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氣短集︰希拉莉輸少數族裔 特朗普贏百日維新

2016/11/23 — 5:50

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

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

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本來形勢大好,希拉莉民調節節領先,奧巴馬離任在即而民望高企猶勝當年列根,國家經濟風調雨順失業率回落至2008年以來新低,共和黨則內鬥激烈幾乎鬧分裂,最後卻「變天」成功。坊間給出的原因,不少看來都出自主觀直覺,經不起驗證。如果要解釋民主黨上次大選贏了,這次卻輸了,只看兩對基本數字,就基本上清楚。

共和黨2012、2016年的兩次大選總得票數分別是60,933,504和60,086,008,跌了1.4%,說明特朗普的吸票能力比上屆敗選的羅姆尼還差,不過只是差一點點。民主黨這次則慘多了,數字分別是65,915,795和60,556,142,即一下子跌了8.3%,說明希拉莉外強中乾,和奧巴馬比差很遠。民主黨輸在候選人出問題,卯不起支持者的投票熱誠。

希拉莉CV一流但形象老舊,在大多數選民眼中與既得利益關係過份密切,兼且還犯有嚴重的「公務行為不檢」(身為國務卿,以保密能力可疑的私人電郵書寫機密公函),終於敗給一個滿身罵名的「政治素人」特朗普。但正正因為後者那些層出不窮、最合小報頭條刊登的一目了然之惡,妨礙了世人對整個「特朗普現象」的理解。共和黨支持者這次「含淚投票」者眾,無疑是一種「理性」行動,結果贏了,其實很好分析。

廣告

少數族裔─「水」濃於血?

有一流行說法,認為特朗普與希拉莉的對決,主軸是種族矛盾:一大批利益受損無力自救的中下階層白人,遷怒於少數族裔、移民特別是非法移民;特朗普借勢煽起這些白人的種族仇恨,而希拉莉亦大打族裔牌,動員黑人、西裔反攻,無奈不敵前者,最後敗陣。一些白人種族仇恨組織如3K黨,選舉期間高調介入、事後大事慶祝,替此說法提供感性支持,讓不少人信服。但是,一些客觀資料顯示,此說很可能誇大了,甚或根本就是錯的。《紐時》收集的歷年大選票站問卷調查數據,或足以說明實況。

廣告

數據顯示,最近兩次大選期間的種族因素強弱變化輕微,但變化的方向卻完全「反常理」。請看下列兩個從《紐時》網頁截取的圖表,分別是2012、2016兩次大選票站調查關於不同族裔投給民主黨(藍色)、共和黨(紅色)的票數比例。

首先應該留意,種族因子很大程度影響美國人投票傾向,殆無疑問,這從表中各族裔投票的大致比例非常不同就可以看出。例如,白人投民主共和兩黨的比例大約是4:6,黑人則是9:1。但關鍵的問題是,特朗普的明顯個人種族主義傾向,今年有沒有影響這些比例?有的話,結果和四年前有何不同?

表一顯示2012年的那次大選,白人票投共和黨的佔了59%;2016年,這個百分比則是58%,輕微減少了。黑人票的相應數字是6%和8%,西裔/拉丁裔的是27%和29%,亞裔的是26%和29%;也就是說,少數族裔今年投共和黨(特朗普)的比例,竟然都增加了,而且以亞裔的增加百分點數最高。怎麼搞的?

上述「反常」結果,可有兩個解讀。一是,票站問卷回答者當中,一些白人不誠實,票投特朗普,卻在填寫問卷的時候撒謊,以致表面上特朗普得白人票的比率比真實的低。但是,若要如此解讀,就必須同時質疑其他少數族裔有沒有撒謊、怎樣撒謊、為了甚麼目的撒謊。到頭來,如果相信撒謊,數據就會完全失去意義,陷入不可知論。

另一解讀是,假定所有票站問卷回答者,無論是甚麼族裔,都是誠實的,只不過,今年的傳統共和黨支持者當中,面對特朗普的反移民、反回教、歧視黑人傾向,一些白人反而生出反感,索性不支持(例如布殊家族),而另外一些以前不投票或不投共和黨票的白人種族主義者,就會成為他的新增支持者。此消彼長,特朗普得的白人票不見得會增加,而事實上的確無增加,上表所顯示的比重還稍降了。

非白種人那邊又如何呢?首先留意,一部份少數族裔也會有反對新移民的傾向;他們害怕的是,新移民越多,廉價勞動力市場的競爭就越厲害,對一己不利;如果非法移民或回教國家來的移民增加得多,考慮到執法者會錯對合法移民執法而連累自己,於是他們會以少數族裔之身,支持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

當然,很大一部份少數族裔還是會對特朗普的侮辱語言和歧視政策主張反感而不支持他。這就導致特朗普的少數族裔票也出現消長,而結果如上表顯示,與2012年相比,今年少數族裔票當中支持特朗普的比重是上升了而不是下降了。三種少數族裔當中,特朗普未曾明顯惡形惡相對待亞裔人,因此亞裔票支持特朗普的比重增加最多,就可以理解。

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在競選之前和期間多次攻擊西裔,不止出言侮辱委內瑞拉移民、前度世界小姐Alicia Machado,還多次指摘墨西哥來的非法移民是罪犯、強姦者,並許下諾言謂一旦當選便會建一條千里長城把美墨邊境封死。

據此,希拉莉大力拉攏西裔,以為可以在西裔特別集中的「關鍵搖擺州」佛羅里達勝出。支持她的西裔票的確增加了,但最後她還是敗落;箇中原因,很可能就是如上表所示的那樣,今年西裔(拉丁裔)投給共和黨的票的比重反而增加了,導致希拉莉在佛州無功而返。

少數族裔當中,一部份合法移民家庭把自身利益置在種族利益之上,支持特朗普排拒非法移民和合法新增移民,影響蓋過那些因討厭特朗普的種族歧視取態而反對他的少數族裔;這個「『水』濃於血」的理性分析,似乎在坊間主流論述裏還未得見。

然而,種族牌無論怎樣打,總統候選人若只靠這一味,在美國的社會現實裏,不可能勝出。特朗普的民粹主義戲法,除了種族話語,還有一件就是「變革」。在美國的競選文化裏,「變革」已是標準招徠語;奧巴馬2008年首度參選得勝,打的旗號就是「change you can believe in」,但八年下來,除了成功引進一些民主黨提倡已久的政策如全民醫保等,華盛頓的政治文化一點沒有變,政商之間不可言說的關係依舊,國會裏吃大財團茶飯的專業說客一樣如過江之鯽。特朗普看準了這一點,準備大搞,而他有的是條件。

大家如果肯花點時間找出特朗普的「百日維新」(上任百日行動綱領)看看,便不難知道他準備打甚麼頭炮賣甚麼藥。這份綱領說,頭一天在白宮裏視事,他就會:

一、取消聯邦國會參眾議員的無限次連選連任制,引進硬性有限任期;二、凍結所有聯邦政府的招聘,通過自然流失壓縮編制(國防、社會安全、公共衞生有關的除外);三、每新增一條聯邦政府規例,必須同時砍掉其他兩條;四、國會及白宮人員卸任之後,五年之內不得擔任說客……

這些倡議無疑有很強烈的譁眾取寵味道,而且未必能夠有效推行。不過,那些長期以來討厭華盛頓政圈裏種種積習陋習的民眾,聽到這些倡議都會馬上舉雙手贊成;推而不能行的話,他們更會把罪責掛在反對黨身上。

過去幾十年,類似的改革提出過不少,但成效不彰,民眾不再信任,因為知道倡議改革的政客,到頭來很多都要靠既得利益體制扶持,才可繼續在政圈裏生存。豢養說客的大財團,更常常是主要選舉參選人的重要捐助者,他們選勝了,又怎可以隨便把說客系統廢了?但是,特朗普在這個問題上有優勢。他本身是一個大富豪(現時身家估計達37億美元),選舉費用便是以億元計,他也自付得起;故徹底改革說客體制,得罪大財團,對他來說不是絕對不可能,起碼民眾會這樣想。

特朗普搞民粹有本錢

此外,特朗普還誇下海口,聲言在就任的第一天會做出解決移民問題的五項決定,包括凍結所有不執行逮捕和驅逐非法移民的城市的聯邦撥款;開始遣返全美兩百萬名有案底非法移民;嚴格審查,甚或凍結恐怖主義盛行區域住民移民美國的申請。

當今之世,恐怖主義威脅導致極右思潮澎湃,特朗普以「強人」姿態參選,對抗希拉莉的少數族裔民權牌,對策必然是「法律與秩序」。一己利益攸關,一些少數族裔也會支持這種對策,希拉莉的少數族裔王牌也就部份失靈!美國主流媒體錯誤聚焦,過份專注特朗普的鄙俗言行而忽略了他的民粹政綱包含的強大號召力,結果遭遇滑鐵盧。

特朗普的「百日維新」頭一天的工作還未說得完,其中更有對付中國經濟威脅的一招,但到底那是撒手鐧還是放空炮,不出兩個月便有分曉。還有不少對美國以外的國家而言是更辣的「辣招」,都準備在就職的第一天出爐。

 

原文11月16日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