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由奥斯卡頒獎禮談國際關係

2017/2/27 — 13:33

女演員Viola Davis憑《藩籬》奪得最佳女配角。

女演員Viola Davis憑《藩籬》奪得最佳女配角。

【文:希樂】

每年的奧斯卡頒獎典禮星光熠熠,是荷里活一年一度的盛事,吸引全球數以萬計的觀眾收看,可謂充份體現美國雄厚的軟實力。

反特朗普浪潮捲至頒獎禮

廣告

在每年頒獎典禮上,得獎人也會發表得獎感言,不少著名影星也會爭取機會向世界推動人權自由、為LGBT社群發聲,甚至為被剝削女性爭取公義。上年里安納度狄卡比奧奪得影帝時,利用自身的影響力向觀眾說出氣候變化對人類的影響,推動環保和可持續發展。今年頒獎禮主持人Jimmy Kimmel在開場白形容美國正四分五裂,充滿種族歧視,每位美國人也應努力修補關係,團結國家。他又為早前被特朗普批評為「評價過高」(Overrated) 的梅麗史翠普平反,高度讚揚她的才華。

此外,特朗普針對七個穆斯林國家的旅遊禁令引起社會廣大爭議,反對聲音不絕。今年以《The Salesman》再度奪得最佳外語片的伊朗導演Asghar Farhadi亦是禁令針對的人士之一,他早前已發表聲明將會缺席頒獎典禮,以表示對特朗普旅遊禁令的抗議。更嚴重的是,入圍電影《The White Helmets》的敘利亞攝影師Khaled Khateeb亦受到禁令影響,在最後一刻獲知不得入境美國,無緣出席典禮。

廣告

白人至上?黑人創造歷史

奧斯卡頒獎禮一向被外界批評崇尚白人主義 (whitewashing),連非白人的角色在歷史上也多次由白人飾演。在過去八十八屆,只有四位黑人影帝和一位黑人影后,反映黑人要取得評審認同的難度甚高。相反,今年頒獎禮有多位黑人演員獲得提名,一反去年沒有黑人提名的情況 (Oscar so white)。今年多齣入圍電影,如《藩籬》和《NASA無名英雌》也是以黑人為題材,探討黑人的身份認同、黑人同性戀者和女性所遭受的歧視和不平等待遇。

黑人女演員Viola Davis憑《藩籬》奪得最佳女配角,而非洲裔演員Mahershala Ali在《月亮喜歡藍》的演出也獲得一致好評,更勇奪最佳男配角。最佳男、女配角獎項今年雙雙由黑人演員奪得,加上眾多黑人提名和獲獎,可謂創造歷史,世界各地的評審亦透過奧斯卡為特朗普帶有種族歧視的移民政策表達強烈不滿。

民粹主義下的美國自由不再?

特朗普上任後,以強烈的姿態連續頒下幾道行政命令,雖已陸續兌現競選承諾,但仍然激起民憤和混亂,多個城市的反特朗普示威持續不斷。當中最具爭議的旅遊禁令亦引起行政混亂,令很多原本到美國升學和就業的穆斯林國家國民夢碎,本來被麻省理工學院取錄的敍利亞高材生亦無緣到美國升學和從事學術研究。早在上世紀初,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也從千里之外走到美國,展開自己的事業和尋夢之旅,認為只要肯努力上進,美國機遇處處,有朝一日一定會成功。

美國亦正正因爲文化多元和無限創意,在不同科研和藝術領域也人才濟濟,國力不斷增長。隨著時代變遷,高度全球化的同時亦為美國帶來不少挑戰,包括日漸擴大的貧富差距、種族歧視問題、官商勾結和貪污、恐怖主義等等。特朗普利用民粹主義為選舉造勢,多番強調要「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上任後加強邊境控制、退出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 (TPP)、又質疑氣候變化和自由貿易,並堅持墨西哥支付建造圍牆的費用,和一向宣揚自由、民主、開放等核心價值的美國有很大的出入,更令人擔心美國會否走上孤立主義之路。民粹主義亦蔓延至歐洲,甚至亞洲 (如菲律賓杜特爾特的極右掃毒政策),左右兩派嚴重撕裂,影響全球政經秩序。在未來幾年,大國的博弈和權力競爭會在外交角力 (如中美俄的互動) 和地區性的軍事衝突 (如中東地區的武裝衝突和南海的主權爭議) 更見明顯。

 

作者簡介:作者是香港城市大學四年級生,主修亞洲及國際研究,曾於英國華威大學和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交流。閒時熱愛寫作和研究國際關係,可參看Facebook《Kobo兩分鐘讀好國際關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