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何韓國 KAIST 尖子選擇輕生?

2016/7/26 — 11:54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能夠成為韓國的大學生,他們的能力,絕對不容小覷,也非等閒之輩。需知道,韓國的考試制度,向來以「地獄級」的困難程度來命名,沒有僥倖可言。每一位高中生,為著考取韓國數間位於首爾名牌大學的入學入場券,到了高三的那一年,無一不是一年到晚,過著朝五晚二的刻苦修讀的日子。不少韓國人都說:「若你每天睡三小時,便可以考到 SKY」(包括延世大學、高麗大學與首爾國立大學),「若你每天睡四小時,便只能考到其他地方大學」,「若你每天睡多於五小時,便忘記考進大學這場夢吧」。便可想而之當中的痛苦有多大。

咬緊牙關考進了大學,當以為競爭便隨著大學多采多姿的生活離去之時,其實這只是另一場社會達爾文主義,弱肉強食人生試驗場的開始。韓國國內一共擁有 400 多所大學與學院,數百間中,當然樹大有枯枝,良莠不齊的情況實不能避免。高質素的大學,除了多位於首爾,更也是僧多粥少。學位競爭大,自然一位難求。能力高的學生,便能考進這些名牌大學,成績較差的,只能在別的大學繼續升學。現在,韓國國內的十大學府中,除了為人熟悉的 SKY 外,另一所近年經常冠絕韓國,並成功打入亞洲排名第三的韓國大學:韓國科學技術學院 (Korea Advanced Institut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縮寫為KAIST),也是備受關注。

韓國向來視科研與工業為國內最重要的經濟力量,KAIST 就是當中訓練人材的橋頭堡。自 70 年代建校以後,從 KAIST 畢業出來的學生人材輩出,例如韓國首位女太空人李素妍便是當中的表表者。但是,要維持著最高學府的排名,KAIST 因而不選擇與從普通韓國高中學校中取生,轉移只向國內被特別選定提供科研教學的高質高中埋手。

廣告

每年,KAIST 除了參考他們的成績,更會透過面試與校長推薦,收錄約 1000 名全國最頂尖與潛質的科研人材,讓他們入讀 KAIST。除了對入學學生的要求特高外,KAIST 校內考試與競爭更也是比韓國國內其他大學嚴格,務求確保畢業生有一定的質素。注入這種思維,並力圖把 KAIST 打造成韓國 MIT 的人,就是 2006 年開始被委任成為 KAIST 校長的徐南杓教授。

徐南杓擔任 KAIST 校長的時代,他把「競爭」二字於 KAIST 校園內演繹得淋漓盡致。首先,一直以來,在學期間,KAIST 所有學生的學費與生活費,都是全面由國家資助。然而,在徐南杓的政策下,這種資助變成了有條件的安排,就是要學生維持著成績達到校方的最低「3.0」學分標準,才能繼續享受此福利。否則的話,便會按每百分之一的比例,繳交額外 6 萬韓圜的學費。此外,徐南杓也要求,全校所有的課程,不論老師與學生的語言能力,也劃一必須以英語授課。

廣告

在云云眾多入讀 KAIST 的尖子裡,他們一直是社會的勝利者,尤如精英中的精英,考試上從沒有感受過失敗。但踏進了 KAIST 以後,他們卻要在這種競爭情況下,進行最殘酷的淘汰遊戲。每一學生,為保護自己的地位、面子與額外開支,都不敢有一絲空間放鬆,因為沒有人希望自己在KAIST初嘗失敗的滋味。

雖然他們被人外界視為「人生贏家」,進了 KAIST 便代表擁有美滿人生,但正因為過量的競爭壓力,上星期,KAIST 便發生了一單博士生於校園內自殺的案件。但是,原來這位學生,只是過去數年間,其中一位受不著 KAIST 精神與心理折磨而自殺輕生的犧牲者之一。從 2011 年開始,KAIST 接連地發生了多單學生或老師自殺的案件,當中本科生佔 6 名、研究生佔 4 名,另有一名老師。

經過 2011 年與 2014 年連續數個月發生多次有本科生與研究生自殺的情況後,KAIST 校方也最終被迫面對現實,開始調節針對學生實施的過度注入競爭的校內政策,包括取消了在學期間出現 3 次成績警告後便會取消學位的嚴苛安排,改為連續 3 個學期才會被踢出學校。此外,隨著徐南杓校長退任後,2013 年 KAIST 也取消了懲罰性繳付學費的政策。但是,這些放寬,都只在本科生上出現,研究生間的學習環境,仍舊被無止境的競爭壓力包圍。

最近,按韓國媒體報導,KAIST 校內學生團體也因應著學生欠缺溝通而構成的心理壓力,安排了 24 小時與學生交談的電話服務。但正如不少 KAIST 在學學生,他們口中描述的校園就如「學習地獄」一樣惡劣,一天校方未能從學生的角度,考慮競爭對學生的好與壞,只是單靠學生團體自發組織對話服務,再多的努力也不足以根治問題的核心。

 


參考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