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淨選盟 4」為什麼這麼少馬來人?

2015/8/31 — 17:27

背景圖片來源:淨選盟官方專頁

背景圖片來源:淨選盟官方專頁

「凈選盟4」最多人問的問題是 — 馬來人的出席率太低,以致許多華人參與者感到氣餒或不安。這肯定會是平面、廣播、網絡、國際、國內乃至社交媒體的關註重點。

然而,是時候我們打破這種根深蒂固的陳腔濫調了。難道要集體行動,我們一定按族群秩序:一個馬來人、一個華人、一個印度人、一個砂拉越人、一個沙巴人,找齊了人才能前進?

要救國家總要有人先站出來,也要爭取更多人陸續站出來。

廣告

馬來社會的不安全感

廣告

1998年,馬來人奮起反對馬哈迪對安華的迫害時,大部分華人不也袖手旁觀?今天馬來人反應不踴躍,我不以為是因為伊斯蘭黨動員不足,或者盡如獨立中心民調所說的害怕暴亂與混亂這麽明確。就算伊斯蘭黨願意動員,我也不相信我們會有凈選盟3.0集會的氣勢。

我以為,馬來人的冷淡,主要是因為3個主要馬來政黨(公正黨、伊斯蘭黨、巫統)從去年到現在相續分裂,讓馬來人覺得本身族群在政治上「一盤散沙」,和華人在2008年前的心態沒有兩樣,因而無心參與,或者害怕參與了結果對自己不利。

這是為何凈選盟主張,納吉下台後所成立的過渡政府,並不指定必須是巫統與在野黨聯合政府,也不主張立即解散國會大選,更反對暴沖用長期占領等激烈手段來把納吉拉下台。活在黨國的「保護」下,馬來社會的不安全感深入肺腑,就算巫統倒台也需要軟著陸。

為事後攻防戰做準備

華人參與者關註馬來人參與率高低是好事,這表示我們有政治意識(political sense);但是,讓我們清楚理解為什麽它的重要,而不只是因為少馬來人就失望或者恐慌甚至憤怒。馬來人少參與,第一,集會受到武力鎮壓或挑釁的風險增高;第二,集會的後續力會因為集會被打上「族群」的標簽而被削弱。我們現在只剩下14個小時,整夜無事,證明人數的確保障了我們的安全。我們現在需要做的是為集會後的攻防戰做準備。

首先,我們要有文化的敏感度。譬如穆斯林同胞禱告時間,就不要罔顧主辦當局懇求繼續大吹嗚嗚祖拉(vuvuzela)。

我們同時要註意到馬來社會是保守和尊敬權威的,因而把納吉和羅斯瑪動物化,可能會有反彈。納吉和哈迪的相吻照片,如果在西方社會是見怪不怪,但是,在馬來西亞就會構成大忌。一位示威者把腳踩在這張圖片的照片,已經被一些人拿來做抹黑「凈選盟4」的宣傳。我希望今天不要出現更多明顯、形象地把納吉動物化的照片。我們覺得了不起的創意,可能會變成雙刃劍。

第二,讓我們具體凸顯Bersih 4.0的正面意義,如果能夠盡量也用馬來文和英文。經過接近60年族群政治後,我們應該要體認到語文隔絕可以被人利用來制造恐慌和疑懼的危險。讓我們以圖片邀請沒有上街的馬來朋友思考:是的,這次集會馬來人出席率很低,但是,出席率高的華裔到底做錯了什麽?他們睡在街上是為了什麽?義工不停的派送食物和收拾垃圾,是因為華人要在馬來人政治分裂的時候乘虛而入、乘火打劫嗎?

我們還有努力的空間

我在東姑阿都拉曼路的街頭睡了一夜,看到街上像個難民營,到處都是因為愛國而露宿的馬來西亞人,當中華人占大多數,但是也有馬來情侶、中年男士參與。

醒來時,志工派免費咖啡,一邊舉著 "tak mau duit kopi" 一邊喊:"minum kopi, tak mau duit kopi"(編按:大意為「好好喝咖啡,不要給咖啡錢」,「咖啡錢」在大馬是給警員及公職人員行賄的意思)。

我很感動。這個國家從來沒有像這一刻讓我這麽充滿希望。你覺得在場的馬來朋友會無動於衷嗎?你覺得他們會更相信華人都是自私的嗎?

許多人愛說馬來社會的資訊流通比較薄弱,但是,因為精明手機的普及化,其實,社交媒體正在打開缺口。各位沒有職務在身的朋友,如果您覺得因為馬來人出席率太低,請不要再繼續問為什麽?

好好拍幾張「一圖勝千言」的照片,用馬來文或英文貼在臉書上,告訴更多還沒有上街的馬來西亞人:主導這集會的不是華人主導,而是愛國的馬來西亞人;這集會不會因為納吉明天不辭職而失敗,相反的,它成功召喚無數的馬來西亞人站出來要求體制改革。

(原文刊於《當今大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