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真・哥斯拉》控訴日本政府 311福島核災難處理失當

2016/9/5 — 15:30

《真・哥斯拉》海報

《真・哥斯拉》海報

【文:周偉良】

提到哥斯拉,普遍視之為怪獸電影,擁有核能,破壞、搗亂和不同怪獸對打,打勝後消失,下次又出現過。基本上這已經是公認的哥斯拉電影的方程式,就算荷里活於2014年攝制的版本,也依從這公式,只是在視覺效果及電腦動畫方面,利用荷里活的技術,將之大幅提升。可是,哥斯拉真是單純地提供視覺刺激的大怪獸電影嗎?

1954年的首齣《哥斯拉》電影,基本上反應日本人對核子災難的集體恐懼。二次大戰末期,日本先後經過兩次原子彈轟炸,瞬間造成十多萬人死亡,兼且不少人染上輻射後遺症,恐怖情況還歷歷在目之際。1954年,美軍於馬紹爾群島的比基尼環礁進行水下氫彈試爆,但放射線強度卻超乎預期,造成身處附近安全海域捕魚的日本漁船---第五福龍丸號受到輻射感染,半年後船員久保山愛吉死於急性放射能症,此事再度燃起日本人對核能的恐懼,爆發激烈的反核抗議,美國最終也同意賠償。第一齣《哥斯拉》電影便是在這個背景下完成,牠是吃下海底核廢料才出現的怪獸,牠踏入東京破壞,無堅不催,武器不能收拾牠,象徵著核輻射的殺傷力,人類根本無法應付。

廣告

庵野秀明導演的《真・哥斯拉》,並非有些影迷預期的怪獸對決電影,因為導演今次是重新翻拍(re-boot)1954年版的《哥斯拉》。本片除了擁有《哥斯拉》電影一貫大破壞的情節,更加入了庵野秀明成名作《新世紀福音戰士》的味道,在現在電腦特技配合下,成為由日本人拍攝,臨場感最真實,視覺效果最迫真的《哥斯拉》電影。可是,除了經典再現外,電影的真正意途是諷刺日本官僚體制的迀腐無能,處理不當,令到2011年3月11日發生的福島地震,演變成為日本史上最嚴重的核輻射災難。

廣告

福島核災成為人類歷史上三大核災之一,事後日本政府不找科普專家做調查報告,卻找來東京大學醫學博士兼名譽教授黑川紀章負責,他跟能源工業沒有顯著的關係,但是位著名的文化人士,操流利英語,個性耿直,在電視談話節目中很受歡迎。政府官員明顯希望他能粉飾、淡化福島事件。然而,黑川的報告卻痛斥日本政府:「福島核融事件是可以避免的,這是人為災難,根源是日本文化中最糟糕的隨波逐流。這就像是一個迫切需要的訊號,要日本打破過去錯誤的方法。解決問題並且處理悲傷的第一步,就是要確認問題,這是日本政府堅決拒絕做到的事情。例如,很少人注意政府與產業如何勾結,將這麼多日本人置於危險之中,也很少人願意質疑威權與反射性服從命令。」

在兩小時的《真・哥斯拉》電影中,有一半篇幅是拍攝日本的官僚系統如何處理哥斯拉這個危機,其中表現的盲目服從,浪費機會,和黑川的批評不謀而合。今次出現的哥斯拉,有別過往,是有三重進化的過程,其實,這隻哥斯拉應該就是福島第一核電廠做成輻射洩漏的發電機組,牠有三重進化,而片中亦有因首相命令,自衞隊停止攻擊未完成終極進化的哥斯拉,錯過了消滅牠的機會,最終釀成東京浩劫。在處理福島核災時,也出現發電廠人員要等東京電力管理層的指示才行動,錯失時機的情況,而首相菅直人決定親自指揮,更是嚴重災難,所有擬定好的救災行動要暫停,等首相指示,最終事件變成世界災難,就像哥斯拉終極進化成功,所有常規武器都不能制止一樣。結局時用混凝土揼車向哥斯拉灌血凝固劑,制止牠再活動,那些揼車,福島核災時也曾使用過。而哥斯拉沒有被消滅,沒有離開,只是被冷卻,仍迄立在東京市中心,意味著牠會復活,危機未除,而福島洩核問題,情況也是一樣。

日美矛盾亦是片中另一重要政治議題,美國人處處無商量餘地,迫日本服從,由於發覺哥斯拉有機會登陸美國,情況如福島的核污染海上飄浮物,會飄向美國一樣,為了防止美國本土受災,美國居然迫日本同意,美國在東京投擲核彈消滅哥斯拉。日本人日積月累對美國強權壓迫的不滿與無奈,本片表露無遺。

日本人對哥斯拉的情意結,加上對福島災難處理不當的憤怒,和美日的不平等關係,令到日本人看罷本片時產生莫大共鳴,因而在日本國內大受歡迎,上映三周票房突破53億,大幅超越2014年美國版哥斯拉的票房紀錄。然而,相信由於香港人沒有相關共鳴,又嫌文戲多,本片的票房,被同期爆收的《屍殺列車》撕殺了,有點可惜,電影其實拍得很好看。

 

作者簡介:曾任職TVB助理編導,之後投身廣告製作及撰告,目前為廣告導演。曾撰寫動畫及電視電影劇本。

發表意見