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朗普不只贏了希拉莉 還擊敗了美國主流傳媒?

2016/11/9 — 19:19

2015年 7月,特朗普宣佈參選,美國主要網媒《赫芬頓郵報》公佈,會將特朗普的新聞放入娛樂版、而非政治或新聞版:「原因很簡單:特朗普參選只是一場花生戲(sideshow)。我們不會上當。」

隨著特朗普的選情越來越明朗,《赫》改變了做法,將大選新聞移往政治版,但自今年一月開始,每一篇有關特朗普的報道中,都附上以下編按:

"Editor’s note: Donald Trump regularly incites political violence and is a serial liar, rampant xenophobe, racist, misogynist and birther who has repeatedly pledged to ban all Muslims — 1.6 billion members of an entire religion — from entering the U.S."(編按:特朗普經常引發政治暴力,是一名騙子、排外份子、歧視份子、厭女份子,多番強調要禁止全球 16億穆斯林入境。)

廣告

而到了今晚,《赫芬頓郵報》的報道不再附帶這段編按。編輯口中的「花生戲」終於落幕,《赫》首頁大字標題:"IT'S OVER: TRUMP WINS."

CNN主播:過去幾週傳媒分析離晒地

廣告

過去一年,對於民調及傳媒未能準確掌握民情的現象,輿論中已有廣泛討論,但是夜的選舉結果、傳媒與真實相距之遠,仍然超出所有傳媒的預期。

《紐約時報》一篇報道,就以〈選情吃緊 新聞主播與一般人一樣震驚〉為題,集合了選舉夜各大新聞台直播期間,主播們對選情超出預期的驚訝語錄:

「無人估到。」MSNBC主播說;「我未見過任何一個民調,預測到特朗普今晚的選舉表現。」CNN主播則如此道。連親共和黨的霍士台主播,在當地時間晚上九點、即特朗普勝望越來越大之時,不禁講了一句「特朗普竟然未輸……我估無乜人估到特朗普到這個時候仍未輸。」

面對選舉夜的龐大觀眾群,CNN主播 John King望著一片紅色的美國地圖,直認「過去幾個禮拜,我們的討論都脫離現實。」

「脫離現實」的討論是指,過去數週,主流媒體及民調都頗為肯定,希拉莉會贏。上月底,爆出 FBI調查希拉莉郵件的風波後,媒體的預期仍為「希拉莉不會大勝,但會穩勝」( “substantial but not overwhelming” )。美國幾乎所有主要報章的社評,均呼籲選民支持希拉莉,包括一些百年以來從未支持過民主黨人的保守派報章。

選舉日黃昏時份,《紐約時報》的預測仍向讀者稱,希拉莉有 84%機會贏得大選,幾個小時後,預測擺向另一端,長期指向「>95%機會由特朗普勝出」,直到選舉終結。

選舉過後,《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及《赫芬頓郵報》均有評論員即時撰文,分析傳媒今次為何敗得徹底。

茶黨崛起、國會大勝、特朗普取得提名... 傳媒均未能捕捉民粹

《紐約時報》評論人 Jim Rutenberg形容,美國傳媒界坐擁高端科技、詳盡大數據資訊、複雜的分析工具,也無力挽回傳媒再一次落後於新聞形勢、落後於全國民情的慘敗。Rutenberg指出,今次已非主流傳媒首次錯判形勢:2010年的茶黨運動、2014年國會選舉共和黨大勝,以及特朗普取得共和黨提名三役,傳媒均明顯未能及時對這些民粹運動(populist movements)予以重視,直到震撼結果襲來才如夢初醒。

「如果新聞機構無法呈現中真實的政局,就是連其最基本的功能也失效。」

Rutenberg認為,如果傳媒沒有假定希拉莉必定勝出,今次選舉的新聞報道將會大不相同,傳媒將會更早開始認真對待特朗普的狂言;而經歷上述三次失敗後,傳媒卻仍未汲取教訓。

他引述保守派評論人指出,主流傳媒「被自己對保守民眾、鄉郊民眾、基層及貧窮白人的偏見蒙蔽」。另一邊廂,比起傳媒的「fact-check」,基層選民更願意相信特朗普。

主流傳媒為何摸不清民眾的真實意向?

集中報道特朗普 忽視選民心態

前《紐約時報》公眾編輯 Margaret Sullivan則在《華盛頓郵報》撰文指出,記者本身大多數為大學畢業、生活於都市、擁抱自由主義價值,而希拉莉陣營是他們能夠理解、能夠預測的安全區域。

抱持這種想法的記者,始終不願意相信美國民眾會選擇一個肆意取笑殘疾人士及女性、散播厭女情緒、歧視主義的候選人。Sullivan 指出,傳媒認真對待特朗普的言論,指出他的錯處、質疑他能力不足,卻從未認真對待特朗普有望當選的可能性;傳媒界根本從未想過特朗普真的會當選。

而與記者們相反,選民並不介懷特朗普的言論,也知道他不會真的興建美墨邊境城牆,但卻能夠與特朗普產生共鳴。Sullivan認為,雖然有傳媒嘗試分析選民對現況的失望、憤怒情緒,但比起對特朗普本人舖天蓋地的報道,遠遠不夠。

《赫芬頓郵報》媒體記者 Michael Calderone就指出,在共和黨初選期間,特朗普被視為毫無勝望的電視明星,傳媒、尤其電視新聞,基於收視考慮,對特朗普的關注遠超其他共和黨候選人,在本應質疑、指出特朗普錯誤的場合,傳媒均未有認真處理,亦給予特朗普利用傳媒宣傳的機會。

Calderone亦指,在特朗普支持度不斷增加之後,美國傳媒事實上亦有不少變化:過往力主「中立」、不評斷政治人物的言論真實與否的保守媒體,開始直指特朗普「說謊」,其他媒體更投放大量資源做「fact-check」 (查證),協助公眾辨出特朗普言論不實之處,積極抗衡網絡廣傳的錯誤訊息。

但這些改變是否來得太遲?就在傳媒猶豫應否認真對待特朗普之時,特朗普已有意識地在整場選戰中,不斷攻擊主流傳媒,並將傳媒描述成禍害美國的建制力量,與離地的政治精英與貪婪的商界並列。選民相信哪一邊,可參考今晚的選舉結果。

特朗普不只與希拉莉周旋,亦與輕視他的主流傳媒抗衡到底;這場戰役,亦如同《赫芬頓郵報》今晚標題:IT'S OVER: TRUMP WIN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