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留守兒童的呼聲:爸媽在哪兒?

2015/5/18 — 13:42

支教老師補充偏鄉學校師資不足,長期支教可發揮陪伴作用,作為留守兒童的大哥哥、大姐姐。

支教老師補充偏鄉學校師資不足,長期支教可發揮陪伴作用,作為留守兒童的大哥哥、大姐姐。

【文:樂施會;圖:攝影義工曾永楷】

你知道在內地有多少孩子成長中,都沒有父母在身邊嗎?

中國城鄉差異擴大,為了更好的生活,生活在農村的人紛紛離鄉打工,不得已把孩子留在鄉間。這些留在農村生活的兒童被稱為「留守兒童」,不少還在牙牙學語時就和父母分離,沒有爸媽在身邊照料,留在偏遠的山區,成長路上荊棘滿途。

全國現時有超過6,000萬名留守兒童,佔農村兒童人口近四成。他們交由祖父母或親友照顧,既缺乏父母的關愛,生活、成長及學習上亦遇到不少問題。由於出生率下降,學生人數不足,內地早年開始逐步實行「撤點併校」政策,將偏遠村校關閉,並把學生轉移到「中心學校」上課。因此,有些學生上課要走很遠的路,有些則要住校寄宿,住校生活費用增加了貧困家庭的壓力,部份無法負擔的學生更因而輟學,造成跨代貧窮的惡性循環。

廣告

即使能夠上學,偏鄉的教育資源也異常匱乏,由於收生和師資不足,許多農村學校不得不把兩個或以上的年級合併在一班,由一位教師在同一課室內,以互動教學形式授課,這種方式稱之為「複式教學」(multi-grade teaching)。可以想像,在同一課室、單節的課堂裡,一位老師要兼顧數個課題,照顧兩級或以上不同程度的學生,這是多麼吃力的工作;學生在課堂上也未必得到適當的關注,容易受到干擾,無法集中精神,厭學情緒增加。同時,留守兒童多處於貧困地區,難吸引及留住好的師資,有些老師亦不懂如何提升學生的學習興趣,這亦令不少留守兒童產生強烈的厭學傾向,甚至出現曠課乃至輟學的情況。

早前樂施會的工作人員經甘肅省會蘭州轉到會寧縣,再乘長途車到了縣裡的罐峽小學,了解留守兒童的生活及學習情況。該校八成的學生均為留守兒童,來到這裡支援教育的老師,稱為支教老師,是孩子成長過程中重要的同行者。年輕的支教老師除了補充師資,更可發揮重要的陪伴作用,彌補因父母不在身邊的心理缺失。學校裡放了一個「支教老師信箱」,是樂施會合作夥伴「彩虹公益」負責人,人稱「浩浩老師」的任志浩所設置,他希望鄉間的孩子可以透過寫信給支教老師,分享自己的快樂和困難。

廣告

我們亦探訪了留守兒童家庭,當中包括10歲的宋銀娣和祖父母。銀娣在家中排行第二,父母帶着她的姊姊及弟弟到城市打工,她留在農村陪伴年邁的爺爺嫲嫲,還懂事的幫忙家中農務,幫補家計。銀娣每隔一年甚至數年才能見父母一面,每三兩天便致電父母以止思念,然而銀娣有什麼心事,或是長高了,父母都只能透過電話筒得知。親情的隔閡往往為孩子的身心及性格發展帶來問題,令部分留守兒童性格較為內向敏感,傾向缺乏自信和學習動機,有些孩子甚至因為缺乏照顧而傷亡。

樂施會與夥伴機構致力探討一套結合家庭、學校及社區三方參與的綜合模式,為留守兒童提供恰當的照顧和教育。我們特別在甘肅、貴州及雲南等省份的貧困地方推行農村教育項目,採用從派出支教老師及駐校社工、為監護人提供培訓及開發相關課程內容、組織親子互動、促進家校互動等多元手法,來幫助留守兒童應對在學習、社交以至成長遇到的問題,以提升農村學校的教學質素,提升學童的學習動力。


銀娣疼惜年邁的爺爺嫲嫲,沒有跟父母去城市,別的孩子在她的年紀或許還是愛撒嬌的小寶貝,環境卻逼着她提早長大。

銀娣疼惜年邁的爺爺嫲嫲,沒有跟父母去城市,別的孩子在她的年紀或許還是愛撒嬌的小寶貝,環境卻逼着她提早長大。

懂事的銀娣下課後會幫忙家中農務,減輕父母的辛勞。

懂事的銀娣下課後會幫忙家中農務,減輕父母的辛勞。

銀娣畫給父母的圖畫:「爸爸媽媽你在哪裏?我不管你們在哪裏,我都會時時刻刻想着你們,我希望你們早點回來,我們一家,歡歡喜喜過新年。爸爸媽媽媽我永遠愛你們。」

銀娣畫給父母的圖畫:「爸爸媽媽你在哪裏?我不管你們在哪裏,我都會時時刻刻想着你們,我希望你們早點回來,我們一家,歡歡喜喜過新年。爸爸媽媽媽我永遠愛你們。」

教育除了是基本人權,亦可打破跨代貧窮的枷鎖,我們必須正視內地基礎教育當前的問題,致力協助中國西部偏遠貧困地區的兒童獲得基礎教育的權利,以知識改變命運。

教育除了是基本人權,亦可打破跨代貧窮的枷鎖,我們必須正視內地基礎教育當前的問題,致力協助中國西部偏遠貧困地區的兒童獲得基礎教育的權利,以知識改變命運。

 

了解更多「留守兒童」的境況及故事,請登入http://www.oxfam.org.hk/cdf2015/

原文5月15日刊於都市日報,此乃增訂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