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白南基之死與韓國政府的強行驗屍爭議

2016/9/26 — 21:4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69 歲的韓國農民白南基,上年 11 月 14 日曾經參與韓國一場大型反朴槿惠政府的示威。本來一場和平示威,因政府視這場集會為非法行動,決定即時驅趕所有示範者。當中,站在群眾之中的白南基,在驅趕的過程中不幸被推倒。但當其他示威者正協助拉走白南基的途中,警方的「強力」水炮卻不斷對他猛烈射擊,導致他後腦著地,頭部嚴重受創,立即倒地昏迷。在送往首爾大學醫院進行手術後,白南基一直昏迷不醒。時歷十個月後,延至昨日他最終離世。白南基之死,真相還未有水落石出之際,另一場因此而延伸的韓國警察對示威者的不公對待,卻又正在爆發。

2015 年 11 月 14 日晚上白南基被韓國警方水炮猛烈射擊,本來韓國警方一直否認有特別針對他,不斷地以更強力的水炮攻擊。但就在眾多電視與網絡片段公開當時的示威環境以後,警方後來便只能理屈詞窮地承認了有關指控。然而,事隔十個月,就白南基受警方重創一事,韓國檢察院不但未有就那天一事作正式調查完成,一直在拖。而且亦未有與國會成立的聽證會合作提供相關資料,導致事隔十個月之今,還沒有還白南基及其家人與公會戰友,一個合理的交待。

廣告

真相還未有公開之際,就在白南基於昨日不幸逝世後,更令人髮指的是,韓國檢方竟然不是加快還死者及其家屬戰友一個真相,反過來卻是要求首爾大學醫院立即把白南基的屍首,交給檢察一方進行驗屍。當然,根據韓國法例,檢察院有權在未得到死者的家屬同意下,就正在調查的案件裡,調動屍首進行驗屍工作。但是,在白南基一離世後,檢方便要求醫院方面「配合」驗屍,實在難免令外界感覺背後是試圖在他的屍首上,找出其他導致白南基死亡的可能性,來為警方推卸殺人責任。

這種疑慮,其實不是沒有歷史根據。韓國警方也不是第一次就抗爭者死亡後,試圖取其屍體而與公民社會正面衝擊,最令人髮指的一天,想必是發生在 90 年代的『朴昌洙「被自殺」』事件。1991 年年初,韓國韓進重工業勞組委員代表朴昌洙,因參與當時一場非法勞工運動而被盧泰愚政府捉拿收監。在獄中期間,情報機關「國家安全計劃部」多次要求朴昌洙辭退所以公會職務,並與把韓進重工會勞組脫離當時仍未被合法承認的「民主勞總」。遊說未有成果之時,朴昌洙於 1991 年 5 月忽然因意外弄傷頭部,被送入京畿道安養市醫院。數天後,朴昌洙離奇地發現從醫院的高處跳下身亡。

廣告

朴昌洙的忽然「自殺」,固然已叫人難以相信,更令人氣不過來的是,首爾地方檢察院要求把立即朴昌洙從停屍間交給檢察一方作驗屍手續,不容讓死者家屬與公會代表「保留」朴昌洙的屍首,作獨立醫學調查死因。為了突破被公會控制的醫院的停屍間,首爾檢察官最後決定在停屍間外鑽出一個大孔,並動用大量警力制服所有留守在停屍間的公會成員,最終把朴昌洙運送至沒有死者家屬與公會代表在場的驗屍處進行驗屍。

結果,根據驗屍報告所指,朴昌洙因跳樓導致內臟嚴重受傷而死。但另一方面,另一份由該事件成立的獨立調查委員會的日本法醫則認為,雖然墜樓是導致朴昌洙的致命原因,但由於他頸部有出血痕跡,不能排除他可能被從後襲擊他殺的機會。但縱然有懸念,調查委員會還是由於因欠缺直接證據指定朴昌洙之死與韓國國安機構有關,最終未有懲處國情院。

兩年前的 2014 年,韓國又發生了另一宗與朴昌洙類似的案件。當年韓國三星電子服務工人組織主席嚴鎬植 (音譯),因抵受不著三星的工作壓力決定以自殺,喚醒更多工人群起而對抗三星的高壓管治。但是,嚴鎬植死後卻不得到應有的合理的待遇,他的屍首卻被防暴警察攻進首爾醫療中心,強行從他的家人與公會戰友手上搶走,送至離首爾極遠的釜山,從而阻止他們在三星電子總公司位於江南附近的地區舉行悼念禮。

回到今天,這一次白南基之死,十個月還未有就執法機關使用過量武力 (強化的水炮,再以射向示威者的上半身) 的錯誤作徹底調查,現在韓國警方卻如狠似虎地,動用 3,000 多名警力,擺出誓要取得白南基屍體之勢。相形見拙之下,只會更展現警方與檢察院背後欲蓋彌彰的政治企圖,就是要把真相隱藏,把反抗的聲音與力量壓下去,再把主流輿論扭曲。但是,民憤已達至爆發臨界點的韓國,不少國民已知道這一次不能再縱容政府任意妄為,肆無忌憚地動用公權力壓迫弱者,因而決定寸步不讓,誓不罷休地要為死者討回真相。

希望在外地的讀者朋友,繼續關心事態發展,為死者家屬與白南基的戰友,給予精神上的支援。

---
* 參考:()、()、(
* 背景圖片來源:朝鮮日報
* 韓國獨立 Ohmynews 新聞繼續跟進事件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