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國電影節:我是查理,幽默至死

2015/12/7 — 11:27

相片轉載至法國電影節官方網頁

相片轉載至法國電影節官方網頁

今年一月初,法國的查理周刊辦公室,遭受恐怖份子襲擊,事件做成十二人死亡,包括雜誌總編輯Charb。

事後激發起全國人民上街,高呼我是查理的浪潮,言論自由絕對不能踐踏,尤其是一向罵人不帶粗言,喜愛抽水的法國人?

廣告

一班愚蠢的人,製造一些愚蠢的東西去製造痛苦,最終的結果,就是令到國民醒覺,人人都是查理,殺得十二個查理,還有千千萬萬個查理。

作為九千公里以外的香港人,看到的只是新聞報導的片面,事實又是否如此?

廣告

今年法國電影節,重頭戲之一 - 我是查理,幽默至死的紀錄片,上星期在大會堂首映,為期兩場,至於其後會否上正場,那就不得而知。

一對父子檔導演Daniel Leconte,Emmanuel Leconte,首先帶大家回到今年初,群眾高呼我是查理開始,然後由導演在多年前訪問被槍殺的總編緝,插畫家,現任巴黎總統奧朗德的訪問,槍擊案生還者,描述劫後餘生的經過,在九十分鐘裡面,鏡頭不斷在訪問,與他們生前的生活片段,與查理周刊的支持者遊行的畫面穿插。

我感覺到,查理仝人並不是歌頌自己有幾咁偉大,有幾強烈使命感,周刊在數年前轉載丹麥Jyllands-Posten,醜化穆罕默德的圖畫,受到伊斯蘭強烈抗議,更面臨被起訴。當時備受排斥,受盡冷言冷語。

好了,今次有人因捍衛言論自由而犧牲,頓時被捧上天,槍擊事件後的一期查理周刊,群眾等商店開門,目的是為求一本查理周刊,爭在未搶住在Facebook打卡而已。

人人忽然查理,到底,他們之前做過甚麼?是因為有人死而好奇?是出了事才知驚?片中被訪問的數位現任查理周刊的畫家,皆有以上的問號,這是我的理解。

在伊斯蘭的世界上,先知穆罕默德,有如老虎屎忽摸不得。西方國家斗膽用畫筆去醜化他,那些極端伊斯蘭選擇以子彈回敬。

你不喜歡,可以批評,可以撕爛佢,但不代表可以正牌殺人,這樣大大超越了道德底線。

法國雜誌社被槍擊,看似遙遠,不關我們香港人事,實際上是與我們息息相關,只是今次巴黎,企在最前線的一方。

當網絡廿三條通過,改圖,二次創作,惡搞都算犯法,到時漫畫家用畫筆來諷刺,改歌詞唱衰高官,隨時惹上官非不特止,更壞的情況,可能會受到被政府包庇的惡勢力滋擾。

不要再說我討厭政治,因為,政治早在你身邊,想逃避也逃避不來,香港人,醒未?

PS:大會堂首映當日,主辦單位史無前例,所有觀眾在入場之前,要通過安檢。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