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制度導致希臘經濟危機?

2015/7/7 — 21:15

【 文:賀穎傑 前線科技人員議政小組成員 】

早前梁振英於國慶酒會上提到「歐洲某些民主國家近年的經驗很深刻,單靠民主制度和程式,不能解決經濟和民生問題」。這是建制派人士經常掛在口邊的一句「民主不是萬應靈丹」的延伸。在政改爭議正熱的時候,建制派人士常用希臘為首的歐豬五國作為例子,以示真普選會帶來民粹主義,令香港走上希臘等國的舊路。

堂堂特首用如此粗疏的推論以圖證明民主有害經濟,把民主及民生對立起來,還當真是貽笑大方。最近獨裁統治的津巴布韋貨幣崩潰,是否可以推論出獨裁統治會帶來超級通脹?但筆者今天先不去討論邏輯問題,也暫且不去探討究竟是哪位民主先烈曾經說過「民主是萬應靈丹」。現在讓我們先抽絲剝繭,認真審視一下,這些國家今天面對的債務問題,究竟是受民主制度所害,還是有其他原因?當中又有甚麼教訓可以讓香港可以借鏡?

廣告

貪腐造假情況嚴重

著名的財經小說作者Michael Lewis在《Boomerang:Travels in the New Third World》一書中,親身到當地訪問了眾多的民眾及政府官員,深入地探討了冰島、愛爾蘭及希臘這三個受金融風暴影響最深的歐洲國家其背後的原因。在有關希臘一段,作者總結了以下幾點:

廣告

貪污問題嚴重:在一般希臘人的日常生活中,貪污無處不在。例如去醫院就要賄賂醫護人員才有可能得到合適的治療。他們早已假定所有政府官員都是可賄賂的,因為政府官員往往於退休後都能買下數以百萬歐元計的別墅。

逃稅問題嚴重:絕大多數自僱的希臘人都不交稅,下至的士司機及侍應,上至年收入達數百萬歐元的外科整形醫生。商業機構亦慣性逃稅,慣常透過不開發票、開假公司,以虛假的交易來隱瞞收入。有調查指,希臘全數三百名國會議員都有透過呈報虛假的物業價值以減少繳交物業稅。

偽造經濟數據:希臘為加入歐元區,政府財政需符合某些要求,例如需控制政府赤字至低於3%的水平。希臘為求符合要求,於九十年代尾開始透過造假賬,或在投資銀行協助下運用財技去偽造經濟數據。而且政府內並沒有獨立的核數部門,政府可以隨意製造數字以達到政治目的。事後發現,3%的政府赤字實際上是接近15%。有投資銀行家曾說過,他們部門內部稱希臘的統計部門首長為「魔術師」,因為他似乎可以隨心所欲的變出任何數字。

政府效率低:希臘政府之膨脹令人匪夷所思。例如,有統計指平均每名政府僱員的工資相當私人企業員工近三倍,作者舉一家國營鐵路公司為例,平均每名員工每年的工資是6.6萬歐元,公司年收入只有一億歐元,但單位工資開支是四億歐元,還未計算其餘三億歐元的支出。曾有前財長戲稱,即使請所有鐵路乘客天天坐的士,政府一年的開支也沒有這麼多。

法制敗壞:逃稅的人,即使被告上法庭,由於執法人員及司法制度效率低下,官司每每要花上七至八年的時間去處理,而且最後關頭往往可以透過賄賂去解決,所以幾乎從來沒有希臘人因逃稅,或官員因偽造經濟數據而受罰。

資產轉移:貪污及逃稅等非法利益大部份轉移入富人口袋中,為逃避追查,當中很大一部份都轉移至國外。有統計指希臘富人於瑞士銀行的戶口存款高達200億歐元。今天經濟爆煲,富人可以置身事外,但全國民眾卻要一起埋單。

沉迷大白象工程:雅典於2004年舉辦奧運,因為911的緣故及其他種種原因而大幅超支三倍,總支出達到160億美元(為方便比較,值得提一提,希臘整國的GDP還稍低於香港)。奧運完結後大部份設施都被荒廢。

禮崩樂壞:因為逃稅賄賂等犯罪情況太普遍,希臘人之間一般欠缺互信及尊重。書中引述其中一個例子,有很多民眾都不約而同的指,他們經常都看見醫護人員下班時一袋二袋帶走尿片廁紙等醫院物資。即使是成功商人,普通市民也會假定他們的成功是透過賄賂官員以獲得。偷呃拐騙的普遍性導致道德的崩潰,而這情況又成為自我實現預言,間接製造更多偷呃拐騙。而且希臘人慣性諉過他人,任何問題也認為是別人的錯,自己永遠沒錯。

看到這裏,相信心水清的朋友都會留意到,希臘的情況跟今天的中國還真相似。事實上,古希臘雖然是民主的發源地,但是希臘在二戰後局勢混亂,在六七十年代之間還一度由軍人獨裁統治,民主制度的建立只是近三四十年的事情。經過長時間專制統治,希臘人的「民族性」跟今天的中國人出奇地相似,其實不難理解。

健康經濟離不開法治

回看歷史,經濟要健康發展,依靠的離不開是完善的法治、自由的資訊流通、有紀律的財政支出、有效率回應民意的政府及誠實勤奮的人民。英國邱吉爾曾說過:「民主是最壞的政府形式,除了其他所有不斷地被試驗過的政府形式之外。」(原文: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the others)。事實上,單單靠民主制度本身並不能確保以上的條件成立,但歷史已多次反覆證明,它仍然比其他政治制度更有效的保障以上那些令經濟發展的條件。

回歸前的香港,繼承了英國人的優良傳統,擁有大部份這些令經濟發展的優勢,但回歸之後,這些優勢正一點一滴的流逝。如果梁特真心相信希臘的經驗值得我們學習,當務之急乃捍衞香港本身的優良傳統。例如,政府應馬上煞停高鐵三跑等大白象工程;重建執法者的效率,盡快處理暗角七警及朱經緯打人等案件;重視法治,糾正拒絕發牌給港視等錯誤;杜絕貪污,廉署需嚴正處理梁振英收受外國公司五千萬的案件;及避免中國的造假文化傳入香港。

的而且確,民主從來不是萬應靈丹,但民主也絕不是萬惡之源。民主所涉及的不是單純的經濟問題,當中還涉及人人生而平等的普世價值。草率的把經濟問題歸咎於民主,只顯出特首不懂經濟之餘,還揭示了他逃避重啟政改責任的心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