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疾病也怕改壞名

2015/12/7 — 13:08

唔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由樹根到振英,歴來改名大有講究,一點不容易。為疾病改名更難。以往流行跟發現疾病的人命名,作為致敬,但有些頑疾惡名遠播,成世跟自己名實不好受。

在十九二十世紀醫學界陸續發現新疾病,在在需要一個名稱去紀錄。「以往跟發現的醫生命名是提高醫學界的權威,」醫學歷史學家Richard Barnett醫生說。
70年代,英國Graham Hughes醫生發現有一班病人的血好稠,大有凝血的危險,他的同僚就用他的名字命名這個疾病 Hughes Syndrome, 即抗磷脂質症候群。
「這是的榮幸。」Graham Hughes醫生以此為傲,亦很幸運這個病有得醫。

然而像很多疾病一樣,大部分醫生都「身不由己」,無端有個病跟自己名。像栢金遜或克雅二氏這樣的惡疾,就是根據James Parkinson 及Alois Alzheimer醫生命名。栢金遜醫生曾建議改名為「震顫麻痹症」,但在他過世後就被改名做栢金遜症,連抗議的機會也沒有。

廣告

隨着醫學研究愈來愈倚賴團隊合作,加上對「被命名」的個人、團體有影響,疾病跟個人命名日漸減少。美國疾控中心原把愛滋病叫「4H病」,因為曾以為這個病只會由海地人(Haitians)、同性戀(Homosexuals)、吸毒者 (Heroin)及血友病患者(Haemophiliacs)患上。而當時媒體報道時就慣用 “Grid”,是同性戀有關的免疫系統病的英文簡稱。

不用個人不用群體,疾病用地方名似乎穩陣,但卻不是所有人都想居住的地方跟病拉上關係。香港流感、日本腦炎、中東呼吸綜合症等被標籤化但還是普遍應用。

廣告

跟地方改名在澳洲昆士蘭一個小區就釀成風波。當新加坡醫學教授陳君石在布里斯本Hendra區發現一種新病毒時,就以小區命名。「我們以為Hendra是一個小區沒有太多人知道,應該『安全』。」Hendra病毒旋即被各地採用,但居住在小區的人卻大為反感。「我們經常收到憤怒的來電,來自居民、地產經紀甚至記者。」陳教授指即使十年過去,小區居民仍在爭取為病毒改名。經此一伇,他為新病毒改名時特別小心。

網購網站 zazzle 上,標籤 lyme+disease 的產品很多

網購網站 zazzle 上,標籤 lyme+disease 的產品很多

不是所有地方都拒抗有個病跟自己居住的城市命名,70年代美國康涅狄格的Old Lyme鎮發現大批人患上一種由寄生蟲蜱傳播的病,當地官員向小鎮居民諮詢用鎮名命名的意見,怎料「大家都引以為榮」。萊姆病( Lyme Disease )反而成為小鎮的生招牌。

官員指雖然訪客確有擔心會被感染,但居民卻不以為然,鎮上的店舖都賣印有蟲蜱相的Tee, 當地一隊少年長曲棍球隊更以蟲蜱命名。 「這是個嚴重威脅健康的病,但我們與它共存太近太久,只能輕鬆面對。」

儘管有人歡喜有人愁,世衛還是警告幫疾病改人名地名對被改的人與地有壞影響。「有時何人何地發現疾病有爭拗,亦有政治或民族原因不會跟個別醫生命名。」Barnett醫生就舉了一個被「甩柴」的個案。

15年前有一種血管發炎腫脹病叫韋氏肉芽腫(Wegener's granulomatosis),其後發現的韋氏(Friedrich Wegener)被除名,因為他被發現是納粹成員,曾在集中營用人做活體實驗。

世衛今年五月就建議以後新疾病用「社會可以接受的名字」,包括以病徵命名。不過這個建議就受到不少批評,指過於政治正確,而且根據建議改的名可能水蛇春咁長,「十個字都形容不了。」



資料來源:英國廣播公司
news.com.au
圖:Cafe Express

原刊於場邊故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