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人權奮鬥

2017/5/19 — 18:31

於世界各個角落,總不難看到人權捍衛者的身影 - 有人可能為了捍衛表達自由、爭取平等權利、宗教自由、經濟權利或適足住屋權利等而發聲和行動;他們往往不止為了自身的利益,而是為了一個更平等更美好的世界而奮鬥。

然而,當這些人權捍衛者為人權奮鬥,卻往往是雞蛋鬥高牆的狀況 - 他們面對的,可能是政權,也可能是財團,也可能是武裝團體;於是,他們往往冒著極大的風險。他們只因為勇於為他人挺身而出,遭到騷擾、酷刑、監禁甚至殺害。根據國際特赦組織早前公佈的‘Human rights defenders under threat – a shrinking space for civil society’ ,於2016年有281名人權捍衛者遭殺害,主要發生於美洲 (75%)。

在香港等等很多大家認為很「進步」的地區,人權捍衛者不一定遭受硬橋硬馬的死亡威脅,但當權者往往亦用其他種種方法,企圖令人權捍衛者噤聲;包括抹黑等手段,將人權捍衛者描述成罪犯、恐怖分子、叛國者、貪污者,甚至「外國間諜」。接著攻擊行為更進一步——抹黑名譽、拘禁、甚至暴力壓制異議。

廣告

國際特赦組織亦發現,近年多國政府均使用或訂立具限制性及打壓性法律,企圖將捍衛人權者爭取公義的行動刑事化,繼而將他們滅聲。例如曾於香港尋求庇護的艾德華·斯諾登(Edward Snowden)因為揭露美國政府非法大規模監控的文件,如返回美國他即面臨30年有期徒刑。比爾來斯基(Alex Bialiatski)是白俄羅斯一人權組織的主席,曾援助一場抗議鎮壓行動的受害者。2011年,他被控逃稅遭到逮捕,然而這項逃稅指控明顯是出於政治企圖。緬甸學生行動者翁斐斐(Phyoe Phyoe Aung)遭警方毆打和監禁,因為她領導一場和平遊行,反對一部她認為將限制學術自由的新法。馬來西亞漫畫家Zunar 就因為其諷刺時弊的作品,而多次遭到馬來西亞政府以《煽動罪(Sedition Act)》起訴。

人權捍衛者亦很多時於參與或舉辦和平集會時,被以「煽動暴力」等罪名起訴;這些抹黑及以壓迫性法律抑制人權的手法,我們發現在香港亦有類似情況發生。

廣告

即使面對種種困難,不少人權捍衛者仍然繼續為人權奮鬥 - 為的,就是一個更平等更美好的世界;而我們亦發現,每一個人力量即使再微小,只要挺身而對這些人權捍衛者以及人權狀況表示關注,往往能集結更多力量,讓每一個人能有更多安全的空間去發聲。

國際特赦組織在香港已成立35年;這35年,我們亦遇上不少來自不同背景的人權捍衛者,他們力量看似微小,但每一個人的努力集結起來,卻成了耀眼的光芒。你也可以成為人權捍衛者,一同為人權奮鬥:aihk35.amnesty.org.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