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瑞士「無條件基本收入」公投被否決:高福利政策的再思考

2016/6/13 — 9:4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破土編者按】瑞士全民公投否決了每月高達2500瑞士法郎的「無條件基本收入」提案,有些人羨慕不已;有些人高度評價了瑞士人民的市場精神。但是這樣的高福利是怎樣運作的?錢從哪來?真的能穩定運作下去嗎?卻鮮有人質疑。其實,不實現經濟民主的高福利,恐怕只是空中樓閣吧。

6月5日,瑞士以76%的投票者反對的公投結果,否決了每月無條件地向每位瑞士公民給予2500瑞士法郎(約合新台幣8萬3660元)的「無條件基本收入」提案。此次進行公投的提案要求對每一名瑞士合法居民,每人都可以從政府那裡領到一筆「無條件基本收入」,成年人每月2500瑞士法郎、未成年人每月625瑞士法郎(約合新臺幣20915元)。瑞士人口超過800萬,算下來政府每年在「無條件基本收入」上的財政支出將超過2000億瑞士法郎。而瑞士的GDP也僅為6500億美元,一下子要把將近三分之一的生產總值拿來直接發掉。這樣的財政支出是政府根本無法承受的。一旦通過,勢必引發通貨膨脹和經濟秩序混亂,或者造成教育、基礎建設等其他公共支出的大幅銳減,最終倒霉的還是瑞士老百姓。

事實上,這一提案本身帶有很強的空想性質。羊毛出在羊身上,政府擴大財政支出必然意味著更重的稅收,我們知道,工人的工資實際上取決於其勞動力再生產的價值,也就是維持其衣食住行、養育後代及接受培訓的基本費用,對於企業們來說,政府支付「無條件基本收入」將使其有更充分的理由降低工人的待遇、縮減工作機會,實際結果是拿勞動人民的錢替大老闆們「減負」了。老百姓們也不傻,在瑞士街頭隨機採訪了一些人,就有了這樣的回答:「這看起來是一個不錯的想法,但我最後投了反對。嗯,聽著,因為現在我認為這項措施事實上並沒有給我們創造更多價值與工作機會!」。

廣告

維持高福利需要那麼多錢,從哪來的?

此事一出,那位號稱「以經濟學視角看世界」的中國「經濟學家」謝作詩先生很快給出了高論:瑞士的富裕與繁榮是源於「對市場經濟的堅守」和「對資本主義的信奉」。當然,正是世界資本主義體系造就了瑞士這個「富人之國」。據樂施會今年發布的一份名為《頂層的腐敗》的報告顯示,蘋果、通用電氣等企業巨頭為了避稅,將大批資金存入避稅天堂—離岸金融中心當中,而瑞士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離岸金融中心。

廣告

巴拿馬報告(Panama Paper)之後,離岸銀行被大家知曉—這是個富人們為了躲避國內的高額稅款和財產審查,把錢悄悄挪到國外一邊存儲一邊洗白的地方。這麼高級的地方,都能讓你避稅,當然要筆手續費和封口費了!這便成了一筆不菲的收入。但這種收入—幫助來源不明的巨額資產逃避本國稅款而收取的手續費,根本就是汲取世界勞動人民的勞動果實呀!蘋果、通用等外國富商們的錢是怎麼來的?還不是流水線上的工人一點點辛苦勞動的果實。

即使是在瑞士國內,高工資高福利也不是人人都能享受到的。雖然瑞士平均工資超過6000瑞郎,位居世界前列,但物價極高,每月的基礎生活工資就高達3600瑞郎,而普通勞動者的工資往往還不足4000瑞郎,不少人因此成為「窮忙族」、「月光族」。企業老闆則享受著普通員工數百倍的年薪。這次又要拿全世界勞動者的血汗錢來劫貧濟富,你說人民能答應嗎?

高福利不是社會穩定的藥丸

謝作詩等經濟學家們認為這次公投的結果體現出「大多數瑞士人在社會主義、福利主義的誘惑面前表現出極高的警覺性。」然而謝教授搞錯了:高福利並不等於社會主義,福利國家恰恰是資本主義國家為了解決自身矛盾而提出的。二戰後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為了緩和階級矛盾,提出了一套完善的社會福利政策和製度。然而隨著70年代的通貨膨脹危機和新自由主義的興起,資本主義國家紛紛放棄福利國家的政策,轉向對工人階級的大舉進攻。可見,高福利只是資本主義國家緩和階級矛盾的一種手段而已。

生產制度決定分配方式。福利國家解決的是分配方式的問題,而社會主義恰恰要提高勞動者在生產過程中的話語權。在前三十年的社會主義建設時期,工廠負責了住房、教育、醫療、養老等一整套社會保障的體系,不需要直接「白給錢」,工人的福利待遇是極高的,這同時也保證了他們能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生產建設中,不僅努力提高勞動生產率,還要積極參與工廠民主建設。毛澤東就指出,「勞動者掌握了管理國家、管理軍隊、管理各種企業、管理文化教育的權利,實際上,這是社會主義制度下勞動者最大的權利,最根本的權利。沒有這種權利,勞動者的工作權、休息權、受教育權等等權利,就沒有保證。」勞動者不掌握管理權,再美好的福利制度也只是不切實際的幻想。

雖然「無條件基本收入」這一不靠譜的提案未獲通過,但是也要看到,近年來瑞士公投流於形式民主,實際根本不能保證勞動者權益。例如2014年以76.26%投票者反對的結果否決了設立最低工資的提案,使得瑞士至今仍是歐洲少數幾個沒有最低工資的國家之一;而今年6月5日旨在降低公共服務價格,限制企業利潤的「推進公共服務」提案也未獲通過。在缺乏強有力的工人組織和群眾運動的支持情況下,要想通過全民公投的方式改變勞動人民的處境同樣只能是小資產階級的空想。

 

原刊於破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