些是遠遠不夠的。這裏沒有什麽好相對化或限定資格的。是時候阻止那些沒有任何可能依據的東西了——它們有的只是警察國家和CAC40(巴黎主要的股票指數)的原則的專斷權力。是時候聯合起來,終止這一切,是時候與大學生、高中生和工人一起行動,不僅為了反對不公正的法案,而且,更多地是為了一種不僅僅是幸存的生活而鬥爭了。

三百多名學者、藝術家、出版家、工會會員,活動家,健康專家等簽署了這一呼籲。

最初的簽署者包括:

– Jean-Claude Amara (Droits devant!)

– Ludivine Bantigny (historian, Université de Rouen)

– Emmanuel Barot (philosopher, Université Jean Jaurès/Mirail de Toulouse)

– Eric Beynel (spokesperson for the Union Syndicale Solidaires)

– Françoise Boman (doctor)

– Martine Boudet (anthropologist, teacher, Toulouse)

– Alima Boumediene Thiery (lawyer)

– Houria Bouteldja (Parti des indigènes de la République)

– Manuel Cervera-Marzal (political scientist, Université Paris-Diderot)

– Pierre Cours-Salies (sociologist, Université Paris 8)

– Thomas Coutrot (economist, Attac spokesperson)

– Alexis Cukier (philosopher, Université de Strasbourg, CGT Ferc-Sup)

– François Cusset (historian and writer, Université Paris Ouest Nanterre)

– Laurence De Cock (historian and teacher, Paris)

– Christine Delphy (sociologist, CNRS)

– Cédric Durand (economist, Université Paris 13)

– Simon Duteil (Union locale SUD-Solidaires Saint-Denis, ‘On Bloque Tout’)

– Patrick Farbiaz (Sortir du colonialisme)

– Eric Fassin (sociologist, Université de Paris 8)

– Bernard Friot (sociologist and economist, Université Paris Ouest)

– Isabelle Garo (philosopher and teacher, Paris)

– Cécile Gondard Lalanne (spokesperson for Solidaires)

– Nacira Guénif (educational sciences, Université Paris 8)

– Eric Hazan (publisher)

– Razmig Keucheyan (sociologist, Université Paris IV – Sorbonne)

– Stathis Kouvélakis (philosopher, King’s College, London)

– Olivier Le Cour Grandmaison (Université d’Evry Val d’Essonne)

– Jérôme Leroy (writer)

– Frédéric Lordon (economist and philosopher, CNRS)

– Michael Löwy (CNRS emeritus research director)

– Bernard Mezzadri (anthropologist, Université d’Avignon et des pays de Vaucluse)

– Bénédicte Monville-De Cecco (regional councillor, Ile-De-France, Europe écologie Les Verts)

– Olivier Neveux (art historian, Université Lumière Lyon 2)

– Willy Pelletier (sociologist, Université de Picardie)

– Jean-François Pellissier (co-spokesperson for Ensemble, regional councillor 2010-2015)

– Irène Pereira (philosopher, Université de Créteil)

– Paul B. Preciado (commissioner at documenta, Kassel/Athens)

– Nathalie Quintane (writer)

– Théo Roumier (signatory of the trade-unionists’ appeal ‘On Bloque Tout’)

– Guillaume Sibertin-Blanc (philosopher, Université Jean Jaurès/Mirail de Toulouse)

– Patrick Silberstein (publisher, Aubervilliers)

– Siné (cartoonist)

– Rémy Toulouse (publisher)

– Enzo Traverso (historian, Cornell University)

– Kevin Vacher (ESR national collective of precarious teachers and researchers)

– Jérôme Valluy (political scientist, Université Panthéon-Sorbonne)

– Nicolas Vieillescazes (publisher)

– Rémi Virgili (CGT Finances Publiques)

– Florence Weber (sociologist, Ecole normale supérieure)

– Karel Yon (sociologist, CNRS)

– Philippe Zarka (astrophysicist, CNRS)…

(本文為破土首發,王立秋/譯,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破土立場,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大衛·布羅德英譯,英譯文載:http://www.versobooks.com/blogs/2606-the-authorities-who-beat-up-the-youth-are-contemptible-and-weak。責任編輯:signifier,Catherine。)

 

原刊於破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