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直擊以色列選舉:選戰前後的離奇事

2015/3/19 — 19:52

以色列選舉後的清晨,一走進Startup公司的辦公室,一片愁雲慘霧。公司80名員工大多少於40歲,平日一張張開朗自信的笑臉突然消失,個個垂頭喪氣地說:「昨夜滿懷希望進入夢鄉,一早醒來只感絕望。」

戲劇性的選舉結果令好些人大失所望,有人說因此要重新定義以色列式民主:總有些事令所有人失望。原因是以內塔尼亞胡為首的利庫德竟然大勝,贏取國會30議席;選舉前,各傳媒的民意調查的結果一致,工黨與前進黨結盟的反對黨鍚安主義聯盟一直領先,鍚安主義聯盟傾向左翼,指斥內塔尼亞胡2009年承諾停止東耶路撒冷所有「屯墾區」工程出爾反爾,反強調提供巴勒斯坦人應得到發展機會,以巴和平共處,令以色列享有安全穩定的生活;亦譴責內塔尼亞胡聲稱對伊朗核武計劃要先發制人,使以色列被孤立,因而主張重修與美國及中東關係,為國民爭取自由、安定、社會公義等。此外,不少受訪選民都表示:「只要不是Bi Bi(內塔尼亞胡之暱稱),任何人做總理都沒所謂。」求變的呼聲籠罩以色列,其中特拉維夫一帶較多元開放城市的選民傾向支持鍚安主義聯盟,而古老保守的耶路撒冷多支持內塔尼亞胡,形成兩大陣營不相伯仲的雙城記。

廣告

可是,選戰峰迴路轉,最終選民向右走。右翼利庫德集團取得30議席,鍚安主義聯盟屈居第二,僅得24議席;令人感到意外是阿拉伯聯盟的票數飊升,取得14議席,成為第三大黨。漸失民心的內塔尼亞胡竟能連任,實在令人感到希奇。

儘管以色列有別於周邊政教合一,宗教法等於國法的伊斯蘭國家,可說是政教分離,各種族、宗教應享有平等、自由、多元文化,但以色列的政治與宗教依然唇齒相依。選舉期間,走訪特拉維夫附近的極端正統派猶太教徒聚居的城市──貝內貝拉克(Beni Barak),宗教黨沙斯(Shas)及 妥拉猶太教聯盟(United Torah Judaism)的競選宣傳海報,似是威迫利誘信眾投票:「選我的黨派就會被拉比祝福」、「選我的黨派可獲得天堂的鑰匙」等。而不像香港前任特首般虔誠每朝到教堂祈禱,更不如正統派猶太教徒常到耶路撒冷西牆哭泣禱告的內塔尼亞胡,勝出後竟罕有地戴上猶太教小圓頂帽(Kepah)到西牆禱告並說:「在此,於這地方,我為這見證歷史的西牆而激動,因我們的人民在4000年後恢復了祖國。」「我為尊重我的以色列人將責任放在我的肩膀上而振奮。」這幾句話實在與競選前後的策略一致,喚醒以色列人的民族意識,激起他們的歷史與宗教情懷。

廣告

先強調自己才能勝任保護以色列國民,免受伊朗及恐怖組織的威脅,令國民頓成驚弓之鳥,緊急向右轉,寧維護國家安全而犧牲各種族共融。以色列人根深蒂固的恐懼感作祟,環顧周圍分崩離析的中東國家,軍閥割據,加上激進伊斯蘭組織聲勢浩大的聖戰呼聲,難免使以色列感到四面楚歌。最終唯先放下改善經濟、社會、民主的意願,重拾民族主義,更甚讓激進的右翼排擠少數民族、抗拒多元化和中左翼的政客。

ISIS的鬼影幢幢,無形中有助右黨抬頭,同時激化以色列境內的阿拉伯人投票、自強的意欲,令以巴、中東局勢將呈現新的格局。伊朗的魅影,加上ISIS的陰魂令以色列網路出現離奇事。事緣選舉前三星期為了研究伊朗一些與政治無關的議題,得透過互聯網造訪伊朗的大學及媒體,不論在以色列的公共圖書館、大學、家中都無法連接伊朗網站,全被封鎖了。百思不得其解,便向正在以色列IDC國際學院(Interdisciplinary Center)研究國際法的歐洲朋友請教,他說:「不可能,以色列的學術自由的地方,不會封鎖網站的。」再向在特拉維夫大學從事伊朗研究的當地學生查詢,他亦說不可能出現網路封鎖。但經多次嘗試進入伊朗網站後,他們同樣發現被封了,通通進不了,只異口同聲說:「異乎尋常。」但競選結束,一公佈賽果後,大家竟可暢通無阻進入伊朗網站瀏覽。

至今,這仍是一個有待解開的謎:是以色列政府有意在選舉前封鎖網絡?還是伊朗屏蔽國家消息?

畢竟這個世界不是天堂,沒有絕對、真正民主自由的國家,所謂的民主是相對的。有些國家基於國家安全理由,不許你踏足敵對的國家,甚至在非常時期進入其網路世界;有些國家為了維穩,不容你上facebook,用google,並說出「毒奶粉」、「愛滋村的悲劇」、「環境污染的元兇」……等真話;有些國度為了祖宗及宗教的規定,連你讀書、工作,甚或連選擇配偶、衣著的個人自由也沒有;有些地方的人因為抓緊權力、名利,你連報警求助、求救,最基本求生的權利都被剝奪。人類就如向日葵及眾多植物朝向太陽而盛開一樣,與生俱來的天性乃嚮往呼吸自由空氣,不會令人呼吸困難、窒息而死的。民主雖是相對,但你會選擇何處呢?

圖:wikipedia

圖:wikipedia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