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烏克蘭:多數受害者都是在街上或等巴士時遇襲

2015/2/17 — 20:08

來源:無國界醫生

來源:無國界醫生

雖然烏克蘭的停火協議已經生效,但在該國戰線附近的不少地區,不轟炸尚未停止。烏克蘭東部的工業城市格爾洛夫卡(Gorlovka)在停火前持續遭受著炮擊,當地的醫院接收大量傷者,人滿為患,醫療用品已經耗盡,醫生只能用魚絲為傷者縫合傷口。無國界醫生的外科醫生羅斯切(Dr. Michael Roesch)在二號醫院(Hospital #2)支援烏克蘭的外科團隊,他在停火前描述了當地的情況。

我在6天前來到格爾洛夫卡,直接前往醫院。因為轟炸實在太危險,在醫院六樓的主要手術室已不再運作。只有一間在地下一樓的手術室還在使用。他們每天接收5至20個炮轟傷者,上周便曾試過一天內有60個傷者被帶到這裡來。但是,醫院已經3天沒有自來水供應了,因此他們唯有取消不是最緊急的手術。沒有水,你什麼東西都消毒不了。

儘管一些在郊區的小房子倒塌了,但炮彈和火箭彈沒有把建築物徹底摧毀,因此這城市還不是一片廢墟。但所有建築物的窗戶都被碎裂了──這在晚上氣溫降至零下十度時,便成了問題。昨天我們經過一個兒童遊樂園,地面上都是炮彈爆炸留下燒焦的痕跡。到處都是炸彈坑,包括兒童醫院前面對出的地面。

廣告

但你幾乎看不到任何孩子。大部分有小孩的家庭都已經離開。這裡感覺像是一個鬼城。大部分的商舖都關門了,也沒有咖啡室或餐廳。人們如果必須外出的話,也會走得很快。除非是在等巴士,否則沒有人會閒站在街上。

無國界醫生在9月第一次來到格爾洛夫卡,從那時起,我的同事們一直定期向這家醫院提供急需的醫療物資和藥物。當一月衝突升級時,我們決定在這裡建立一支隊伍,以直接幫助當地的醫生,為大量的傷者提供緊急外科治療。

廣告

每一兩個小時,便會有炮彈或者火箭炮隨機襲擊市內某處。大多數受害者都是走在街上或者等巴士時,在戶外遇襲的。在室內,只要遠離窗戶,你大致上是安全的。

兩天前,距離我們住所200米的一間房子遇襲。凌晨5時,我們因突然的爆炸驚醒。窗戶搖晃著,我們知道那必定是個炸彈。我跳了起來,收拾了一些必需品——我的電腦、眼鏡、萬用刀和保暖的衣服——跑到地下室避難。我已經在樓下存放好一些緊急醫療裝備。在這種時候,你只是等著下一次爆炸的發生。

醫院裡的基本醫療物資將要耗盡。其他醫院的醫生曾告訴我們,他們已經沒有外科縫線了,因此外科醫生只能用魚絲縫合傷口。轟炸令供水情況不穩,嬰兒腹瀉的個案增加,但兒童醫院裡防止脫水的輸液早已用完。各種藥物供應也已經耗盡——醫院一直要求我們運送更多胰島素、抗生素和傷口消毒劑。而除了那些我們帶來的物資外,我們早已收到一大堆他們迫切需要的物品清單。

但要把物資運送到城市並非易事。格爾洛夫卡基本上被戰線包圍,只能從一個狹窄的入口進入。該區經常遭到炮擊,因此要通過也非常危險,而且入口經常關閉。

我去過3所仍在運作的醫院,但很多醫療中心和診所都關閉了,部分是因為轟炸的緣故,但也因為約有一半的醫護人員都已經離開了這個城市。那些留下來的人已經7個月沒有拿到薪水了。

過去的6天為我帶來很大震撼。我是一名外科醫生,但在生命中從沒見過這麼多截肢傷者——人們去購物,一個小時後就失去了雙腿。這裡的外科醫生,以前從沒處理過戰爭傷者,現在每天都要進行至少一至兩個截肢手術。

對於醫院員工來說也特別困難,但是他們都應對得非常好。像這裡其餘的人一樣,他們的態度十分堅毅。他們非常勇敢、冷靜、鎮定,而且竭盡全力。但你可以感受到,在心底裡,他們接近絕望。他們感到被外面的世界所拋棄。在這裡,除了無國界醫生,沒有其他的國際組織。人們迫切地等候著來自世界上其他地方、可以證明他們沒有被忘記的迹象。

來源:無國界醫生

來源:無國界醫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