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讓博士生返校完成論文 瑞典教授出動僱傭兵伊拉克救人

2018/12/14 — 21:45

Firas Jumaah(左)、Charlotta Turner(右),圖片來源:Kennet Ruona/Lund’s University

Firas Jumaah(左)、Charlotta Turner(右),圖片來源:Kennet Ruona/Lund’s University

老師為學生,可以去到幾盡?

有超過 350 年歷史的瑞典隆德大學,是北歐首屈一指的學府。這家大學的教授,在 2014 年策劃了一項不尋常的營救行動,4 年來涉及其中的人都守口如瓶,他們終於透過本月出版的大學校刊,向全世界披露這項出格的行動。

伊拉克人 Firas Jumaah 是隆德大學分析化學系教授 Charlotta Turner 指導下的博士生,Turner 不知這名博士生信奉有基督教元素的 Yazidi 信仰。2014 年夏天,Jumaah 的妻子和兩個兒子返回伊拉克參加家庭婚禮,其後 Jumaah 也離開了大學中心的實驗室,返回伊拉克後失踪。Turner 非常心急,因為 Jumaah 在實驗室有很多工作要做,而且他的研究相當耗費時間。

廣告

向教授發短信 無期待得援助

原來 Jumaah 飛返伊拉克找尋妻子 Rawya,還有他的母親和兄弟姐妹。因為伊斯蘭國武裝份子已佔領了他家鄉鄰近的村莊,殺死信仰 Yazidi 的男人,婦女和兒童就像奴隸一樣,「我的妻子感到恐慌,每個人都對 IS 的表現感到震驚。如果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我會有什麼樣的生活?」他決定返回伊拉克陪伴妻兒。

廣告

Jumaah 某天 向Turner 發了短信,描述自己和家人一起隱藏在一間空置的漂白劑工廠,還有許多其他的 Yazidi 教徒,他們缺乏食物和水,室內溫度高達 45 度,並且有很強的漂白劑氣味。而在工廠外面,隆隆砲聲,IS 已經包圍整個城市。

IS或致學生未能完成論文 教授憤怒

「那時我沒有希望,我絕望了。我只想告訴我的導師發生了什麼,我不認為教授可以為我們做任何事情」

如果他在一周內沒有回來,就不能如期完成博士論文。

Turner 對此很生氣,「伊斯蘭國竟然可以衝擊我們的生活的世界,令我的博士生陷於危險,還令他的研究做不成。」

雖然她正在放假,但還是找上了院長,院長很支持 Turner 希望讓 Jumaah 如期畢業的決定。「這只是基本人性問題,我上司為我大開綠燈,鼓勵我即管做。」Jumaah 屬於大學僱員,也是一名獲得獎學金的學生。

大學保安主管安排營救

Turner 找到大學保安主管 Per Gustafson,「這幾乎就像他一直在等待這樣的使命」。

Gustafson 聯繫了一家運輸和保安公司,行動能力遍布全球。「這是一個獨特的事件。據我所知,瑞典的其他大學和學院都沒有參加過類似的行動」 

Gustafson 指 Jumaah 和他的家人有被殺的風險,而且時間緊迫。保安公司派出四名全副武裝的僱傭兵,成功營救出 Jumaah 一家四口,而伊斯蘭國就在他們藏身不遠處,殺死 Yazidi 教徒。

Jumaah 和家人身穿防彈背心和頭盔,經過 6 小時的車程,最終抵達艾比爾機場,他們使用匿名的飛機票,返回瑞典。「 我從未感到如此特權,像 VIP 一樣。」但同時他覺得自己像個懦夫,因為他的母親和兄弟姐妹都留了在伊拉克,幸好他的母親、兄弟姐妹,以及他妻子的家人隨後都成功逃離了伊斯蘭國控制的地區,但他們的房屋被徹底摧毀,需要幾年時間才能復原。

在瑞典工作 接近還清營救費用

「我有朋友後來認為我是一名秘密特工,他們無法相信隆德大學一位教授,有能力營救一名普通的博士生。」Jumaah 之後獲得瑞典永久居留許可,開始在瑞典一家製藥公司工作, 目前已差不多向大學還清救援行動的費用。他的妻子 Rawya Hussein 亦獲頒化學碩士學位,正在找工作。分別 8 歲和 10 歲的孩子,在隆德上課,享受教育和足球。

Jumaah 坦言返回伊拉克不是一個選擇,因為伊斯蘭國的意識形態仍然存在並等待復活,「在伊拉克,我不敢告訴他人我是 Yazidi 教徒,但在瑞典,我和其他人一樣有價值。我感到自己很強大,我屬於這個社會並為此負起責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