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熱振事件與金正男之死

2017/2/17 — 9:47

金正恩、金正男

金正恩、金正男

【文:小齊】

已故北韓前領導人金正日(1941-2011)的長子金正男(1971-2017)於馬來西亞疑遭暗殺,引起國際廣泛關注。金正男死後勢必掀動微妙的東亞局勢,當中尤以中、朝關係屬首當其衝。近日已有不少評論從「宮廷鬥爭」角度分析是次事件,筆者固然不會抹殺「宮廷鬥爭」的可能,然而既能驅使北韓當局拔涉千里、於國外全力「追殺」一名「廢太子」,背後或許藏有更大動機。

雖然金正男一度躋身「接班人」之列,但早已失卻父親金正日的歡心。金正恩(1984- )「繼承大統」可謂名正言順,旁人縱然不服,亦難有置喙的餘地。何況金正男素來恭順,從不流露半點「謀朝篡位」的野心。如今金正恩早已大權在握,乃兄早已避走外國,遠離權力中心,按理未必須要如此耗費心力、對金正男趕盡殺絕。礙於北韓資訊極度封閉,外人只能根據當中洩漏的一鱗半爪來臆測。倘若借鑑一則西藏舊事,或有助世人撥開眼前的迷霧。

廣告

一切還得從五世熱振活佛(1910-1947)說起。時維上世紀的三十年代,1933年十三世達賴喇嘛土登嘉措(1876-1933)圓寂,熱振訪尋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自青海迎靈童拉莫頓珠(1935- )回拉薩,並於1938年舉行坐床大典,成為當今的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熱振挾「擁立」之功,自1934年起出任拉薩噶廈1政府「攝政」一職,成為拉薩政府的掌舵人,並採親華路線。後來熱振多番傳出行為不檢、弄權貪黷等醜聞,漸失人心,連時任國民政府蒙藏委員會駐藏辦事處處長沈宗濂(1898-1978)亦對熱振的道德操守頗有微言。輿情壓迫下,熱振「以退為進」,於1941年以「逃避災禍」為由辭職,事前與繼任人達札活佛(1874-1951)計議,由達札暫代「攝政」一職,待兩、三年後重由熱振「復行視事」。豈料達札對熱振「陽奉陰違」,結納熱振的政敵,廣植勢力,與熱振的矛盾日益加劇。

熱振在西藏漸受孤立,唯有投靠中國,派出代表到重慶與國民政府接洽。抗戰期間,熱振於1943年當選為中國國民黨第六屆中央執行委員,儼然成為中國於西藏的「代言人」。終十三世達賴喇嘛的一生,均致力於西藏民族和政權的獨立自主,奠定日後拉薩政府的長遠目標。熱振對內失卻民心;對外則「聯結」中國,完全跟拉薩政府的政策相違背,日漸淪為拉薩的「眼中釘」。來到1947年,戰後英國在印乃至中南半島的勢力不復舊觀,又國民政府深陷內戰泥沼,拉薩政府欲把握機會朝獨立自主更進一步,與熱振的矛盾不斷升温,卒至「攤牌」。同年4月,拉薩從印度方面獲悉有關「西藏革命黨」的情報,「西藏革命黨」與中國國民政府有莫大淵源,部份涉事人物竟與熱振有所關連。拉薩政府懷疑有人謀反,遂「先下手為強」,派兵攻打熱振的「大本營」色拉寺。最後熱振被捕,旋於5月7日死於布達拉宮,疑遭毒殺,釀成西藏現代史上有名的「熱振事件」。

廣告

當年熱振希望向中國尋求庇護,國民政府亦希圖以熱振為「棋子」,藉以影響西藏政局。惜民國年間國事蜩螗,國民政府尚且自顧不暇,遑論有餘力支持熱振。最後熱振身敗名裂,國民政府在西藏亦威信盡失。及至1949年,拉薩政府決意驅逐國民政府所有駐藏人員。就在大陸山河色變前夕,最後一批國民政府人員於8月撤出西藏,標誌國民政府介入藏事告一段落,亦令國民政府經營多年的心血付諸東流。

有點扯遠了,言歸正傳,北韓與西藏同處中國邊陲,向為各大國逐鹿的場所。如何折衝尊俎,成為執政者的生存之道。自從金正恩上台後,至今中、朝雙方領導人未嘗互訪,顯見北韓對中國日漸疏遠,並靠攏俄國。金正男曾經長居北京和澳門,家人同受中國政府保護,與中國存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其角色跟昔日的熱振可謂如出一轍。金正男的死因不在懷有「篡位」之心,乃在與中國關係過於密切。北韓政府暗殺金正男,或許旨在消滅中國左右北韓政局的「棋子」,並一併鏟除中國在北韓的勢力。隨著金正男一死,中國押上的籌碼全告泡湯,如今北京政府猶如當年的國民政府,對北韓政局已難有所作為了。

借用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話:「打鐵還須自身硬」,中國欲對鄰國施加影響,不外乎提升自己的實力,這是亙古不易的真理。北韓政府或看穿中國「外強中乾」、「遇事不足恃」,或不甘淪為中國予取予携的傀儡,總之北韓跟中國「分手」已是路人皆見。當然,金正恩不會直接向美國伸出橄欖枝,否則難以向民眾交代。自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後,美、俄關係日趨緩和,北韓或以俄國為牽線人,與美國「暗通款曲」也未可知。姑勿論後續發展如何,除了喪命的金正男外,今趟暗殺事件的最大輸家就是中國。今後北韓或更肆無忌憚,中國苦於不能失去北韓,對北韓也只能忍氣吞聲。中國的外交形勢將更為險惡與孤立,失去北韓這道作為中國與美、日、韓聯盟的緩衝,必令北京政府寢食難安。

 

註1:噶廈(bka’ shod):全稱噶廈朗傑(bka’ shag shod drung),大臣議事會;泛指其官衙。噶倫(bka’ blon)即大臣,全稱噶貢倫(bka’ I gun blon),又譯「噶布倫」,為噶廈之成員。官秩三品,噶廈規制一般設3名俗官和1名僧官,偶然多過1名僧官。以「攝政」為領班。

延伸閱讀:朱麗雙:《民國政府的西藏專使1912-1949》,香港,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2016

 

作者簡介:塘邊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