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析美國大選的身份認同之爭及對香港的啟示

2016/11/14 — 12:20

希拉莉、特朗普

希拉莉、特朗普

【文:程兆成】

美國總統大選,最終勝選的是以言論排外見稱的特朗普。回顧美國的歷史,自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帶領的「民權運動」以降,以爭取種族、社會平等和黑人的政治、經濟權利為目標,從而帶來「多元文化主義」(mulitculturalism),令美國社會的包容性增強,同時在美國社會形成一種禁忌──「政治正確」:在涉及種族和性別等問題時,不能再有歧視的語言和姿態。

自此,美國的不同族裔開始努力互相了解,而白人亦漸漸變得開放和包容。這種努力積澱數十年,直至2008年奧巴馬在美國總統大選當選,代表了新一代的「美國人」被廣泛認同。

廣告

然而特朗普的當選,正正是「白色美國」回歸的標誌──以西北歐裔、特別是英裔的價值、制度、生活方式為最優越,但凡與之不合的,都需要將他們「同化」,讓他們成為「真正的美國人」。這種由「多元文化主義」──不把各種文化分高下、相信各種文化都有價值、在平等開放的格局中讓各種文化相互交流、發展,倒退回以西北歐裔才是美國文化標準的改變,亦是兩種的身份認同取向拉扯後得出的最新結果。

美國的人口和文化多元而複雜,令美國存在著許多個「美國」──「黑色美國」、「拉丁裔美國」、「亞裔美國」、「白色美國」。由於「美國人」的概念隨移民族裔不斷變化而重新界定,已故的哈佛大學教授亨廷頓(Samuel Huntington)就曾提出「我們是誰?」(Who are we?)的經典問題,在其最後一部著作,《誰是美國人 : 族群融合的問題與國家認同的危機》(Who are we? : the challenges to America's national identity)中就曾表達面對外來移民,美國固有的身份認同能否得以維持的擔憂,並重申讓美國人之所以成為美國人的核心價值。

廣告

回望香港,「誰是香港人?」同樣是一個近年關注的問題,事實上,本地不少的香港人,特別是相當部份的知識份子,同樣視不支持香港現時的核心價值,特別是政治取向、生活文化上與大陸接近的「新移民」為「外人」(outsiders)。

過去,香港的「獅子山精神」──「努力,就有回報」是香港這個移民社會的核心價值,能夠包容、讓人認同這種價值的香港人廣闊很多,「香港人」的概念變得寬泛,也造就了香港昔日的多元、開放。然而,物換星移,今日香港核心價值的內涵已經改變,定義雖不統一,但大抵不離民主、自由、法治、廉潔等,雖然這種以「普世價值」為本的核心價值相對「獅子山精神」所能包容的香港人為少,但已經成為香港的主流價值,亦是香港人之所以成為香港人的核心價值。

然而,在主流報章與免費電視大都向建制靠攏的情況下,香港現時的核心價值又能夠「同化」多少的「新移民」?或者這就是當下不少香港人最感焦慮的地方,亦是香港出現「本土」思潮的其中一個原因。到底香港會否如亨廷頓向美國提出的警告: “divide the United States into two peoples, two cultures, and two languages"一樣,出現「香港人」與「新香港人」、「香港的核心價值」與「大陸的主流文化」、「廣東話」與「普通話」並存並立的局面?「兩個香港」或許離我們尚遠,但部份香港人真正憂慮的是「原有的香港」被「晚來的香港」取代,這一點我們與今日的美國驚人地相似。

當我們為特朗普的右翼立場當選而感到驚訝時,其實香港的排外情緒早已不知不覺地燃燒起來。

到底我們應繼續排外、還是在社會內重申香港人之所以成為香港人的核心價值,讓香港再收社會「熔爐」、「同化」之效、抑或是相對「超前」地以並存並立的「多元文化主義」重新建立社會秩序?

在美國,排外帶來社會的撕裂和仇恨,那香港到底應該汲取美國的甚麼經驗?

That is the question.由全香港的市民來答。
 

 

作者簡介::80後、香港市民、經歷過祟尚獅子山精神的社會、成長在守護香港核心價值的年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