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何企業和家長重視職業教育?德瑞考察日誌之二

2015/9/24 — 17:00

與綠黨州議員交談

與綠黨州議員交談

德國政府大力推動職業教育,但到底企業和家長是否重視職業教育呢?

在德國的第二天,立法會代表團一行七人前往黑森州的首府威斯巴頓(Weisbadan)。黑森州是德國十六州之中較大的州分,人口600萬,法蘭克褔是它最大的城市。在威斯巴頓的活動有兩項:早上拜訪州政府總部,下午到州議會與相關議員交流。

雙元制職業教育課程

廣告

在州政府總部的會議長達4個小時。我們得到州政府聯邦及歐洲事務部部長Ms Lucia Puttrich和六位不同部門的官員代表會面,講述一系列的政府政策,當中包括文化部的Mr Klaus Müller,向我們介紹德國的職業教育,特別是德國雙元制職業教育模式。Mr Müller介紹德國的雙元制職業教育模式覆蓋的職業和專業領域包括六大項:金屬技術,電工技術,建築、木材與塗料技術,經濟和管理,食品,衛生和養生。各州之間互相合作,互補長短,例如他們會把學習釀酒的學徒送到巴伐利亞州,因為當地有全國最佳的釀酒學校。

在德國雙元制的職業教育模式下,學生每周有三日半在辦公室或工廠進行實習,一日半在職業學校上課。職業學校上課每周約12小時,整個課程一般為期3年半,合共1020小時,有嚴格的標準化課程。12小時之中,有5小時修讀語言、數學、政治和經濟、宗教和體育等共通課程,另外7小時則學習跟其從事職業相關的知識。

廣告

立法會代表團與州政府各部官員交流

立法會代表團與州政府各部官員交流

為何德國企業願意投放資源?

財政方面,整個職業教育的財政來源來自兩方面:政府和企業。政府負責營辦職業學校,而企業則負責企業內部的培訓。規模較大的企業甚至會設立專門的培訓機構,在各方面進行有系統的訓練。但德國企業以中小企為主,規模較小,有些小型企業的業務涉及的工作較為簡單和單一化。以專門製造窗簾的公司為例,為免課程過於狹窄,學生除了學習如何製作窗簾之外,也須學習其他技能,例如裝修、其他物品的生產製造等。在這種情況下,中小型企業除了提供工場內的實習機會外,還須借助企業外的訓練中心提供它們本身無法提供的實習訓練。

Mr Müller介紹完畢後,議員們向他連番追問,特別是不少議員想了解企業何以願意付出大量成本訓練學徒呢?特別是學徒將來可能轉投其他企業工作,企業的培訓豈非血本無歸? Mr Müller指出,企業是有回報的,儘管培訓初期(如第一年)學員能力有限,培訓成本遠遠超過學員為企業賺的錢,可以說是淨虧損。但隨著學員能力不斷提高,學員為企業賺到的得益也相應提高,何樂而不為?

德國各政黨均認同職業教育

下午,我們到訪州議會(Hessischer Landtag)。州議會的建築Wiesbaden City Palace最初在1841年建成,加上2008年落成的新翼,成為一座新舊混雜的建築物。這座建築最初由拿騷公爵威廉姆興建,原為他的大宅。後來州議會開會,就徵用了這個地方。改建後,設計重視議會透明度,多處使用透明玻璃,令人印象深刻。

我們與四位來自綠黨、自由黨、社會民主黨及左翼黨的教育政策發言人進行交流。當中來自自由黨的Mr Wolfgang Greilich是議會的副議長,他是一位律師,其餘三位都是教師或心理學家。在討論的過程中,我們涉獵了不同的議題,例如近期的難民問題、社會褔利問題,但主要仍是討論職業教育。我問他們德國家長對職業教育的態度如何?四位代表雖來自不同政黨,但意見十分統一,都認為家長對職業教育的重視程度近年有所下降。可是,四人都認為,修讀學術或職業課程各有好處,最重要是課程是否適合學生。當中副議長也提到自己的兒子曾在雙元制職業學校讀書,笑言享用過兒子賺錢,不用為兒子的花費操心。

毫無疑問,德國企業非常重視職業教育,家長則偏好學術課程,但在觀念上也接受職業學校。德國朋友指出,如何令社會更重視職業教育和投入更多,令職業教育制度繼續維持高水準,是德國的挑戰。至於香港,要推動職業教育,鼓勵家長和企業參與,可能會遇上更多困難和挑戰。

 致送紀念品給主管聯邦及歐洲事務的Ms Lucia Puttrich部長

致送紀念品給主管聯邦及歐洲事務的Ms Lucia Puttrich部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