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個旅外的大使

2019/11/6 — 21:20

拉脫維亞前總統斐柏嘉(圖片來源:Vaira Vīķe-Freiberga Facebook)

拉脫維亞前總統斐柏嘉(圖片來源:Vaira Vīķe-Freiberga Facebook)

許多居外的港人,近月都有份重重的無力感和歉疚感。看著香港眾多的人,特別是年輕人,走上前線抗爭,自己卻置身海外,可做的非常有限。他們都苦惱,怎樣才能貢獻自己。一些在德國讀書工作的朋友,近來時常討論這個話題,得到的都是一聲聲的無奈和嘆息。

這令我想起拉脫維亞前總統斐柏嘉教授(Vaira Vīķe-Freiberga)的故事,這位東歐第一位的女總統一生十分傳奇。現年八十有一的她,在 1999 至 2007 年擔任這個波羅的海國家的領導人。斐柏嘉六歲時隨家人逃離被蘇聯佔領的拉國,先到德國,後來再流亡摩洛哥,之後再移居加拿大。因此,她精通德英法等多種外語,可以流暢地用它們演講和寫文章。

斐柏嘉六歲時,蘇軍打退入侵的德軍,順道佔領拉國,開始共產極權統治。當時年幼的她,以為蘇軍是正義之師,於是在蘇軍入城是高呼叫好。她媽媽連忙拉著她,輕聲對她說:「你知道嗎?這絕對不是值得慶祝的事,卻是我們拉脫維亞人非常傷感的一天」。

廣告

這位拉國女孩,後來輾轉流亡到加拿大。在那裏半工讀,考上多倫多大學心理學系。她說,選修心理學絕對是緣份,她在學科的表格上看到一個 P 字頭 Y 字尾的英文字,亦即  “Psychology”,覺得看來挺特別,就選了它。那時,心理學被視為沒有甚麼用的學科,出路也不太多。但她一直讀完學士和碩士,後來更取得博士學位。在加拿大成為了知名的心理學者。

斐柏嘉從六歲居外,一直到六十歲才因機緣回到拉國,但她一直沒有忘記自己的國民身分。她在加國一直致力保存拉脫維亞文學,也深耕研究,出版了多本拉國文學和民俗學的書籍。除了本科心理學外,也成了海外拉文首屈一指的專家。她在加國也遇到同樣來自拉國的丈夫,組織家庭,在外繼續保存祖國文化。

廣告

斐柏嘉的外語能力,讓她成為拉國在海外最佳的代言人,可以把祖國的情況晰的解釋給外國人。1997 年,斐柏嘉從教席退休,她本可在加國安享退休生活。料不到那時剛獨立數年的拉國,總理計劃成立研究院,想邀請一位精通拉國文化,又有國際經驗的學者當院長,於是想到了她。有如台北市長馬英九當年在德國海德堡親自邀請旅居的龍應台回台當文化局長。斐柏嘉也受邀回到睽違五十多載的祖國,在耳順之年回到她的出生地。

更奇妙的是,斐柏嘉在出任研究院長後八個月,竟獲國會邀請出選總統。她毫無政治經驗,但國會議員看中的,正是她中立無黨籍包袱的背景,為國家帶來新思維。她也不負所託,連任了一屆,當了八年總統。任內帶領拉國加入北約和歐盟,民意一度高達八成五。卸任後仍然受國民愛戴。2004 年,在任總統的斐柏嘉曾經訪港,參觀了葵涌貨櫃碼頭,並與港府商談兩地合作。

斐柏嘉的故事,在於告訴我們旅外港人兩件事。第一,要努力保存自己的文化和語言,並好好增值自己,學好外文,讓自己成為代表港人的國際大使。第二,就是不要被無力感和歉疚感操縱,在外和在港的人,都各自努力。總有一天,在我們最想不到的一個時間,會有一個契機讓我們回到深愛的祖家貢獻自己的所長。這正是我們要保持希望的原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