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朗普當選:美國中產對全球化的控訴

2016/11/10 — 20:35

特朗普

特朗普

【文:陽炎】

現代的全球化在工業革命下,令物品可以標準化及大量的形式出口,在科技的進步下,造就了今天的經濟及政治模式。但這種的經濟模式令民族文化、國家經濟體、國土的疆界逐漸消失。就在昨天,美國的人民終於向全球化說不。

在投票前眾說紛紜,大家都認為投給特郎普的都會是白人的工人階級,但點票結果出現後,特郎普能勝出卻有賴於受過教育的人士或是中產階級[1]的票源。

廣告

理由看似複雜,但其實並不難理解。開初,全球化給了各個國家發展的機會,從職位的空缺到大企業的流動,都會令國家,企業,人民的資金和資源增家。可是,到了今天,人民發現了全球化所帶來的問題,當你打開國家的大門,除了你能夠走出國際,別人也可以進入你的國土。

當別國的廉價勞工走進來後,坐上你的職位或別國的企業偷走你的技術,首當其衝當然是中產和工人階級。但這樣不但令他們的工作機會減少,還令到他們的工資因廉價勞工的出現難以上升。而特郎普卻大擔地說明全球化為自由貿易及工作機會減少的元兇[2],那在反全球化的思潮底下,他能夠成為美國總統也是非常合理。

廣告

反全球化成為新的潮流,首當其衝的大概會是發展中國家。不竟,發展中國家最大的經濟來源就是出口業,美國的大門一關不但令他們的經濟來源減少,就連引進科技技術的機會都會減低。這個連鎖反應令到中國的經濟可能在未來數年出現大危機,在貨幣,進出口,科技產業上將會面臨極大挑戰。如果美國人在反全球化和全球化之間找到平均點的話,相信西歐會再次成為主導世界經濟及政治潮流的地區,反之,可能會令亞洲和西歐之間出現惡性的經濟兢爭。

 

注:[1] [2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