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眾藝術的反抗:韓國的經驗

2016/5/23 — 19:30

作者配圖

作者配圖

5 月 18 日,是韓國人不能忘記的三個數字。因為當年象徵著韓國民主化最血腥震鎮壓的一頁 — 光州民眾反抗運動,就是從 1980 年那一天開始。在那一天以後,透過光州市民群起不滿全斗煥以軍事政變的方式,以圖製造既定事實,奪權成為韓國總統以後,雖然後來視若無睹與冷血的全斗煥,決定以血洗光州的手段來處理民眾對民主的訴求,但透過那些犧牲者的血與淚,終於喚醒了整個韓國社會同樣不滿獨裁政府的人,決定以各式各樣的方式,來表達對這個政權的忿恨,不讓這股力量,因鎮壓而消失。

當中一股最重要的力量,想必是自 1980 年開始於韓國社會誕生的「民眾藝術」運動。「民眾」這兩個字眼,於韓國社會一直擁有特別意思,它是除了是象徵著平民與百姓,更重要的是表示受政治、經濟與社會文化打壓下,大眾反抗力量的彰顯。因而,「民眾」這個詞彙,尤其在反建制獨裁的韓國環境下,多來都是與民主運動連結上關係。

廣告

韓國的「民眾藝術」,是用以在公眾空間中,以代表草根階層、工人與農民,展露出他們反對獨裁者、財閥、外部勢力、精英階層於本質意義或濫權上的反抗與不滿。當然,他們處理藝術的方式,與傳統藝術有異,不是走高雅路線,而是以政治與社會效果為最大依歸。所以,在獨裁年代,主宰韓國傳統藝術的保守派別,一直視「民眾藝術」並不是他們定義下的藝術,阻止它們於公眾場合進行展覽。

80 年代以後,反抗全斗煥獨裁政權,與敵視美國默許韓國軍事政權的存在,不少韓國大學藝術系學生與從事藝術的代表,都投身了「民眾藝術」的行列,以油畫、壁畫與木板畫方式,繪圖出一幅接一幅呈現著民眾爭取民主,與反抗獨裁者及軍隊的圖樣。當年,韓國藝術家申鶴澈,曾經為嘲諷韓國獨裁政府與財閥同流合污,貪贓枉法問題嚴重,還有對北韓的社會主義純潔理想角度尤其嚮往,結果繪畫出一幅油畫,畫中一分為二,上半是以北韓人民勤奮耕作為構圖,下半則以展現出美國縱容韓國軍人政府以坦克車輾死平民的畫面。結果,他便因為此畫,被韓國政府以違反「國家安全法」,判處入獄。

廣告

90 年代當韓國建立民主政體以後,「民眾藝術」不再成偷偷摸摸與被視為「非法」的藝術創作,及至 1994 年的金泳三文人政府時期,他也曾批准韓國果川市的國立當代藝術館,策展了一場《民眾藝術 15 年:1980-1994》的展覽,吸引了超過 7 萬人前來參觀。後來,金泳三政府致邀請了韓國其中一位最享負盛名的「民眾藝術家」洪成潭,於他的故鄉光州市的全南國立大學裡,繪畫一幅全韓國最大的壁畫,紀念「518」光州民主化運動。可見自 90 年代以後,民眾藝術雖然維持著其批判社會與權貴的特質,但的確也慢慢被社會主流接受。

直至近年韓國保守派重奪青瓦台政權後,這批一直以反抗建制自居的「民眾藝術」代表,又再活躍起來。2012 年時韓國「民眾藝術家」李夏 (音譯),便以於公眾地方展示出他創作的多幅諷刺昔日獨裁者全斗煥與今天的總統朴槿惠的「搞笑畫作」,結果被韓國最高法院判定他非法派宣傳單張罪成,罰款 10 萬韓圜。另外,2014 年韓國發生了「世越號沉沒」事故後,藝術家洪成潭便創作了一幅以諷刺因韓國總統朴槿惠政府失職,導致事故發生的圖畫《世越 5月》,本來預計於當年舉辦的「光州藝術雙年展」展出,但後來因為被主辦當局以政府審查理由,阻止其展出。

今年的 5 月 18 日,兩位香港著名藝術家黃宇軒及林志輝,創作的一個以「倒數 2047」大限為題的投射時間藝術品。然而,昨晚深夜,主辦單位忽然因為不滿其暗藏其他政治訊息,要求除下那個展品。除了展品,正如曾經受政治打壓的韓國「民眾藝術家」李夏所言,民眾藝術之意,貴在反抗建制,讓大眾可自由表達對政權的不滿。當然行政人員無可避免地承受了一定政治風險,但藝術家也不要因而自我審查。寄望大家可從韓國「民眾藝術」的發展歷史經驗,見證著藝術家於打壓下的不屈不撓,力圖珍惜這一文化表達空間。雖然今天起 ICC 再看不到「倒數機 2016」,但其實「民眾藝術」被禁,離開 ICC 以後,今天才是啟航的一日。

---
* 參考(1)(2
* 「倒數 2047」一事報導
* 請關注「倒數 2047」被禁一事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