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現實版《紙牌屋》:一群貪污犯發起的總統彈劾案

2016/5/3 — 14:47

圖片來源:House of Cards facebook

圖片來源:House of Cards facebook

【編譯:黑山老妖】

破土編者按:這幾天,巴西正上演著現實版的《紙牌屋》,巴西總統羅塞夫遭到了彈劾。可笑的是,彈劾羅塞夫的理由非常牽強,而發起這場彈劾的國會議員們卻都是一幫貪污分子。主持彈劾案的眾議院主席庫尼亞就像是現實版的弗蘭克•恩德伍德。那麼,世界各大媒體是如何看待這場彈劾案的呢?破土摘編了一系列世界左翼媒體的評論,以供大家參考討論。

當地時間4月17日晚,巴西國會眾議院以超過2/3的支持率(367票贊成,137票反對,7票棄權)通過了針對巴西總統迪爾瑪·羅塞夫的彈劾。根據程式,彈劾案將於5月5日前在國會參議院進行首輪投票,一旦獲得半數以上的投票支持彈劾,來自左翼勞工黨的羅塞夫總統就將被強制離職180天,以等待參議院的審議和最終投票,在這段時間內,羅塞夫的頭號政敵、來自右翼民主運動黨的副總統特梅爾將成為代理總統,如果參議院最終投票有超過2/3支持彈劾,羅塞夫將被正式罷免,特梅爾將正式接任總統直到2019年1月1日。然而,特梅爾的群眾支持率比羅塞夫更低,此外,羅塞夫總統職位前三順位的繼任者(均來自於民主運動黨)都涉嫌管理不當或貪污而正在遭到起訴或接受調查。

廣告

對於巴西這場政治風波,世界左翼媒體紛紛對發起彈劾的右翼勢力表示譴責,並對巴西政治的未來走向表示悲觀。英國《衛報》網站18日發表題為《一齣悲劇,一個醜聞》的社論,社論指出,在巴西這場陰暗的政治危機中,沒有什麼是明確的,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國家將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遭受這場危機所帶來的後果。奧地利作家斯蒂芬·茨威格1941年曾盛讚巴西為「屬於未來的土地」,然而巴西卻一再辜負人們的美好期望,並沒有利用其豐富的自然資源和遠離世界大戰的有利條件而真正發展起來。2003年,隨著勞工黨的興起,盧拉當選總統,一度給這個國家帶來了遠離政府腐敗和裙帶政治的希望,然而隨著盧拉選定的接班人羅塞夫遭到彈劾,這一希望似乎再一次破滅了。而最近的這場政治風波則進一步加劇了巴西在社會和政治上的兩極分化:支持和反對羅塞夫的群眾在巴西各大城市針鋒相對,以至於當局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亞的公園步行大道上豎起了一道鋼牆,防止雙方發生肢體衝突。

《衛報》社論將這場政治危機的原因歸為多個方面:全球經濟危機,總統羅塞夫的個性,勞工黨腐敗的政黨資金系統,這個系統被曝光之後所引發的醜聞,以及立法部門和行政部門之間失調的關係。首先,在經濟上,全球經濟危機打擊了作為巴西支柱產業的原材料出口行業,使得工人失業、通貨膨脹,政府財政捉襟見肘,難以維持勞工黨向群眾許諾的社會福利體系,最終,不僅是執政的勞工黨,巴西各大黨派都選擇把手伸向巴西國家石油公司。其次,在政治上,巴西憲法規定政府由民選總統和多黨派國會組成,總統雖然擁有行政權,但立法權屬於國會,而國會並不由總統所在的執政黨把持,因此總統不能貫徹執行其最初的施政綱領,而羅塞夫的政治手腕不如前任盧拉那麼老練,不能擺平國內政治的各個山頭,加深了總統府和國會之間的矛盾。

廣告

在這一背景下,司法部門對於巴西國家石油公司的調查便成為了引爆黨派矛盾的導火索,這一調查的最初目的是為了淨化巴西政壇。羅塞夫本人並沒有被涉入巴西國家石油公司的醜聞,她被彈劾的理由是在2014年競選連任之前的財政造假,未經國會許可從國有銀行貸款來美化政府財政資料。相反,發起彈劾動議的那些政客卻大多身陷腐敗指控。巴西的反腐敗運動並不會偃旗息鼓,接下來矛頭很可能會指向前總統盧拉。然而,羅塞夫的下臺卻並不能解決巴西政壇的動亂,因為繼任者特梅爾的群眾支持率還不如羅塞夫。

美國《雅各賓》雜誌網站18日刊登了巴西聖保羅大學歷史系教授肖恩·普爾迪(Sean Purdy)的文章《今天是偽善的勝利》。普爾迪指出,彈劾羅塞夫並不是為了反腐敗,而是為了右翼政黨的奪權。用來當作彈劾理由的那些欺詐行為,1994-2002年的右翼社會民主黨總統卡多佐也做過,當前巴西還有16個州的州政府在這麼做,甚至奧巴馬在2013年提高美國政府債務上限時也做過。

普爾迪把這次彈劾案稱為一次「下流的表演」、一場「反動和偽善的狂歡」。主持彈劾案的眾議院主席愛德華多·庫尼亞(Eduardo Cunha)(總統的第二順位繼任者)正在接受最高法院和眾議院道德委員會的調查,涉嫌高達2000萬美元的賄賂(包括來自巴西國家石油公司的)以及多達13個被隱瞞的境外銀行帳戶。實際上,500個眾議院議員中有超過一半正在接受犯罪調查,罪名包括腐敗、綁架和謀殺。右翼的國會代表們投票支持自己的家族成員、福音派教會、反墮胎運動,以及削減社會權利。一個警方背景的議員甚至投票支持曾在1970年代反對軍閥獨裁的武裝鬥爭中逮捕並折磨羅塞夫的軍方官員。許多「明碼標價」的小黨派議員投票支持彈劾羅塞夫,僅僅是因為得到了反對黨派的政治許諾,而在此之前他們還是和羅塞夫結盟的。

普爾迪認為,這場國會政變類似於2012年在巴拉圭、2009年在洪都拉斯發生的事情。巴西右翼黨派利用了經濟危機、勞工黨的腐敗、羅塞夫的民眾支持率下降,意圖在新自由主義的道路上走得更遠,而這條道路正是由現在執政的勞工黨在過去的十年間開啟的。目前,支援現政府的人們大多還對搖擺不定的中右翼抱有幻想,寄希望於在最後時刻達成幕後交易以保住羅塞夫的總統席位。只有6個來自社會主義自由黨的左翼反對派議員敢於說出真相:眾議院主席庫尼亞是一個腐敗、偽善的竊國之賊。為了反對右翼政黨和新自由主義的聯邦政府,左翼反對派不能掉進支持勞工黨現政府的陷阱,唯一的出路在於街頭的群眾鬥爭,而不管有沒有來自政府背景的工會和社會運動的幫助。目前,在里約熱內盧,已經有40個高中被學生佔領,而在里約熱內盧所在的裡約州,政府公務員已經堅持了兩個星期的罷工鬥爭,在整個巴西,各種工會和社會運動都承諾要加強鬥爭。

美國《Slate》網路雜誌19日刊登了一篇對巴西記者丹尼拉·皮內羅(Daniela Pinheiro)的訪談,題為《民主在危急中》。皮涅羅指出,雖然羅塞夫被提起彈劾的理由是挪用銀行資金彌補財政虧空,但這並不是政客們討厭羅塞夫的真正原因。勞工黨的盧拉總統2003年選舉上臺之後,巴西的上層統治精英並沒有接受這個工人出身的總統。盧拉的上臺改變了巴西社會的氣氛,窮人開始能夠接觸到過去僅僅是少數人享受的特權了,這讓統治精英非常不滿。然而,盧拉的繼任者羅塞夫卻是一個非常不稱職的政治家,她傲慢、頑固,而且在經濟政策上犯了很多錯誤,從而讓整個社會從上到下的許多人都感到不爽,目前她的群眾支持率只有8%。大量證據表明,勞工黨從他們選舉資金的一個主要贊助商——一家建築公司那裡收受了大量賄賂,雖然羅塞夫本人和這些賄賂無關。

皮內羅把這場彈劾案比作美國電視劇《紙牌屋》,主持彈劾案的眾議院主席庫尼亞就是現實中的弗蘭克·恩德伍德,而他身邊的那些議員的水準也都爛爆了,不過是一群腐敗的基督教福音派暴徒,這一切都在周日的眾議院演講中展露無遺。在這場彈劾案中,最駭人聽聞的事情並不是總統以牽強的理由被國會要求下臺,而是提起彈劾的國會議員本身就是一群罪犯,例如,庫尼亞、特梅爾都被指控貪污。但是,如果這群人通過這場國會政變而上臺執政,反腐敗運動可能會偃旗息鼓,因為他們自己就是腐敗分子,而前總統盧拉也可能會因此而逃過一劫。因此,巴西目前需要的是另一場總統和國會選舉,而不僅僅是黑吃黑的權力更迭,但不少群眾卻為了羅塞夫的被彈劾而歡呼雀躍,似乎並沒有意識到這是民主制度的危急時刻。

21日出版的最新一期《倫敦書評》雜誌上刊登了英國著名馬克思主義學者佩里·安德森8日撰寫的文章《巴西的危機》。安德森指出,巴西勞工黨曾經以為它能夠利用巴西的既存秩序來造福窮人,同時又不損害到、甚至還會有利於富人的利益。勞工黨確實幫助了窮人,但是一旦它接受了進入到這個病入膏肓的政治制度的代價,它身後的門就被關上了。勞工黨變得越來越衰弱,在整個國家機器中四面楚歌,而沒有自我意識和戰略方向,因此盲目、愚蠢到排斥黨內最優秀的思想家安德列·辛格(André Singer),而相信那些輿論導向專家和民意調查分析師,並且還奉行「有奶便是娘」的權錢交易策略。隨著巴西勞工黨的衰落,南美政治的一個週期即將結束。在過去的15年裡,受益於美國對南美注意力的放鬆、全球商品市場的繁榮,以及群眾傳統的豐富資源,南美洲曾經是唯一一個社會造反運動和非正統的異端政府共同存在的地方,成為全世界政治情況的一個例外。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爆發以來,社會造反運動已經在世界其他地方蔓延開來,但是非正統的異端政府如今已經不復存在,而且目前也看不到有誰能夠接下南美洲的接力棒。

 

原刊於破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