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澳洲撤居留權 大陸富豪黃向墨:現快樂定居香港,如政治捐款不當請澳退還

2019/2/9 — 13:13

黃向墨2017年1月,出席中國駐澳洲悉尼總領事館的春節招待會,並上台發言。 (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圖片)

黃向墨2017年1月,出席中國駐澳洲悉尼總領事館的春節招待會,並上台發言。 (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圖片)

曾向澳洲政黨捐贈巨額金錢的中國富商黃向墨,被澳洲政府拒絕入籍申請兼取消永久居留簽證,他在週五(2月8日)發表聲明,批評澳洲政府撤銷簽證的理由是莫須有,希望收回政治捐款改捐慈善機構。聲明又透露,他已回到香港定居,「安心快樂」。

綜合澳洲 SBS、英國衛報、南華早報及德國之聲等報道,黃向墨發表中英文雙語聲明,證實簽證被吊銷一事。在聲明中,黃向墨首先指責澳洲依據 「莫須有」的猜測作出吊銷的決定,是對自己的不公,充滿偏見毫無依據,「這完全不符合我心目中的自由、民主、法治、公平的澳大利亞,但我依然相信法律、相信正義」。

針對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的文件中對他的幾項質疑,他也作出了反駁。黃向墨表示,他擔任大洋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聯盟主席、及此前擔任澳大利亞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致力於推動中國和平統一,是合法合規,符合澳洲對外政策,也沒有外國勢力介入;針對他與中國緊密關係的質疑,他解釋說這是全球化時代的正常現象,澳洲在華也有許多企業,所謂的被外國政府操縱,是「荒謬之談」。

廣告

談及之前的政治捐款,黃向墨強調說都是應相關政黨和政治人物的懇求而捐贈的,並非主動捐獻,並且自 2016 年 7 月起已經停止捐款。他還呼籲受捐方若是覺得不妥可以退回捐款,他會改捐給慈善機構。

據報有香港永久居留權

廣告

在聲明的最後,黃向墨指於 2018 年上半年開始,聚焦於香港、泰國、美國、英國等地的投資,「下半年已經順利按既定規劃完成澳洲玉湖集團的代際傳承,回到香港定居,安心快樂」。他本人在澳洲玉湖集團早已不再持有任何股份,不再擔任股東、董事或其它任何職務。德國之聲指黃向墨已把玉湖集團交給了他的兒子。

黃向墨又指,將「在合適的時間以合適的身份」訪問澳洲。

《南華早報》指, 相信黃向墨有香港永久居留權。根據香港公司註冊處資料,他是香港兩家公司 — China Resources Recycle Investment Ltd 及 Pan Tian Investment Company Ltd — 的董事,但兩公司都已解散。

黃向墨聲明中文版全文如下:

1. 感謝澳大利亞及世界各地朋友的關心,收到的問候太多,無法一一致謝,抱歉。

2. 感謝世界各地的媒體朋友,對於一切為新聞理想而奮鬥的記者,我完全理解、並深深致敬。

3. 我十分遺憾、也十分失望,遭遇瞭如此不公平的對待,吊銷簽證的理由依據“莫須有”的某種猜測,充滿偏見、毫無依據。這完全不符合我心目中的自由、民主、法治、公平的澳大利亞,但我依然相信法律、相信正義。

4. 在 ASIO 的相關文件中,確認了本人沒有任何觸犯澳大利亞法律法規的情形,對此我表示欣慰。

5. 在 ASIO 的相關文件中,最為關鍵的,是指責本人擔任大洋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聯盟主席、及此前擔任澳大利亞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致力於推動中國和平統一。

但是,承認一個中國、希望台海和平,這是澳大利亞自 1972 年以來的外交政策,從未有任何一屆澳大利亞政府(無論工黨或自由黨)對此有任何異議。大洋洲統促聯盟與本人的相關言行,完全符合澳大利亞外交政策及澳大利亞法 律。我也相信,中國分裂、台海戰亂,將不可能有利於澳大利亞的利益,更不應該成為澳大利亞的政策。

大洋洲統促聯盟及澳大利亞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都是當地華人在澳大利亞合法註冊成立的社團組織,囊括了來自大陸、台灣、香港、澳門及東南亞各國的華裔,不隸屬於任何外國政府,也不接受任何外國政府的資助。對此,包括 ASIO 在內,任何澳大利亞政府機構從未表示過異議。

若我因推動中國和平統一而受罰,既違背了澳大利亞的外交政策及國際承諾, 也不符合澳大利亞多元文化及言論自由的基本精神,並且也對恪守一個中國立場、希望台海和平的所有澳大利亞人構成了困擾。

6. 在 ASIO 的相關文件中,也質疑我在中國的商業關係、親屬關係等可能構成威脅。在一個全球化的時代,尤其作為移民國家的澳大利亞,有海外商業關係和親屬關係是十分普遍與正常的。澳大利亞在華也有許多企業,其投資應該遠大於本人,若據此懷疑他們更易被某國政府操縱,一定是荒謬的。

7. 最近幾天及過去數年來,我及其它不少在澳華人,多次遭到某些媒體的毫無根據、甚至顛倒黑白的攻擊。這些媒體宣稱其得到了來自情報部門的信息,若並不屬實,可證明相關媒體編造假新聞,這是對頗有聲譽的澳大利亞媒體的抹黑;若屬實,則說明情報部門內部有人知法犯法,洩露安全機密及個人隱私, 這才是更為嚴峻的安全威脅。我在此鄭重呼籲情報部門對此予以澄清,呼籲相關部門進行嚴肅調查,這才是對澳大利亞國家安全的保護。

8. 至於我多年前的政治捐款,雖然在 ASIO 的相關文件中並未提及,但某些宣稱獲得了情報部門洩露信息的記者卻大肆炒作。在此我願再次說明:

1) 華人政治捐款,是依法參政,與其他族裔完全相同;

2) 與我有關的所有政治捐款,都完全符合澳大利亞法律,這已經為多年來積極而無效的媒體抹黑所證明;

3) 與我有關的所有政治捐款,都是應相關政黨和政治人物的懇求而捐贈的,並非我主動捐獻;我只給相應的慈善機構主動捐獻,且數額大於政治捐款;

4) 自 2016 年 7 月 1 日之後,我已經拒絕了所有政治捐款請求,停止任何政治捐款;

5) 相關政黨及政治人物若真認為他們主動索要的捐款是不合適的,我再次呼籲他們可以、也應當退還給我,不必支付任何利息。收到退款後我將把這些捐款改捐慈善機構;

6) 我曾經在 The Australian (澳洲人報) 上呼籲對政治捐款制度進行改革1。我至今依然相信,只有進行相應的改革,才能更好地保障公眾、政黨及政治人物、捐款者等各方的權益。

9. 我於 2018 年上半年開始,聚焦於香港、泰國、美國、英國等地的投資;下半年已經順利按既定規劃完成澳洲玉湖集團的代際傳承,回到香港定居,安心快樂。我本人在澳洲玉湖集團早已不再持有任何股份,不再擔任股東、董事或其它任何職務。

10. 我將與澳大利亞的各界朋友們繼續保持密切的關係,也會在合適的時間以合適的身份訪問澳大利亞。

根據澳洲《金融評論報》報導,黃向墨在 2018 年 12月的時候在香港收到了他澳洲永久居留權被取消的通知,同時也收到了一份澳洲安全情報局出具的原因說明,認為他「順從於」外國干涉澳洲的活動,且在以往曾有「意願」實施類似行為。

向澳政黨捐款

澳洲《時代報》(The Age)及《雪梨先驅晨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週二(2月5日)報道,澳洲政府考慮了黃向墨的品格和背景等,以及他接受安全情報組部門問話時的可信性,首次引用《反外國干政法》(Espionage and Foreign Interference),拒絕黃向墨的公民申請,並撤銷了他的居留權。

黃向墨自2011年以來他一直與妻子和孩子一起生活,住在悉尼的豪宅。

自從澳洲執政黨去年發起反北京干預運動後,黃向墨的案件是澳洲政府首次對涉嫌替中國執行滲透活動的人採取行動。 而他的案例也讓外界質疑澳洲的工黨與聯盟黨是否該退還黃向墨過去五年捐贈價值 270 萬澳幣的政治獻金。

報道稱,黃向墨因廣大人脈及多次的政治捐款而受外界關注。 他曾捐款給前工黨外交部長 Bob Carr 位雪梨的智庫澳中關係研究所(Australia-China Relations Institute)。《時代報》指出,多位澳洲政治人物曾在競選期間接受了黃向墨的捐款,而近期至少兩名官員表示他們已退還了黃向墨捐贈的款項。

此外,黃向墨也透過他身為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的身份跟政府官員接觸。他在 2014 年 12 月至 2017 年 11 月擔任該會會長,以此身份經常接受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及《環球時報》等訪問,並與中澳官員會面。

他曾親自與前自由黨總理阿博特(Tony Abbott)跟現任移民部長的顧問或募款人會面。

報導也說黃向墨曾透過前工黨參議員 Sam Dastyari,要求移民官員檢查他公民申請案的進度。 Sam Dastyari 本人在 2018 年 1 月因遭指控為了與黃向墨建立更緊密關係,改變他在南海問題的立場,而被迫提出辭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