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西伯利亞遇上中國人

2018/4/4 — 11:19

黑龍江流域有近一億二千萬中國人,單計黑龍江省就有三千三百萬人; 西伯利亞則只有七百萬俄羅斯人。

黑龍江流域有近一億二千萬中國人,單計黑龍江省就有三千三百萬人; 西伯利亞則只有七百萬俄羅斯人。

【文:峻念】

界線一邊,有地無人;另一邊,有人無地。俄羅斯西伯利亞和中國,原以黑龍江流域為界,但隨著兩地發展,界線亦變得模糊。 眾多中國人移居到人煙不多的西伯利亞,並掀起又一輪的中國移居威脅論。

四百年前,黑龍江流域兩岸曾屬於中國,直至1860年《中俄北京條約》簽訂,滿清將伯力同海參崴割讓予俄羅斯。但近年,不少中國人又一次遷移至河岸另一方,成為當地不可或缺一部份。

廣告

「 我們穿著很厚的大棉褲,來到發現俄羅斯的女孩子穿高筒靴,絲襪子,短裙,非常漂亮。」李文慧在1992年來到黑河市對岸的海蘭泡,之後更嫁給俄羅斯人,生了一個女兒,開了五間餐廳,買入八十萬平方米地,準備興建房屋,她還有一間磚廠。「我們用最原始的燒磚方法,以後會買更現代的設備,在這裡每年產一億塊磚也賣得出去。」

李文慧九二年到海蘭泡,其後嫁給俄羅斯人,又經營餐廳和磚廠。

李文慧九二年到海蘭泡,其後嫁給俄羅斯人,又經營餐廳和磚廠。

廣告

李天威也在九二年來到西伯利亞,他娶了俄羅斯太太,生了一個兒子。「九十年代初蘇聯解體,中俄邊境貿易很火爆,我順著當時潮流,就來了俄羅斯學俄語。」李天威之後成立公司,趕上中俄貿易大潮。

李天威娶了俄羅斯太太,生了兒子,並在西伯利亞經商。

李天威娶了俄羅斯太太,生了兒子,並在西伯利亞經商。

西伯利亞生育率低,自殺率高,預計到2050年,當地人口將由七百萬下降至五百萬。相反, 黑龍江流域有近一億二千萬中國人,單計黑龍江省就有三千三百萬人。由中國到西伯利亞的移居潮越來越熾熱。

俄羅斯有一億四千萬人,是中國的十分之一,而可耕地面積卻佔全球百分之十一,比中國多一半。

俄羅斯有一億四千萬人,是中國的十分之一,而可耕地面積卻佔全球百分之十一,比中國多一半。

俄羅斯可耕地面積佔全球百分之十一,比中國多一半。然而人口只有中國的十分之一,土地欠缺發展。政府為鼓勵俄人移居,凡到西伯利亞均送出一公頃土地,然而反應寥落。相反,當地人則把土地大量租給中國人,十萬公頃耕地租期長達五十年。當中包括種植基因改造大豆,每年出口近數百萬噸大豆到中國。

中俄西伯利亞邊境,就像一條可以移動的界線;一邊,有地無人;另一邊就有人無地。

中俄西伯利亞邊境,就像一條可以移動的界線;一邊,有地無人;另一邊就有人無地。

由於勞動力不足,當地公司需要聘請中國人。「哪有睡覺的時間!那邊的工人做到早上七點才睡一會,然後回來將拖拉機入滿油,又開始工作!我們這裡一天工作二十四小時!」俄羅斯農場主人指當地工資太高,他唯有聘請中國勞工。

 「這地方掙錢還是比國內好些。我們付出勞力,換來盧布,然後帶盧布回家。」中國工人說當地老闆對他們還算照顧。「我們辦的都是勞動簽證。有甚麼難處,俄羅斯人就幫我們解決。」

越來越多中國人到西伯利亞經商工作,以至旅遊生活。

越來越多中國人到西伯利亞經商工作,以至旅遊生活。

廣漠的西伯利亞上,許多中國人在慢慢融入當地生活,當莫斯科政府對俄羅斯人的鼓勵政策失效,相信不用多久,中國人的移居潮,可能不止是過渡性質。人口學家認為,要發展西伯利亞,除了引入二千萬中國人之外,別無選擇。

「中國人的比例太高的話,說不定政治地圖也會改變。」歷史地理學家分析,隨著當地人口結構改變,當地矛盾必然加劇,新一輪地緣政治博弈即將開始。

--

香港電台外購電視節目《中國紀錄片系列》(本集4月5日播放),節目逢星期四晚上9時30分港台電視31、31A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程式 RTHK Screen 將同步直播及提供網上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