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活在另一天空下的女性

2015/9/30 — 14:16

韓民族於近代飽歷人類苦難。在日本帝國的統治下,400至600萬名韓國人被逼作奴隸,25萬韓國婦女被充當性奴。在韓戰期間,200萬名韓國人被殺,更多的人流離失所。但對北韓人來說,這些回憶都不僅是歷史,更是今天的現實生活。( 資料圖片 )

韓民族於近代飽歷人類苦難。在日本帝國的統治下,400至600萬名韓國人被逼作奴隸,25萬韓國婦女被充當性奴。在韓戰期間,200萬名韓國人被殺,更多的人流離失所。但對北韓人來說,這些回憶都不僅是歷史,更是今天的現實生活。( 資料圖片 )

【文:朴志賢 Park Ji-hyun】

如果你問我有關北韓的人權,我會回答:「北韓的人權狀況是人們無法想像的,在世界任何其他地方亦不會發生這種情況。北韓人民活像龐大監獄裡的奴隸一樣,甚至根本沒有人權意識。婦女及小孩的人權狀況尤其惡劣到無法想像。家庭因飢荒被活活拆散:孩子被遺棄,父母與孩子分開,兄弟姐妹各散東西。這都是北韓實況,那裡的山丘長不出樹木,甚至寸草不生;一遍荒蕪就如沙漠一樣。」

廣告

韓民族於近代飽歷人類苦難。在日本帝國的統治下,400至600萬名韓國人被逼作奴隸,25萬韓國婦女被充當性奴。在韓戰期間,200萬名韓國人被殺,更多的人流離失所。

但對北韓人來說,這些回憶都不僅是歷史,更是今天的現實生活。

廣告

在北韓,我住的地方有一首「自由」之歌,歌詞說人生若沒有自由就沒有生活可言,所以不自由,毋寧死。然而,在北韓沒有言論、行動自由,亦沒有宗教。

當納粹集中營於二戰時獲得解放,國際社會誓言絕不容許這種暴行再次發生。然而,當今的北韓卻再度發生這種暴行,過百萬人因金正日獨裁政權而被殺害。

在北韓飢荒(北韓國內稱之為「苦難的行軍」),350萬名無辜北韓平民於金正日的獨裁統治下死於飢荒。說這是金正日的大屠殺亦毫不誇張。他漠視人民的痛苦,面不改容地說只需要一百萬人的軍隊。

飢荒侵襲北韓,火車站候車室迫滿了尋找食物及溫暖處所的人,他們最後都死在那裡。街道的每一個角落都堆有飢荒死者的屍體。人們根本無錢,亦無氣力去清理街道。

嬰兒吮著母親的乳房去世,母親為讓孩子有更好的生活將他們賣掉,整個家庭被發現活活餓死於家裡,這些都是鐵一般的事實。亦有孩子死在垃圾場,嘴巴裡含著幾顆玉米粒。無數年幼的孩子不得不自己尋找食物生存,根本無暇理會身邊的其他事物,更談不上嬉戲。

在冰冷的冬天,年幼的孩子們坐在麵包店前,看著麵包口水直流,但就只能咂嘴及向雙手吹氣,免得凍僵。孩子們到死時亦不知道温暖的食物是何種滋味。

然而,殘酷不仁的金正日及其政權並無對自己的人民仲出援手,還公開地處決這些飢民。

從1995年到1998年有350萬人死亡,他們從來不知道什麼是人權。這些人於獨裁政權下被毆打及槍弊。30萬人越過冰冷入骨的鴨綠江及圖們江到中國尋找食物。

北韓人民權利所受到的侵害源自世界現代史上首個三代世襲政權,政權由金日成一直傳至金正恩。由於這個世襲獨裁政權,3年內足足死了350萬人!

於2013年3月21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立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人權調查委員會。

委員會的任務是調查北韓人權所受到的有系統大型嚴重侵犯事件,以期向機構及個人充分問責,特別是針對可能構成危害人權罪行的暴力。

聯合國調查委員會確立了米高·柯比法官(Michael Kirby)形容為人們會於「大屠殺紀念館」看到的證據。

調查委員會聽取了300名證人(包括我自己在內)的證供,我談及我的個人生活經驗及北韓政府的濫權。

就我的證詞及其他北韓難民的證詞,歐洲及國際社會通過一項聯合國決議案,要求北韓領導層於國際刑事法庭接受審訊。

其他建議要求各國採取更多措施以影響北韓政府。

直至2015年9月的今天,北韓政府並無改善人權狀況或作出任何努力以與國際社會真正接軌。

他們的反應及濫權的往績得出一個非常明確的結論:他們不會保護北韓人民的人權。

南韓剛公佈有28,000名北韓人居於南韓,其中70%為女性​​。

然而,世界仍不知道北韓婦女的情況。

中國侵犯其人民的人權廣為人知。但人們或許不知道中國對逃避北韓人權侵害的北韓婦女的侵犯,以及韓中混血兒所受到的侮辱。我知道這些侵權行為,因為作為一個北韓女性,我是親身經歷過的。現在就請容許我與大家分享我的經歷:

隨著中國的快速工業化,許多中國婦女從農村遷移到城市或國外掙錢,使農村男性難以物色女性結婚。在北韓,由於飢荒時糧食嚴重短缺,許多北韓婦女受到中間人引誘,中間人告訴她們可以在中國賺錢。不過,事實是,她們遭到販賣。

在中國,北韓婦女被視為中國男性的潛在結婚對象。但事實上,大多數中國男人看待北韓婦女為發洩性慾的對象。中國的中間人告訴北韓婦女,如果不想結婚就會被舉報並遣返北韓。中間人還說他們無法承諾可以保護婦女的家人。

通過這樣的敲詐,婦女們同意結婚,雖然她們無被直接告知遭到販售,但亦開始意識到自己已成為人口販賣過程的一部分。她們不知道被賣了給甚麼人,而與中國男人同居時,她們成為了性暴力的受害者。「丈夫」酗酒或賭博導致家庭經濟困難,意味著北韓婦女必須如奴隸般工作賺取家庭收入。如果這些婦女懷孕,孩子在出生後會因母親是非法居民而成為無國籍。孩子將不會有姓名或國籍,甚至無法上學或接受醫療護理。

在90年代後半期,許多北韓婦女目睹家人死於飢餓。她們會通過中間人越過邊境,掙錢供養正哀求一塊馬齡薯填飽肚子的孩子。

於1998年,我哥哥的困境逼使我越過圖們江。中間人告訴我,我需要錢去救我的哥哥,所以我被一個中國男人用人民幣5000元買下。不過,我再沒有見過哥哥,而我則開始了奴隸般的生活。

在中國,北韓婦女被視為中國男性的潛在結婚對象。但事實上,大多數中國男人看待北韓婦女為發洩性慾的對象。中國的中間人告訴北韓婦女,如果不想結婚就會被舉報並遣返北韓。中間人還說他們無法承諾可以保護婦女的家人。

中國人視北韓婦女為他們的奴隸或玩物。他們永遠不會把她們視為家庭一分子。她們不能同枱吃飯,亦被剝奪作為女性的基本需要及權利。非法移民的地位意味著她們不斷活在性販賣的危險當中。每一天,她們的生命不僅被其中國「家人」危害,亦被其他中國鄰居危害。這些人視北韓婦女為被購買的產品,一旦被損壞或變得無用時,即使「轉售」予其他人亦没有問題。

這些婦女一覺醒來,甚至在早餐前直至去睡覺的一刻,都在田裡幹活。在冬天,人們為防止這些婦女逃跑,甚至不會給予她們合適的鞋子,只能穿拖鞋替代。當北韓婦女懷孕了,地區的領導會勸她終止懷孕,而這些婦女不被允許於當地醫院生孩子。

北韓政權是一個由歹人領導的獨裁政權,但北韓婦女和人民亦痛恨並懼怕中國政府。中國機關將家庭拆散,迫使北韓母親與她們在中國出生的孩子分開。即使在今天,中國亦有很多孩子於陌生的土地上無止境地等待母親歸來。

這種發生在中國的人口販賣及遣返於世界上其他地方絕無僅有。這是最殘忍的折磨及對人權的嚴峻侵犯。國際法律及本地法律強調人口販賣的不人道性質,並因而作出禁止。

中國政府必須停止北韓婦女的人口販賣及娼妓活動,以及停止遣返她們。

今年是北京宣言的第20個週年。中國政府重申其決心「為全人類福祉促進世界各地所有婦女的平等、發展及和平的目標」。在這種精神下,中國政府必須向北韓婦女保證同等的人權及自由。

首先,為解決人口販賣問題,中國政府必須承認這些婦女為難民,並將其移送至她們所選擇的國家。政府亦必須加大力度打擊在中國運作的人口販賣集團。

其次,中國政府向跨種族夫婦的孩子授予公民身份,惟獨北韓母親所生的孩子例外。政府必須解釋這種歧視的背後原因。國際社會絕不能接受中國政府訛稱這些婦女並非難民的所謂理由。中國政府是聯合國成員,因此須要根據聯合國難民地位公約向所有北韓難民授予難民身分。

如果中國拒絕停止遣返受娼妓活動及人口販賣所害的北韓婦女,中國政權與北韓獨裁政權根本無甚分別。

諺語說:「滴水穿石」。

我們必須繼續呼籲中國政府改變現況,並容許所有北韓人民取得應有的難民身分。

 

作者簡介:居英脫北者,來自清津市,1998年首次脫北,但被販賣至中國農民。2004年,因被中國村民舉報而被拘捕及遣返回北韓,更被送至勞改營,其後再次脫北。現為European Alliance for Human Rights in North Korea項目主任

 

原題為〈活在另一天空下的女性;要求中國政府禁止販賣北韓婦女活動及停止遣返脫北者〉

脫北者關注組(North Korean Defectors Concern)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