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玻利維亞Potosi的礦工

2015/2/9 — 10:57

【文:熊玉婷 (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執委);圖:Calvin Sebastian】

作者按:玻利維亞貨幣為玻利維亞諾(下簡稱B),筆者書寫時B與港元的兌換率為1B:1.12HKD

為了能在月亮消失之時到達天空之鏡,特意繞路到城市Potosi。Potosi海拔4080米,是全世界海拔最高的城市。在這裡,只是單單站立已經覺得氣喘。加上它遠離赤道,不像基多海拔高之餘溫暖,晚上低至兩、三度,在Hostel裡坐著都感到頭痛。再加上谷了一個禮拜的月經終於來臨,一整天就是休息和休息。幸好,Hostel其他旅人看到我樣子太不濟,為我預備晚餐,讓我不至於飢寒交迫。

廣告

大部份旅客都是為著Potosi的礦洞而來,想體驗一下礦洞的惡劣環境。本來打算休息兩天再去體驗,今天下午逛著逛著就被說服參加剛出發了五分鐘的Tour。我還是每到一個點要停下來喘氣休息兩分鐘,還穿著拖鞋,還未吃午餐,感覺自己在玩命。

導遊Antonio從前也是礦工,在礦洞工作了五年。父親死後,決定轉行做導遊。進入礦洞前,Antonio先帶我們去市場,請每人買10B禮物(古柯葉和可樂)給礦工。然後我們在Antonio的家穿好裝備,戴上口罩,便進入礦洞。礦洞裡氧氣更少,而且多有毒氣體,呼吸更困難。加上路很狹窄,常常要低著頭走,曾為礦工的Antonio因此「寒背」得很厲害。一邊走,一邊很擔心礦洞會倒塌,到時死路一條。我們只往下走了250米,走到Level 3,但Antonio說整個礦洞有14個level,工人暫時在level 10工作。Antonio講解礦場環境和礦工工作時,常常最後都會說,做礦工很可憐,「但是在Potosi,沒有其他選擇。」

廣告

其實在礦洞裡的經驗沒有什麼好記錄,就是不舒服、很怕死,更值得記錄的,是回到旅行社後,抓住Antonio聊了一個小時的內容。

他說礦場沒有所謂公司,礦工們會自發組成一個社團,裡面沒有誰是誰的老闆,但會選出代表負責採購、聯絡等工作,最重要的功用是保障礦工自己。在每月礦場的收入中,有40%是給社團的。當中20%用以添置採礦需用的工具、設備;5%用作交稅;5%是律師費,因不同社團就礦場的邊界時有衝突,「你沒發現嗎?在這個貧窮的城市,礦場以外最多的就是律師樓!」5%建立意外基金,若有礦工出意外,斷了手指或因其他原因要進醫院,便用這筆錢支付。最後5%是安家費基金,若有礦工意外或患病身亡,會視乎年資給予其家人安家費。例如一個工作十年的礦工,死後家人可得4000B,超少。Antonio說,「是,這4000B不等於一個父親、不等於一個兒子,不等於一段友誼。但是在Potosi,沒有其他選擇。」聽得讓人心酸。

他又說,玻利維亞退休金每月要供1000B,從前政府會代為支付,現在要工人自己支付,工人根本負擔不起。而且退休金要到法定退休年齡才能領取,女的55歲,男的60歲。但礦工基於惡劣的工作環境,長年累月吸入有毒氣體,很多礦工在35-45歲便因嚴重肺病去逝。即使有能力供退休金,也拿不到。而一個專業的防護口罩,價值300B,每個壽命只有一個禮拜,對他們來說是天價。

餘下的60%,就平均分給每個礦工。視乎倫敦市場的礦價和礦產的純度,一個礦洞每個禮拜出產可賣3000 – 9000B不等。而一個礦洞大約有5人在六天工作(剩下一天要去市場賣礦產),即是每人每禮拜收入約360 – 1080B,即每月收入約1440 – 4320B。

那麼礦工一天是怎樣過呢?Antonio說,由於市中心的一個月的租金要約1600B,大部份礦工都會選擇住在只要400B租金的週邊地區。每天早上七時就要起床,乘一個小時公車到市中心,再乘半小時公車到礦場。九時左右到達,作進入礦場前的準備,把古柯葉含在咀裡一小時。古柯葉能減低高山反應、讓人感暖和、提神、有飽肚感,是他們的Red Bull。十時便開始進入礦場工作,四小時後再含一些新的古柯葉,再工作四小時。「不用吃飯嗎?」「不用。因為不吃飯就只是肺不舒服,吃飯後連腸胃都會不適。」八小時工作後,再乘個半小時公車回家。「回家後,他們的孩子可能都已經睡了。但是在Potosi,沒有其他選擇。」又是一陣心痛,想起香港的標準工時立法,也想起自身的經歷。

Potosi人口有14,000人,當中七成人靠採礦業生存,五成人每天要進入礦洞工作。最近政府合法化:十四歲兒童便可以合法進入礦場工作。比起十年前,因礦場常意外倒塌,每個禮拜有五、六人死傷;現在每個月約有兩、三名礦工死亡,主要是因肺病在醫院去逝。雖然礦工的工作艱苦、危險,但收入比其他工作高一倍。很多人寧願「捱十幾年,儲到錢後搬去其他城市、國家工作。呢班人往往走左之後,一世都唔會返返Potosi。」

Antonio說自己較幸運,家裡人口多,父親去世前讓他選擇是否繼續做礦工。他決定轉行,早上在礦場工作,晚上到夜校讀了三年導遊,而由於在礦場裡工人都是說蓋亞語(印加語言),他又重新學習西班牙語、英語。「讀書貴嗎?」玻利維亞的政府學校(由小學到大學)都不用學費,但書本可以是十年、廿年前的,所以要自己買書,但不算貴。而他的英語最初是由一對英國遊客教的,只會說不會寫,但已足夠。

由於Potosi人相信天神不喜歡女人入礦洞,女人入礦洞會帶來意外、死傷。Potosi女人的責任就是拼命生,讓家裡有更多經濟支柱。5年前左右,一個家庭普遍有6-7個孩子。近年政府為了做控制生育,所有15歲的女孩子都會被送到醫院接受性教育,學習使用安全套和避孕丸,而安全套和避孕丸是免費提供的。我驚訝:「只有女孩子去學嗎?政府期望她們學完回家教丈夫嗎?」Antonio也尷尬地承認,玻利維亞仍是一個男女很不平等的國家,很多丈夫「啋你都傻」。我叫他不用覺得失禮,因為在香港,即使到大學,也不一定會教使用安全套。

玻利維亞其中一個吸引我的地方,是它有著拉丁美州第一位原住民總統。來之前,我一直很好奇,人民怎樣看這位總統。Antonio說:「不論是特權階段出身,還是原住民出身,所有政客都只會講大話。」他不信政客,在上個月的總統選舉中並沒有投票。他認為如果政府有心幫Potosi,應該提升醫療福利、並在Potosi多建工廠,讓Potosi人有其他選擇。

 

原刊於普世頻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